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场深层次的秘密》
第824节

作者: 山寨散人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齐垚机灵,不知从哪儿找来只扩音器,挤得西装钮扣全部被扯断,忙乱中艰难无比地递给方晟。
  方晟接过来试了试音量,奋力向右侧挤了两步站到花台上,举起扩音器大声说:
  “老师们下午好,我是方晟!”
  闹哄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方晟身上。
  方晟并不急于说话,环顾众人,停顿了几秒钟才说:“关于老师们的诉求,市委市正府都已经知道了,首先建议大家保持冷静,吵架、对抗甚至暴力无利于问题的解决,这一点大家经常处理学生纠纷肯定比我有经验,对不对?”

  见市长讲话这样接地气,不摆官架子,不拿腔拿调说大道理,老师们激昂愤怒的情绪略有收敛。
  “这次鄞峡教育系统举行史无前例的教师职业能力摸底考试,是市正府的决策,具体来说就是我拍板的,跟市教育局、李局和局领导班子没关系!”
  整个教育局大院,以及大门外围观群众都在静静地听,不少闻讯赶来的记者拚命向前挤,高举闪光灯和录音笔,唯恐漏掉市长说的话。
  “今天在场的都是老师,咱们谈谈鄞峡的教育吧。截止去年鄞峡高考录取各项指标连续12年在全省垫底,老师们,这是什么概念?同样10个孩子,付出同样的努力,省城有7个能上大学,绵兰有6个,而咱们鄞峡只有4个!只有4个呀老师们,连一半都不到,这冷冰冰的统计数据背后包含着多少失望痛苦的家庭,又有多少孩子不得不早早投入社会,人生因此而改变!”
  外面有个市民高喊道:“咱没钱把孩子送出去上学!”
  方晟朝那个方向看了看,续道:“刚才那位同志很简单的一句话实质揭示很复杂的教育生态问题,怎么讲呢?因为鄞峡教育水平低下,大凡成绩还不错有想法有追求的,家里有点钱或有本事的都把孩子送到绵兰、舟顿,在那边租房子、吃饭、购物,曲线拉动人家的经济发展;经济上去了,正府手里有钱便能加大教育投入,吸引优秀教育人才,推动整体教育水平的提高;反之,鄞峡教育水平愈低愈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,教育投入也得不到增加,由此造成恶性循环。老师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  人群里有轻微的呼应声,但更多老师大抵猜到方晟话中含义,内心开始纠结不安起来。
  “那么如何走出这个怪圈,改善鄞峡教育生态,全面提高教育水平呢?说到这里老师们应该有数了,教师职业能力摸底考试是市正府探索的第一步,接下来还会有很多配套措施,但第一步肯定得迈出去,不管阻力有多大!”方晟紧握双拳道。
  “但我们的实际困难总得解决!”
  “我们教了几十年书,不能说扔就扔……”
  人群又骚动起来,老师们七言八语说起各自理由。
  方晟道:“高考很残酷,凭分数线一刀切,身为长期在教育系统的老师们本应该适应这一点;但市正府不会对离开教师岗位的老师弃之不管,肯定要合理分流,帮助大家找到适合的岗位……”
  在场老师们如释重负不约而同鼓掌叫好。
  “具体去哪儿、干什么,大家不要着急,要等市正府研究和协调,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……老师们不要误认为我在搞缓兵之计,拖个一年半载把大家拖得没脾气,不是这样的,”方晟诚恳地说,“因为考试结果出来前,市正府、教育局对哪些老师不及格心里没底,没法进行针对性安排。今天在这里我代表正府郑重承诺,一个月内肯定有安置方案出台,届时还会征求意见并做相应完善!”

  院子里掌声如雷,老师们均欢欣鼓舞,为市长的承诺喝彩。
  二楼走廊上,李局埋怨道:“方市长早点透露这个决定多好,害得郑市长被困了几个小时。”
  郑拓阴沉着脸道:“他是市长,我是副市长,他的嘴比我大!”
  吴郁明和方晟同时前往省城,引起各方关注。

  成槿芳第一时间拨通郜更跃的手机,有些惊慌地说:“你猜两个家伙要干啥?会不会跑到省领导面前说咱们的坏话?”
  “能说什么坏话?”郜更跃沉着地说,“南泽厂吗?昨天刚刚征求报名单位意见,因为7家都表示不放弃,招商局准备这两天打包竞价;其它哪有问题?”
  “总觉得心里……慌慌的,看到姓吴的车子出了大门就直跳唤,满身不自在。”
  郜更跃叹了口气。
  这个女人的智商有时叫人捉急,能混到市委常委也真是托张泽松鼎力相助,否则凭她的能力顶多做街道办妇女主任。

  很多时候郜更跃真佩服自己,居然能跟这么愚蠢的女人生活这么久;更佩服自己智商没被拉低到她的水平。
  “新任领导在地方干段时间到省领导面前回报工作,带有述职的意思,很正常嘛。”
  成槿芳着急地说:“省领导哪象我们大多数时间泡办公室?成天出席各种会议、培训和会谈就忙不过来,还有考察、调研任务等等,特别省委书记和省长更分身乏术,怎么可能党务、政务系统同时约见鄞峡干部?没有这种先例的,更跃!”
  郜更跃毕竟长期在国企,对党政机关运作模式和行事风格不熟悉,听她一说倒有些狐疑起来,沉吟道:
  “最近常委会气氛怎样,有没有发生争执或他俩提议被否决的情况?”
  成槿芳手边就是常委会会议记录,哗哗连翻七八页,道:“还好,经过之前几次较量他俩有所收敛,事先不充分沟通、获得大多数赞同的提议不轻易上会。”

  “两人近期有什么大动作?”
  “吴郁明跟京都影视投资商签了个大单;鄞坪县花神村设置路障阻拦景区施工,吴郁明和方晟都跑过去才得以解决;教育系统改革,几百名老教师下岗;还有就是南泽厂……”
  “等等!”郜更跃嗅出味道,“花神村村民设置路障,书记市长亲自出面解决,听起来怎么怪怪的?”
  成槿芳解释道:“吴郁明签的大单前提是鄞坪山可以开车直通裕果岭,而目前景区施工就是搞的那段路,这是其一;其二市招商局局长蔡雨佳是方晟从顺坝带过来的,景区开发成功与否关系到方晟的脸面,两人能不着急吗?”

  “出这么大事儿,鄞坪县领导哪去了?他们是吃干饭的?”
  “也参与过调解。因为工程直接从市里下来的,地方没沾着便宜,可能存在纵容村民多捞点油水的想法。”
  郜更跃道:“要我是吴郁明肯定拿掉几个县领导立威!”
  成槿芳冷笑道:“那可不是他俩说了算,县处级领导任免要市常委会研究,现任两县两区县领导班子,哪个朝中没人?”
  郜更跃长长叹了口气:“我明白两人去省委的用意了,告御状!”
  “告……告什么御状?”
  短短对话,足见两人智商差距!

  郜更跃凭几句叙述就敏感地分析到吴方两人去省城的内因,身为局中人,成槿芳还茫然无数。
  “书记市长想换基层干部都没辙,岂不是被架空?要是在国腾油化我说了不算,也要跑省国资委告状啊!”
  日期:2018-10-17 18:58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