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758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她松开了我的手,我将手移到了她的肩膀,身的僵硬才慢慢的缓解了几分,她身体微靠着我,可能她真的醉了,所以主动的靠着我。
  其实我也已经抱她过几次了,每次的感觉不同,今天虽说不是抱,但是感觉很妙,说实话,我刚才在碰到她的时候,身体感觉好像被触电了一样,酥酥麻麻的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走动间,我便是下意识喃喃自语,“唐……唐曼。”
  “嗯。”
  “我……”
 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,反正心里面突然有种莫名的冲动。
  “你什么?”唐曼轻声问。
  我使劲的咬了一下舌尖,脑袋瞬间清醒了几分,我刚才想说她很漂亮,但……我赶紧摇头说没什么。
  唐曼没有说话了。
  通过山洞到了木屋,我推开了木屋的门,将她送到了她房门门口,我将放在她肩膀的手收回,感觉到手指都还保留着一股余香。

  她打开房门走了进去,看着她将房门关,我在她房门口愣了半响,我刚才在想什么?
  感觉头实在是忍不住的晕到了极点,便是赶紧的回到了自己房间,直接躺在床闭了眼睛,晕晕的,自己很快睡了过去。
  我做梦了,再次梦到了她。
  梦到她,接着和她在喝酒,一直喝着,聊天聊地的在聊,好像最终我们两个都醉了,直接躺在房间里面睡着了。
  这个梦做了很久,感觉两个酩酊大醉的人说这话,我自己都不记得了,是感觉很美好。
 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,感觉这一觉睡得很久了,自己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,才发现了房间里面通亮,一看时间,自己居然睡了一天一夜了,我赶紧起床,呼吸吐纳一番,洗刷了一番走了出去。
  出现后,我看到了唐曼在厨房里面煮粥,她头发扎了起来,没有穿着居家的衣服,而是最近一直喜欢穿迷彩服了。
  人靠衣装这话对唐曼真没有一点用,她穿什么衣服都好看,清爽利落,我走进去,问她是不是要出去?

  唐曼点头说是,听到她肯定的回答,我神色一动了,难道她要开始找那个生长在土地里面的金色东西了?
  我看到了桌子有一张纸条,意思是唐曼要先出去了,不过她现在还在,唐曼看到我在看那张纸条,便是走过来收起来,“你睡得太死了,我一个晚醒了,你还在睡,所以我想自己去,不过……”
  我有些尴尬,怎么说呢,我这体质跟她们自然不了啊,睡一天一夜我现在才感觉刚刚好,要不是心里面有事,我可以接着睡两天的。
  “那你查到你要的东西在什么地方了?”我好的问。

  “有点眉目了。”唐曼点头。
  我自然也没有说什么,她可能觉得留下一张纸条,我会以为她又不告而别了,所以她索性再等我一天。
  我和唐曼喝完粥,她回房间收拾东西。
  我也回房间,其实我很好她找这东西是做什么的,但我也不好怎么去问,她说给一个人准备的,但不是我,不过会将准备好的东西留最好的给我。

  这也是让我好异常了。
  从房间出来后,我接到了柳惜君的电话,我和唐曼说了一下,我先出去见见柳惜君,唐曼说一起。
  然后我们两个走了出去,看到了柳惜君在外面等候,我直接看她的面相,发现她的父母宫亮色越来越多了几分,虽说不太明显,但还是说明她父亲已经开始好转了,可能过几天可以醒过来了。
  柳惜君的意思是想让唐曼再帮忙看看,唐曼自然不会拒绝,直接跟着柳惜君来到了柳庸的房间,让我惊的是,他脖子的剑伤已经差不多自行愈合了,真是神异常。
  唐曼仔细的看了一下,拿出一颗丹药给柳惜君,示意让她给柳庸吃下去。
  柳惜君算是一个标准的孝女,这点也是唐曼能对她好的一个重要原因,柳惜君急忙说谢谢。
  为了让她放心,我也说了一下柳惜君的面相,她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  柳惜君说柳庸醒过来之后,她将柳庸送回苗疆,好好的照顾她父亲一年,过来术门帮忙,这是过来做牛做马的意思?
  唐曼听了以后一怔,下意识的看向了我,她一脸好的样子,让我赶紧摇头对柳惜君说不用了,这女人怎么一根筋啊?
  柳惜君有些委屈起来,“不然你想我怎么样?我这么低声下气了,你还不让,你这是要什么?要我父亲的蛊门??”
  我无语起来,不过她这么一说,我突然看着柳惜君的面相微微诧异起来,怎么她的灰暗的命宫下,有一抹好像积压已久光亮缓缓浮现而出了?
  难道柳庸要将蛊门掌门之位传给柳惜君了?
  我下意识看向了还在昏迷的柳庸,他年级虽说有了,但是不算太大,怎么他这次醒过来之后想退休了?
  第七百一十四章再回京城

  难道柳庸有另外的打算?我沉吟起来,说起来如果柳惜君能做蛊门的掌门,以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,为了让柳惜君好受一点,我将这话说了出来,她顿时一脸吃惊起来。
  显然她也不知道柳庸要传位给她了,她这城府如何做掌门啊?我替她担心起来。
  我和唐曼从房间出来,直接从后山下去,坐进了车里面。
  唐曼发动了汽车,我实在是忍不住问她现在去哪里?唐曼道,“京城。”
  “你想找的东西在京城?”
  我诧异起来,这算是我第二次去京城了吧。
  “嗯。”

  唐曼点头,一脚油门,车缓缓的山下面开去。
  “长在土里面的金色东西到底是……”
  我忍不住问,怎么感觉唐曼特意找这个,有种送给谁做礼物的样子?
  “你猜。”唐曼目光看着前面。

  我想了想道,“土豆?”
  唐曼目光一愣,随即忍不住轻笑了起来,“对,是土豆。”
  我笑了笑,唐曼跟我反开玩笑,让我感觉心情舒畅起来。
  唐曼接着说道,“其实我说错了,你懂我很多,至少以前没人知道我的笑点,我自己都不知道,不过和你说话的时候,你还是可以让我放松。”
  呃,这个评价让我有些惊喜啊,以前和她开玩笑的时候,只有我一个人笑的时候,我自己都觉得尴尬。
  她脸的微笑退去,恢复正常,然后道,“我找的东西是给一个人准备的,我次也和你说过了,这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他,但是他好像挺喜欢这样东西的,所以我得给他准备一点。”
  “丹药?”我问。
  唐曼摇头,“他可不吃我炼制的丹药的,有专门的人给他炼制,我炼制的,他从来不吃,所以我再也没有给他准备过任何东西,但……”
  说道这里,唐曼不再说话了,平静的目光一直看着远处,我自然也不好问下去,静静的看着她开车。
  我以为她会直接往京城那边而去,不过途的时候她突然下了高速,朝另外一个地方而去,我起先还有些诧异,但她开了一会后,我看方向有些恍然起来。
  直接到了下午的时候,我看到马路尽头有人在对我们挥手,她背着背包,也是穿着迷彩服,正是尹芳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