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村里闹鬼,爷爷让我认一个道士墓做师父》
第46节

作者: 挑粪的太爷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日期:2018-10-16 08:08:00
  柳承之前猜测过,这件事情城隍庙也参与了进来,现在城隍领着阴差出了鬼门关,证明了柳承的猜测是对的。
  光这七煞抬棺就已经很难解决,现在又有城隍爷参与其中,柳承孤身一人又要如何应对?
  土地爷通风报信后,大红棺材上的娘瞪了土地爷一眼,原本的黑色眼珠竟然变成了橙黄色,那是狐狸才有的眼睛,土地爷也发现了这情况,立马明白其中缘由,怒指我娘道,“大胆山魈,胆敢当着本土地的面上活人身,当本地土地庙不存在吗?”

  柳承则幽幽看了土地爷一眼,“它就是跟城隍一伙的,城隍庙都不管它,你又怎么管得着?要是城隍知道你来给我通风报信,怕是你这土地也当不成了,你赶紧走吧。”
  土地爷不走,而是拧着眉头朝那大红棺材而去,抬棺材的七煞鬼立马冲土地爷龇牙咧嘴,土地爷走到大红棺材前,竟直接伸手一把把棺材上的娘拽了下来,再摸了下棺材说道,“我受张司殿赏识提携,让我做了坪乡土地,上任时曾对张司殿立誓,今后行事当以法为尊,不以权为尊,既然坪乡是我管辖的地界,那么这里的事情我都有资格插手,即便城隍爷来了我也是这句话。阴司律令规定,山魈若附人身,当投炼狱受刑,你是自己走呢,还是我带你走?”土地爷说着转头看向我娘。

  我娘愣了下,像是没听懂土地爷的话。
  日期:2018-10-16 11:08:45
  这人有个六十来岁了,跟柳承一样用簪子别着头发,身着的是一件紫色道服,手里拿着的是跟柳承手中一样的金钱剑。
  爷爷见了这人都惊呆了,怔怔说道,“亲家,你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
  这老头看着爷爷笑了笑,“我不是你亲家,你儿媳只是我在路上遇到的一孤女,林月安也是我给她起的名字,原本是想从你嘴里套出当年那女娃的下落,但你这人太谨慎了,她进了你家这么多年,竟然毫无建树。”
  爷爷终于明白了,当年驿站外的经历,不过是这老头设下的一个局罢了,我娘也不过是被小白狐上身的孤女而已。
  这老头随后面朝柳承躬身行了一礼,开口说道,“全真道龙门派第二十二代理字辈弟子高理诚,见过师兄,福生无量天尊。”

  这些规矩柳承之前跟我说过,道教有很多规矩,其中见面行礼掐印,掐的是子午决。
  另外道教有三不问,不问道士年龄,不问道士修为,不问道士俗事,还有一规矩则是隔山不论辈,不论年龄大小,只要不在同一座山上修行,就不论辈分,不分男女,见面一律叫师兄。
  最后一点,道教见面持颂‘福生无量天尊’、‘度人无量天尊’、‘功德无量天尊’等,而不是简单的‘无量天尊’。
  这高理诚已经行了道礼,唤了师兄,柳承按照礼仪也该回礼,但他却没有,盯着这高理诚道,“这七煞锁魂阵和大红棺材是你布置的?”
  高理诚点点头,微微一笑道,“小手段,小手段,师兄有什么指教吗?”高理诚说着又看了躲在旁边的小白狐狸一眼,对它招了招手,小白狐狸这才出来跳到了高理诚的肩膀上坐着,而后他再道,“这小白狐狸是我在道观偶然发现的,平素我打坐念经的时候,它就在旁边偷听,久而久之我发现它很通灵性,就收了它。”
  日期:2018-10-16 12:39:30
  高理诚说着摸了下小白狐狸,再道,“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一会儿我帮你讨回公道。”
  这话就是说给土地爷听的,土地爷自然也明白,瞥眼看着高理诚道,“阴司不管你道门的事情,你也该管好你的门徒,如今它既然已经做了恶,你也有连带责任…”
  土地爷还没说完,高理诚直接无视了他,再看向柳承道,“我已经看到了你的拜帖,现在来接陈莹莹走的,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山野道士可以插手的,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话,你现在转身回去,我念在你我同是道门一份子的份上,我可以让城隍既往不咎,如若不然,整个孙家都要为你的莽撞和无知付出代价。”
  柳承听着却笑了,“这世上还没有我不能插手的事情,我只问你,黄蕴秋是不是你所害?”
  高理诚看了下这大红棺材,点了点头道,“这丫头太倔了,我以前好声好气问她,想让她告诉我那个女娃的下落,她就是不说,只能出此下策了,以前以为锁个十天半个月她也就服了,但这一锁就是几十年,她还是不肯说,还好你是个明白人,主动坦白了。”
  “认了就好。”柳承说着把我拉到了他后面,他自个儿迈着步子朝那大红棺材走去。

  高理诚也只是看着,默不作声。
  等柳承靠近大红棺材时,抬棺材的七煞鬼才将棺材放在地上,齐齐朝着柳承扑了过来。
  日期:2018-10-16 14:09:45
  七煞鬼在柳承口中是最为邪恶的厉鬼,就连土地庙也不敢多管,这会儿七个却整齐朝着柳承扑来,土地爷连忙提醒道,“这是七煞鬼,你拼不过他们。”
  只是话音刚落,那七煞鬼已经扑了上来,土地爷正要帮手,电光火石之间,却见最前方一恶鬼直接被柳承掐住脖子提了起来,再猛地往地上一抛,那恶鬼重重摔落在地,柳承再猛地一脚上去,这恶鬼竟直接被他踩到地里面去了。
  其余六个当时愣了,就连高理诚也愣了下,而后使了个眼色,那六个紧接着扑了上来。
  柳承则立身并指念叨,“天地自然,秽炁分散,洞中玄虚,晃朗太元,八方神威,使我自然,灵宝符命,普告九天…”
  念完几句,而后再念道,“敕!”
  敕在道教中指的是天神的法旨,代表着不容置疑的无上神权。
  一声令下,这扑来的六个厉鬼当即如同石化了般,怔住不动,柳承根本不管他们,直接走到了这大红棺材前,伸手竟然将这重达百斤的棺材盖子掀开了,棺材盖轰然落地,柳承回头看着高理诚冷冷说道,“你还没资格叫我师兄,现在该算算你全真道欺负我正一道弟子的账了!”
  而在此时,这山中传来巨响,原本已经沉眠的鸟被惊飞,附近村子的猪狗牛羊全都疯了似的发出哀嚎之声,跟平时叫声完全不同。
  我们回头看去,见黑压压一片人正朝着这边赶来,身上铁链叮铃作响。

  柳承也看了眼那边过来的人,再看着我一笑,“小子,想不想知道我到底是什么人?”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