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,有贼心没贼胆,实在是煎熬》
第502节

作者: 幸福村小狼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李沧海依旧是嘿嘿笑了笑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始,毕竟刘艳待他也算是有那么一点知遇之恩,不管这个女人心计如何,却到底是老同事了,想来那么多年在DMG都没动她的心思,却要在此刻打她的主意,他竟然有有些怀疑自己的审美了。
  刘艳见李沧海不说话,以为他在动歪心眼儿,一时间也觉得有一丝尴尬,可尴尬之余又有那么点兴奋,在心里谋划着该如何开始,又思量着这样的事是不是应该李沧海主动些比较好。
  李沧海见刘艳也沉默下来,突然意识到,这样的事,总归要男人主动点的,便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笑着说:“坐吧。”
  刘艳顿感脸红耳热,偷偷的咽了口唾沫,又拢了一把散乱下来的刘海儿,低着头乖乖的坐到了李沧海的身边。

  李沧海顺势把手搭在刘艳的大腿上抚摸着,感觉她的皮肤很凉,那种柔嫩水滑的质感让人很是舒适,“你的皮肤保养得很好”,李沧海低声说,“感觉还像二十出头儿的女孩儿。”
  刘艳红着脸笑了笑,紧张的说不出话来,用一只手捂住胸口,生怕剧烈跳动的心脏会飞出来一般,她长长的舒了口气,低头看了看李沧海光洁而修长的手指,五个指甲都修剪的整整齐齐,一看便知道手的主人是一个干净整洁的男人。
  犹豫了好大一会儿,刘艳终于轻轻的抚住李沧海的手,虽然这只手她至少摸过两次了,可不知为何,这一次感觉如此清晰而强烈,让她心潮澎湃。
  李沧海见刘艳回应自己,脸上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,轻轻的抽出手来抱住刘艳的肩膀,刚想要附身去亲她,却突然听到她的嘴中冒出一句话来:“去里屋吧!”
  李沧海听刘艳说要去里屋,会心的一笑,站起身来朝刘艳伸出了手。刘艳看了一眼李沧海,娇羞的伸出手来握住,顺势一用力,便也站起身来。俩人手拉着手来到里屋,李沧海刚要开灯,却被刘艳制止了,便笑着问道:“想不到,刘姐还是个怕羞的女人?”
  刘艳笑着低声骂了句讨厌,却还是有些不知所措,尚在犹豫之际,就已经被李沧海抱在怀里了。
  李沧海借着门口透进来的灯光看到刘艳娇羞的神态,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他本以为像刘艳这样唯利是图、不择手段的女人,即便说不上像文小文那样阅人无数,也绝不可能结婚这么多年还守身如玉的。开始的时候,他还觉得刘艳的神态是装出来的,可此时此刻,他有些相信这个女人在男女之事上很可能还是一张白纸。李沧海感受到刘艳的身体因紧张而剧烈颤抖,甚至呼吸都有些压抑。他坚信,这种表现,绝不是伪装出来的。

  刘艳努力克制着自己,她知道进了这个房间,下一步将要发生的事是不言自明的,可当李沧海抱紧她时,她还是不由自主的呀了一声,接下来便是难以遏制的颤抖,那种强烈的紧张仿佛可以让人忘记呼吸,一种近乎窒息的压抑让她不得不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,生怕一不留神就要晕过去了。她不知道为何自己早已结婚生子,却会在男女之事上还会如此的生涩,她甚至有些瞧不起自己,觉得这么紧张让自己有些丢脸,这不是一个成熟/女人应有的表现。

  李沧海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,只是,很多东西,远观和亵玩的差异实在太大了,就像那句话说的,理想很丰满,现实却很骨感。对于久历情场的李沧海来说,刘艳的表现实在令人乏味。
  倒是刘艳,竟有些相见恨晚的感觉,暗想怪不得当初白雅荷那么器重他,这小子还真是有过人之处,想必白雅荷也没少受他的滋润吧,至于张雯雅,连在DMG苦心经营多年的基业都放弃了,就那么坚定的跟他走了,也真是够不可思议的。
  李沧海整理好裤子,又把灯打开,见刘艳依然像死猪一样躺着床上一动不动,大概是她真的过于疲惫了,对李沧海开灯的举动竟然毫无反应。见此情形,李沧海突发奇想,悄悄的拿出手机,假装在翻看,却偷偷的录起像来。
  刘艳休息了一会儿,突然坐起身来哎呀一声,呆在那里翻了翻白眼不安的说:“这几天排卵期,不会怀孕吧?”
  李沧海知道刘艳不可能允许自己犯那样的错误,便故意逗她说:“怀上就怀上,生下来我养。”
  刘艳瞪了李沧海一眼,骂道:“别瞎说,”又焦虑得问:“不会真怀孕吧?怎么办呀?”说完便起身去找衣服,一边穿一边抱怨道:“哎呀,真讨厌,怎么办呀?”
  李沧海丝毫不关心刘艳的困境,只是轻描淡写的说:“还能怎么办,一会儿买盒毓婷吃了就行了。”
  刘艳依旧是皱着眉说:“这么晚了,我上哪买毓婷去?”

  李沧海又是一笑,一言不发,心里却越发的厌恶起眼前这个女人了,不仅厌恶她,甚至有些厌恶自己,厌恶自己竟然会和这样的女人苟且到一起,厌恶自己会故意玩弄一个有求于自己的女人,这样的男人,不正是自己曾经最为唾弃的吗?一想到这些,他突然觉得无地自容,眼看着刘艳整理好衣服,便停了录像说:“你回去吧!”
  刘艳感觉到李沧海态度的变化,暗想目的还没达到,哪能就这么走了,事到如今,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,便一边对着镜子整理衣服一边问:“唉,沧海,我说那事,你到底什么态度?”
  李沧海也感觉到刘艳的变化,突然意识到刚才自己不加措施的行为可能是一个错误,若是此刻和她翻脸,难保这个女人不告自己强/奸,刘艳可不是林翠英,以她不择手段的性格,还真是说不好,想到这儿,李沧海又换做笑脸说:“我知道,你不就是想当总经理吗?我直接给你封一个不就行了?旁边那个会所正缺个总经理,要不你来?”
  刘艳翻了翻白眼,显然对这个回答不满意,却还是道貌岸然的说:“切,我要是图那个总经理虚名还在DMG呆着吗?我是为了公司好,我从毕业就在这,对公司是有感情的,现在公司上市了,就不是他们温家的了,沧海,你呀,也别那么封建,忠君报国那一套现在不行了,再说了,他温晓明也不是君,你也不是臣,你何必呢,老王人不错,让他接管公司,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”
  李沧海听了点了点头:“是啊,我也在公司干了那么多年呢,我也希望DMG越来越好,姐你放心吧,我心里有谱儿,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  刘艳听了很是高兴,以为李沧海答应了她的条件,笑着问:“你答应了?太好了”,说完又兴奋的在房间里转了个圈儿,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,索性走过来在李沧海脸上亲了一口,这才抬手看了看表说:“不早了,我该回去了,你走吗?我送你。”
  李沧海还没从刚才晦暗的心理中走出来,越发的不想看刘艳那张言不由衷的脸,便摇了摇头说:“你走吧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。”
  刘艳也不客气,笑着说好,再次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,迈步走了。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