《官场深层次的秘密》
第832节

作者: 山寨散人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见这付阵势,小周更加害怕,知方晟在杭风电子拥有的威望远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得多。
  “下午接到通知了吧?”方晟和蔼地问。
  “是,派我到朝明办事处当副主任……”小周涨红脸挤了句话,“感谢方市长的帮助,我知道凭我的水平根本没资格当副主任,待遇好,钱拿得多。”
  “知道为什么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小周支吾了半天没说出所以然。
  说领导培养太假,说依靠小牛太伤自尊。
  方晟尖锐地说:“因为你和小牛婚姻的存在!”
  小周一震,呆呆看着对方。
  “把婚姻维持下去,你俩收获会越来越多;反之则两败俱伤,甚至面临非常黑暗的未来!”方晟翻脸如翻书冷峻地说,“你知道我的身份,大概也知道我二叔的身份,我们不习惯威胁恐吓,但有些事如果不计后果做了,将会相当之可怕!”
  语气不见得有多凶猛可怕,可小周霎时有毛骨悚然的感觉!
  “我……我明白,我明白,我俩不会离婚,不会的,我保证!”小周冷汗唰唰直往下流,诚惶诚恐道。
  方晟又换上微笑,道:“我理解这边条件不如红河,饮食习惯也不适应,所以帮你换个环境,朝明市素以美食著称,到那边要注意控制,别吃得圆圆胖胖回来让小牛认不出来。”
  小周连连点头,哪敢多说半个字。
  将他打发走后方晟没多耽搁,简单和两名副总谈了几句,拒绝了他们的挽留独自驱车离开。
  开出开发区后,方晟随便找了家还算干净的酒店住进去,连澡都没洗便呼呼大睡。
  他太累了。
  实在拒绝不了狐狸精的诱惑,连战两场,明显超出这个年纪的承受能力。

  所以必须舒舒服服睡一觉,恢复体力。
  睡了不到二十分钟,手机响了,方晟恼怒万分,睡眼朦胧地没看清号码便恶声恶气道:“哪位?!”
  “你二叔!”对方威严地说。
  方晟一个激灵睡意全消,强笑道:“二叔……还没休息?”
  “才几点钟就休息?什么事把你累成这样?”于道明狐疑道。
  一看时间才晚上八点十分,是早了点。方晟急中生智道:
  “好久没自己开车了,在市区又堵了一个多小时,再跑开发区,唉,年岁不饶人呐。”
  于道明敏感地说:“在我面前言老,是不是指桑骂槐?”
  “没没没,”方晟轻轻甩了自己一个耳括,赶紧转移话题,“都谈妥了,一个答应不离婚;一个同意继续维持。”

  “小周没提条件吧?”
  “送到朝明花天酒地,快活死了,逼他带家属都不可能同意。”方晟笑道。
  “那倒也是……”于道明也笑了起来,接着说,“有个情况讲一下,下周一张泽松要去鄞峡视察……”
  方晟腾地坐起身,一叠声问:“他他他想干什么?政法委有什么可视察的?我和吴郁明要不要全程陪同?万一鸡蛋里挑骨头怎么办?”
  于道明不满地说:“瞧你乱的,有点大将风度好不好?”
  “当年骆常委视察江业新城的场景历历在目,至今伤疤还隐隐作痛。”
  “他只是省委常委,能掀起什么波澜?”于道明道,“按官场规矩接待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别太热情,也别太冷淡,例行公事而已。”

  “视察的主题是什么?”
  “常委下基层视察,内容不限于分管领域,可以就任何问题做指示,要不然分管纪委的骆常委凭啥对江业新城指手划脚?”
  方晟气馁道:“想必听到我和吴郁明要求调整班子的风声,专程过去给成槿芳、郜更跃打气鼓劲。”
  “不管他什么目的,要淡定,以不变应万变,”于道明说,“你当县委书记时他都没奈何,现在是市长了更不用怕。”
  “要不,二叔也到鄞峡视察?”
  “去去去,你这是挑动领导斗领导,居心叵测!”于道明懒得跟他啰嗦,随即挂掉电话。
  方晟睡意全无,半躺着将鄞峡所有工作在脑中梳理了一遍,考虑哪些可以回报,哪些不能回报,回报到什么程度等等,足足琢磨到凌晨一点倦意来袭,才躺下继续睡觉。

  周六早上,方晟权衡再三还是向吴郁明通报了这一消息,吴郁明同样非常吃惊,果断说我傍晚回去,咱俩明早到办公室商讨对策!
  驱车经过银山时拨通樊红雨的手机,她却在京都陪臻臻看病,说是连续三天高烧不退,全家急得团团转,宋老爷子下令宋仁槿和樊红雨立即回京都。
  关键时刻父母必须守在孩子身边。
  樊红雨别具深意地转述老爷子的话,方晟啼笑皆非,无法回应。
  上午到桃花潭风景区看望方池宗和肖兰,正好方华全家也在,中午小酌两杯后顶着太阳陪方池宗钓了两小时鱼,虽只收获了一尾五六厘米长的小鱼,倒也其乐融融。
  一家人在一块儿图的就是热闹嘛。
  方华晚上要出席活动,方晟也借口回鄞峡提前告辞。步行到停车场时,方华低声询问小师妹的事儿,方晟说已跟于道明开口了,但不可能那么快,肯定要等待适当时机。
  来到爱的小巢,徐璃早已知道他要来,提前做好热腾腾的饭菜。与肖兰做的家常菜相比,徐璃的厨艺如其性格,清淡、雅致、别出心裁。
  “今晚省大剧院上演歌剧《图兰朵》,纽约歌剧院声乐大师、世界十大男中音贝弗雷参演,我好不容易弄到两张票,机会难得,一起去欣赏下?”
  方晟本想下意识拒绝,看着她期盼的目光心又软了,笑道:“我既听不懂英语,又不了解歌剧,如果睡着了一定要把我掐醒。”
  “我就捏你的鼻子。”徐璃嫣然笑道。
  欣赏歌剧必须穿正装,出门前方晟精心修饰一番:最不起眼的灰色西装、黑裤黑鞋,戴上茶褐色平光眼镜,与他平时形象大相径庭,乍一看很难认出。
  徐璃的打扮却是低调中的奢华:略带保守风格的收腰中短晚礼服,意大利顶级品牌BESPOKE手工制式皮鞋,法国名牌cultgaia挎包,外加冷艳十足的GRM变色镜。

  都是欧洲小众品牌,没有深入研究的根本看不出其实际价值。
  省大剧院位于市区东南繁华商业区中心,寸土寸金,没有停车场,车辆只能停在九百米外的商场地下停车场。
  不过徐璃身份特殊,一个电话便让剧院保安打开大门,车子直接驶入内院,剧场领导已提前腾出空位。
  两人没有立即入场,而是在贵宾休息室里等到演出前三分钟,所有观众基本入座、灯光全部熄灭、演员开始候场的时候,由引导员带着来到前排正中位置。
  悄悄落座,方晟突然嗅到熟悉的香水味,不由一愣,眼角轻瞥,震惊地发现坐在左侧的竟是范晓灵!
  调整视线再看,范晓灵左侧则是韩青。
  人家新婚燕尔,甜蜜无间来欣赏歌剧,相比之下自己就尴尬了。
  到底打招呼呢,还是不打招呼?
  正踌躇间,戏幕缓缓拉开,演出开始了,全场鸦雀无声,没有通常不绝于耳朵的手机声、小孩吵闹声。

  日期:2018-10-22 06:51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