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场深层次的秘密》
第825节

作者: 山寨散人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成槿芳又慌了:“省领导会不会听了两人告恶状,一怒之下把整个班子都撸掉?”
  郜更跃道:“如果两人一口咬定没法开展工作,省委当然要维护一二把手权威,这种情况下动一两个干部是可以的,动作不会太大,否则不就成了省委用人失察?省常委会有舅舅撑着,板子打不到你身上,尽管放心好了。”
  “即使动别人也对咱们不利啊。”
  “你要明白一点,舅舅只是常委而不是书记省长,保住你的位置顺便塞个常委进来已竭尽全力了,别奢望得太多。”说完郜更跃挂断电话。
  成槿芳冷静下来想想也对,只要自己这摊子不受损伤,鄞峡本土派受点打击也无所谓,这几年窦康、慕达他们搞得蛮过火,胃口也越来越大,偶尔还有越界伸手的现象,敲打敲打也好。

  这样想着她便从容起来,从抽屉里翻出张绵兰市区的美容卡。上次做按摩的小伙子长得很帅,手劲也大,拍打捏压真叫舒服,恨不得让他……成槿芳不禁微微眯起眼来,琢磨怎么对老板开口。
  唉,女人年纪越大在那方面需要越旺盛,偏偏郜更跃几年前便不拿正眼看自己,不得不到处觅食。要说百家饭也有乐趣,可以见识不同的……
  琢磨来琢磨去,成槿芳浑然忘了常委会里的铁杆盟友马天晓!
  另一侧,慕达、韦升宏、蒲英江都聚在窦康办公室,四杆烟枪齐齐点燃,屋里烟雾缭绕,都看不清彼此面目。

  窦康缓缓放下电话,声音沙哑道:“核实过了,今天肖书记和何省长都在办公室。”
  “这么说他俩果真去省里告状?”韦升宏不安地说。
  窦康没吱声。
  蒲英江粗声粗气说:“天成,咱俩这把年纪岁数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,还会被俩毛头小伙儿唬住?告状,每天到省领导面前告状的多了去了,还不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出?依我看俩家伙是扯虎皮拉大旗,虚张声势罢了!”
  “不可轻敌!”慕达提醒道,“吴郁明有老子吴曦撑腰,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,肖挺多少得给几分面子;方晟那边,听说在三滩镇当镇长时偶然何世风,就得到其赏识,之后或明或暗给予不少帮助。市一二把手同时跑到省里反映情况,从省委层面上讲也会重视的!”
  “的确如此。”窦康只说了四个字。
  韦升宏更加没底:“那怎么办,那怎么办?”
  蒲英江道:“我不信省领导只听他俩一面之辞。”
  “何况最近阶段咱没招他俩没惹他俩,凭什么泼咱的臭水?”慕达道。
  韦升宏道:“会不会还为南泽厂?郜更跃那小子不知打什么鬼主意,死死咬住不放,还扬言要参加打包竞价。”
  “打包竞价谁胜谁负还没准呢,”蒲英江阴沉沉说,“那个叫叶韵的小娘们据说在顺坝就跟方晟有一腿,没被抓到把柄罢了。”
  “也许方晟不想让那小娘们花太大代价,所以恶人先告状?”韦升宏揣测道。
  慕达摇头道:“吴郁明可不是替人出头的主儿。”
  七嘴八舌猜了半天,总不得要领,几个人把目光聚到领头羊窦康身上。
  窦康经过长时间思忖并结合他们的意见,心里大抵有了主意,遂道:
  “我觉得可能与昨天花神村**有关!从村民设置路障、强行收费到吴郁明前晚召开座谈会,鄞坪县领导确实存在疏导不力、推诿扯皮、执行力不足等问题,以吴郁明的苛刻和方晟的独断,现场生起气来就地免掉几个领导也不奇怪,可奇怪的是两人居然没生气,仅仅让蔡雨佳给鄞坪县领导班子开民主生活会,这就大有玩味了。”
  “免不掉的,必须经常委会讨论研究。”蒲英江道。
  窦康道:“问题就出在这里!他俩已越来越意识只要掌控不了常委会,就不能随心所欲,任由他俩乱来,所以跑到省里告状。”
  “所以呢?”韦升军脸色发白,“省委索性对鄞峡领导班子大换血?”
  慕达摆摆手:“别太悲观。十多年来鄞峡换几回血了,结果还不是一样?如果我是肖挺,才不会做这么冒险的动作——他的志向是进正治局,绝非真正想把双江经济抓上去。一个精于算计的政客,绝不会被下属的情绪所左右。”
  “说得对,众所周知肖挺是典型的政客,大砍大杀绝非他的风格,权衡再三的结果可能是杀鸡给猴看,吓吓我们这些猴。”窦康幽默之中有几分酸楚的味道。

  蒲英江愤愤道:“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,在人家眼里居然是随意摆布的棋子!”
  窦康幽幽道:“非但你我,象肖挺、何世风那些人又何尝不是?棋局分大小,棋子也有三六九等,看破就好。”
  “老窦的意思是吴郁明、方晟兴师重众杀往省城,最终顶多象征性搞一两个?”韦升军问。
  “大概如此。”窦康道。
  韦升军又问:“目标是咱俩几个?”
  气氛顿时凝重起来。
  慕达闷闷道:“还用说?咱几个经常在常委会跟他俩唱对台戏,早晚会有这一天。”
  “第一个可能性是挑年纪偏大的,那么我、英江首当其冲,一个副书记,一个统战部长都是无关紧要的岗位,即使变动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,却能达到敲山震虎的效果……”窦康慢吞吞道。
  蒲英江怒道:“这会儿让我退二线也无所谓,成天跟那些鬼鬼神神的家伙打交道,我快得神经病了!”
  “接着说。”韦升军迫不及待道。
  “第二个可能性就是挑重要岗位,那就轮到老慕和升军了,不管纪委书记还是宣传部长,换成他俩的人可就大不一样了。”
  慕达倒吸口凉气,口吻跟韦升军相同:“那怎么办?总不能坐以待毙吧?”
  “咱没有成槿芳能通天的本事,只能自求多福、从容面对了。”窦康无可奈何道。
  这批人大抵在冯卫军、蓝善信等手里提拔,如今退的退、病的病、贬的贬,省常委班子基本打不到招呼,难免有听天由命的感觉。
  商量到最后,决定由蒲英江跑趟省城,他跟省统战部长庄则武当兵时隶属一个野战营。当时蒲英江是独立连通讯兵,庄则武是机要室参谋,因为工作关系比较熟悉。
  或许庄则武能透露些内幕消息。

  倘若能在常委会上狙击关于鄞峡人事调整决议,那就更好了!
  本来周四上午何世风日程排得满满的,连针都插不进,但在省正府大管家徐璃的统筹协调下,硬是给方晟挤出二十分钟。
  当坐到气派轩昂的省长办公桌对面,面对熟悉而又陌生的何世风,两人内心都感慨万千。
  十年了!
  当年方晟在姜源冲的引见下战战兢兢走进这间办公室时,只是小小的镇长,人称小方镇长;而今身份却是一市之长主政一方,而何世风还是省长,且正为能否保住位置发愁。
  在何世风原先规划中,方晟是其培养梯队中坚,但他自己都无法自控的“不沾锅”性格,导致在方晟先后两次双规过程里并未发挥省长应有的作用,加之方晟坐拥于、白两大京都传统家族支持,与何世风日益疏远,虽说跟许玉贤一样还保持表面的尊敬和客气,彼此都明白错过便错过,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。

  日期:2018-10-18 06:39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