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815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“阎王要人三更死,不会留人到五更,这是阎王爷的态度。”杨云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  我听了这话,神色立马一动,“可我外祖父已经抗了几天了,这应该不止度过“五更了,你的意思是阎王爷打算睁只眼闭只眼?”
  杨云喝了一口茶道,“我可没这么说。”

 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,我笑了笑。
  一旁的唐曼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,只是静静的喝茶。
  我想了想问,“那你这次过来是……”
  杨云放下茶杯,“人死了要下阴间准备转世投胎,这点不用我说你也清楚,你外祖父在一个星期前的阳寿已经尽了,他这么撑下去的后果你知道?”

  “肉身腐烂。”唐曼开口了。
  我心一惊了。
  杨云点头,“对,阳寿已尽,那么代表这个人已经死了,强行活着,肉身只会腐烂,到最后还留不了一个全尸,这又是何必呢?”
  他这么说,我没有说话了。
  杨云接着说道,“陈三刀这一世是阳间一个枭雄般的人物,阎王爷对他的所作所为也是颇为钦佩,他如果跟着我下地府了,阎王爷会亲自接待,并且会特意给他安排一条路的,一条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路。”
  我神色复杂起来,陈三刀之所以这么撑着,是为了我母亲,他想亲口对我母亲说一句对不起,他心对这件事一直有芥蒂,而且很深很深。
  这是他的遗愿了,可以说他见到我母亲说完这话,才算是含笑九泉了,我怎么能替他做主?
  我到时候如何对我母亲交待?
  杨云看我不说话,便是站了起来,我问他做什么?他无奈的说,“你不劝他,他不愿意,我们根本勾不了他的魂魄,来也是没什么事,不如回去好了。”
  我犹豫起来,认真的看着他道,“还有没有其他办法?”

  杨云看了唐曼一眼,叹了口气,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,“不知道……我走了,我每天会来一次,直到他愿意为止,这个期间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  杨云走到了门口,我急忙道,“谢谢了。”
  杨云摇头,“应该的……肉身如何保存,你自己想办法了,还有,阎王爷说看你自己的意思,他不管……”
  他说完这话化为一股黑烟的消失不见了,我愣了半响,而唐曼走回自己房间。
  我瘫坐了下来,阳寿已尽了,陈三刀其实算是一个死人了,只是他不愿意走罢了。
  我该如何保证他肉身不腐烂?
  我头痛起来,而这时候唐曼背着背包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,她走过来道,“还睡不睡了?”

  我摇头,下意识问她做什么?
  “让果果出来,我让她去给我找一点东西,”唐曼道。
  我点头,叫了果果一声,我口袋里面立马冒出了白烟,飞快一凝之后化为了果果。
  她飘在唐曼身边,“唐曼姐你需要我找什么?”
  唐曼拿出一个瓶子出来,塞进果果手里,果果鼻子闻了闻立马露出惊喜的神色,她下意识搂住了唐曼,并说着谢谢唐曼姐的话。
  唐曼拍了拍她,在她耳边说了几句,果果立马认真的点头,“嗯,果果一定找到。”
  “小心一点。”唐曼声音凝重。
  “嗯,果果会的。”
  果果点头,她立马朝外面飞去,不过想到了我,便是转过头来,“天哥,果果出去了。”
  我一脸诧异,不过还是点头说让她小心一点,果果嗯了一声,便是直接化为白烟的钻了出去,一闪消失不见了。
  我神色一动了,急忙看着唐曼问,“你这是……”
  唐曼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,打开了房门,回头看着我,“不去?那我不等你了。”
  我点头,赶紧收拾了一下,跟这唐曼跑了出去,路过陈三刀的房间时候,我和唐曼都停了下来,唐曼看了一眼,看我没动,拉着我往外面走,我无奈的跟着她出来了。
  坐进车里,唐曼一脚油门的朝一个地方而去,我起先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里,开了半个小时,她知道了,她带我去雨那里。

  她开着,突然拿出了手机给一个人打了过去,我隐约听声音是雨的,唐曼轻声说了几句,我都没听清她说什么,她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  大概再开了半个小时,我们到了雨的家,门口雨已经在等待了,看她的样子头发乱乱的,可能刚睡醒。
  唐曼直接打开车门下去,雨立马微笑的迎了来,唐曼和她说了几句,两人轻声说着什么的直接走了进去。
  留下我一个人刚从车里面下来,我愣了愣,赶紧走了进去,看到唐曼坐了下来,雨在倒茶,我诧异的坐了下来,看着端着茶杯静静喝茶的唐曼。
  而雨给我倒了一杯之后也坐了下来,她与唐曼惺惺相惜般的,一起喝茶,均是一句话都不说,我心惊讶无了,唐曼过来喝茶的?
  我干咳了一声,唐曼与雨都撇头看着我,她们两个一脸古怪,均是说道,“困了?你去睡好了。”
  我摇头,这时候哪里还睡得着?

  只是我感觉我好多余啊,我硬着头皮问唐曼过来做什么?唐曼脸的古怪之色更浓郁了几分,她眼睛微微一转,然后道,“你还是先打个电话好了。”
  我一怔,打电话,给谁打?
  第七百六十八章多大年纪?
  我诧异的看着唐曼,想问她给谁打,我这话还没说出口,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我下意识掏出来一看,是我师傅的。!
  我急忙接听,“师傅,你这是……”
  “你小子再不过来接我,我得睡大街了。”我师傅的声音传了出来。
  我诧异无了,我师傅来苗疆了?
  他来这里做什么?
  但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我赶紧问我师傅在哪里,他说在火车站。
  我说让他等会,我马到。
  我这边挂断电话,唐曼这边已经拿起了车钥匙,“雨,我出去一趟,东西来了你帮我送到陈家。”
  雨点头说没问题。
  我赶紧也站了起来,“我师傅来了。”
  “我知道,也听到了,怎么不让我去接你师傅?”唐曼看着我道。
  我自然摇头了,她能开车带我去,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。
  “大哥,能走,走,走吗?”
  她头痛的看着我,我无语了,她说着自己都笑了起来,轻声道,“走吧。”
  我赶紧点头,与唐曼走了出去,坐进车里,唐曼一脚油门的朝火车站而去,车开了一会,我想到了什么,我犹豫了一下问,“唐曼你这是为我外祖父炼丹?”
  唐曼深深的目光出现在后视镜,“发现了越来越聪明了。”
  我一愣,刚才唐曼让果果出去找什么东西,而现在好像让雨在准备什么东西的样子,应该是为了保存陈三刀的尸身吧。
  “谢谢。”我认真的道。
  “不谢。”唐曼摇头。
  我想起她刚才让我给谁打电话,于是下意识问了一下,唐曼一脸认真的道,“你变笨了,真的。”
  我怔了怔,“你的意思是让我跟我师傅打电话,你是让我……不对啊,我师傅是有本可以改寿命的无字书,但只能改我们那块地方的,因为他手的无字书是我们那边的土地爷给他的,也是无字书只记载了我们那边的人,他来这里,如何用得了?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