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场深层次的秘密》
第815节

作者: 山寨散人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由赵尧尧出资、任树红负责监工的别墅富丽堂皇,高档华贵,从外到里每个细节都做工考究,完全不输京都高官们的豪宅。
  提拔正科级后,方池宗乐颠颠当了几个月工会主席——大概这是老人家仕途巅峰,单位领导关爱有加,下级刻意奉承,工作又没什么压力。可惜幸福时光总是短暂的,不久便办理了退休手续。
  回到家,如当初所设想的,每天清晨戴着草帽,带着板凳,悠哉游哉坐在别墅区前的池塘边钓鱼,直到中午哼着小曲扛着钓竿回家;下午和左邻右居老人们搭班子打麻将,虽说只有几十块钱输赢,玩的是热闹和气氛,能住几百万别墅,谁在意这点钱呀。
  肖兰退休生活更简单,上午做饭,下午跑广场舞,最近密集参加排练,据说要参加市里的广场舞大赛。

  不管工作多忙,方华一家三口周五晚上肯定过来,住到周日傍晚才回市区。父母亲平时生活再丰富,内心深处还是盼望和儿女相聚。
  方晟敲开家门时,任树红正在厨房给肖兰打下手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;聪聪独自在书房写没完没了的作业;方华陪方池宗在二楼平台边喝茶边聊市场监督局的工作。
  见洋娃娃般嗲声嗲气的楚楚,方池宗兴冲冲拉她去观赏养的热带鱼,这是方华托人专门从南方连水族箱买回来的,五彩斑澜,煞是可爱。
  赵尧尧有些乏了,到书房和聪聪聊些闲话,倚在沙发上眯了会儿。
  方晟则难得和方华坐到一块儿——自从到鄞峡赴任,回家的机会非常少,偶尔路过只能匆匆说几句就走,基本碰不到方华。
  “局里的工作还顺心吧?两年时间基本上该换的都换了,形成相对稳定的班底,一般小事应该不用你操心。”方晟说。
  方华笑道:“是啊,掌控全局的感觉真的不错,只是……人心永远不会满足,总是这山望着那山高。”
  听出哥哥话中弦外之音,方晟敏感地问:“怎么,又想动了?”

  “市场监督局是正府组成部门中的二级部门,正处是天花板,”方华道,“我今年四十二岁,你说甘心在这个级别上养老吗?”
  方晟大笑,指着他道:“果然得陇望蜀,永远得不到满足。”
  方华在弟弟面前不用藏着掖着,坦诚道:“一路走来全靠你背后推动,但到了这一步很难不产生非份之想。我知道正处升副厅是道坎儿,能越过者不足十分之一,对我来说哪怕无法实现,有个奋斗目标总是好的,你说呢?”
  一时间方晟浮想联翩,近期重要、敏感人物走马灯似的从脑海中闪过,寻思良久,道:
  “两年不够,至少再熬三年。”

  方华先一愣,过了半晌缓缓点头:“你从副厅升正厅还等了四年呢,五年不算长。”
  “至于你说的二线部门问题,我觉得不存在。现在主持鄞峡正府全面工作,我眼里市直部门只有责任轻重、重要程度,没有一线二线之分。说市场监督局天花板是正处,其实绝大多数局办何尝不是如此?重量级部门如财政、税务、教育、国土等部门领导的确有机会提拔副厅级,但风险同样很大,动辄爆丑闻、捅漏子,哪有你现在舒服,出了事就推给临时工。”
  方华哈哈大笑,拍着方晟的肩道:“这些伎俩你也知道!”
  “大江南北都用的套路,”方晟笑道,“世界杯有个说法叫大热必死,当所有人都认定某某某必定提拔时,那家伙的政治生命基本就到头了。不如安安稳稳在市场监督局呆着,将来以黑马姿态杀出去。”
  “嗯嗯,认同你的思路,我不能操之过急,慢慢熬资历吧,只要不收礼收贿向前迈进半步是迟早的事儿。”方华又乐观起来。
  方晟瞅瞅厨房方向,悄声道:“那个小师妹……还有来往吧?”
  方华大为紧张,轻声道:“没,早没了……当心你嫂子,她耳朵尖得很!”
  “不会吧,两人都在省城而且同一个系统,我不信半点瓜葛没有。老实交待,不然待会儿我到饭桌上说!”
  方华脸都吓白了,连声道:“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……偶尔,偶尔……两个家属都盯得紧,平时没什么机会……”
  “嘿嘿嘿,这话就骗骗嫂子。你是大局长,整个局机关没人敢管,去哪儿根本不用打招呼;小师妹呢作为消费者权益保护处副处长,本身工作清闲,中途跑出去溜会儿神不知鬼不觉,还能照常准点下班呢。”
  方华卟哧一笑:“够可以呀你,经验十分丰富,平时跟那些个女朋友都这样幽会?”

  方晟摆摆手:“不象你,尧尧远在香港,哪个监督我?其实我巴不得身边有人看着呢。”
  听出话中的寂寞之意,方华推心置腹道:“要不要我出面跟尧尧谈谈?既然是夫妻就得住一起,没有家就没有安全感,对子女培养也不好。我知道目前尧尧做得很大,在特区正府颇有影响,但女人终究要以家庭为重,不可能总这样独自一人在外面打拼……”
  唉,还回归家庭呢,马上都要去伦敦了!方晟心里苦笑不已,道:“你就别费劲了,她犟得很,八匹马都拉不回头……继续说说小师妹吧,我喜欢八卦。”
  方华暴汗,连忙把方晟拖到门外,站在树下说:“你老提到她,有件事我一直压在心里没说,趁今天索性……”
  “不会想提拔吧?”方晟后悔不迭,“我真不该自讨苦吃。”
  “到年底她任副处达四年时间,按说可以考虑提一提、动一动了……”
  “主要是你动吧?怪不得人家说上面有人还得多动动,哈哈哈哈。”
  方华不理他插科打诨,续道:“不过省直机关提拔干部难于登天,排在她前面的副处就有三个,年龄比她大、资历比她深,至少五年内没法熬出头;换部门也不行,省市场监督局编制臃肿,有的处副处长比办事员还多,还有大把享受正处待遇的……”
  方晟蹲下身子从草丛里拔了朵小小的野花,拈在手里笑道:“家花哪有野花香,不是吗?”
  “我说的你到底听没听?”方华佯怒道。
  “曲曲折折说了半天,不就是久静思动,想重新下基层么?”
  “最好在省城范围内,或者……银山也可以。”
  “我不太了解市场监督局系统情况,凭感觉应该很难。”

  方华坦率道:“的确很难,所以两个月前她在我面前飘了这个意思后,我没敢接碴,也没跟你提过……”
  “这么说我是自投罗网了。”方晟懊恼道。
  “如果有可能试一试吧,本来就没抱成功的希望。”
  “万一成功,想必小师妹芳心大悦,**若干高难度姿势吧。”
  方华下意识回头看屋门,埋怨道:“你愈发口无遮挡了,象市长大人说话吗?”
  “市长大人在哥哥面前都不能放松,还有何乐趣?”
  “你就说答不答应?”
  方晟正待说话,任树红推开门叫道:“进来吃饭了……哥俩鬼鬼祟祟躲在树下商量什么?”
  她警觉地盯着方华。
  方华赶紧解释:“没什么,讨论今后人生规划。”

  日期:2018-10-13 08:32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