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,有贼心没贼胆,实在是煎熬》
第480节

作者: 幸福村小狼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李沧海这几日一直陪着李姝娟,多少获得些心理的安慰,此刻见她状态见好,也放下心来,又叮嘱了几句,这才起身出了门。
  站在楼下等车的时候,李沧海又接到刘艳的电话,这个女人自打上次吃饭后,仿佛销声匿迹一般,这个时候又打来电话,不免让人疑惑。
  “沧海呀,忙啥呢?”

  李沧海笑了笑说:“我能有啥可忙的?东奔西跑的,混口饭吃罢了。”
  刘艳显然没心思跟李沧海贫嘴,笑着问道:“晚上有约没?”
  李沧海笑了笑说:“让您说着了,还真约出去了。”
  刘艳些失落,却很快又问道:“那明天呢?请你吃饭。”
 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:“行吧,明天应该没什么事儿。”
  刘艳大喜,便赶紧说:“好,那我预定了,明天你别应别人了。”
  李沧海上次被刘艳撩拨之后,对这个女人多少泛起一丝兴趣,此番她再请,也就没有拒绝,心想这一次,倒要看看她还有什么花招,难不成她以徐娘半老的年纪,还要来个主动献身?
  一想到这些,李沧海不免有些好笑,心里欢喜,自然而然的就带到了脸上,恰巧被远远而来的林硕看在了眼里。
  上了车,林硕主动问:“哥,看您自己在那乐,什么事这么高兴?”
  李沧海哦了一声,笑着问:“唉,林子,你说,女人什么年龄最有魅力?”
  林硕歪着头想了想说:“18岁?”
 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:“我觉得不是,年轻不代表魅力,魅力包含外部和内涵两个方面,外表嘛,年轻人是光鲜些,但是内涵,却需要岁月的沉淀。”
  林硕从后视镜里看了李沧海一眼,笑着问:“那您说什么年龄最有魅力?”

  李沧海看了看窗外,又笑着扭头看了看林硕说:“三十五到四十岁吧,也不一定这么精确,有的女人阅历丰富,可能三十岁就散发出成熟的魅力了,而有的女人保养得当,到了四十五依然外表光鲜,反正大概这个区间吧,这十来年恐怕是女人这辈子最精彩的十年了。”
  林硕一边开车一边说:“怪不得您对婷婷兴致不高,是她还没成熟呀?”
  李沧海笑着摆了摆手:“也不全是,婷婷嘛,各方面都是不错的,不管身段还是长相,都是很优秀的,想必你小子当初为了追她,也没少用心吧?”说到这儿,李沧海顿了顿,见林硕嘿嘿笑着没说话,便接着说:“不过我和她接触的机会不多,所以对她的内在不好评价,只是我感觉她的性子偏……,”李沧海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,又打了个手势,这才接着说:“感觉她偏弱一些,缺少一点独立自主的,怎么说的,也不能说叫霸气,主见?也不太贴切,总之我感觉女人不应该是依附于男人的,女人想吸引男人,一定要有自己独到的东西,属于她自己的东西,当女人离开男人也能活得滋润了,她也就不怕失去男人了,而当女人不怕失去男人了,男人就该怕失去女人了。”

  林硕听了若有所思,眼看着车子到了路口,这才想起问:“唉,哥,咱去哪啊?”
  李沧海往前看了看,不经意的说:“去车城吧,到了你把车给我,晚上我自己安排,对了,安姐那边……”
  林硕听了又是嘿嘿一笑,拨了一下转向灯才接着说:“昨天见了一面。”
  李沧海听了饶有兴致,起身趴在前面座椅上问:“哦?你小子,学会偷吃了,敢不汇报?”
  林硕一边开车一边说:“不是不是,这几天您不是忙嘛,也没见您,就没来得及说。”
  李沧海笑着拍了拍林硕的肩膀说:“没事,你好好陪她,不过你可悠着点,可别被她那个无底洞掏空了身子。”
  林硕笑着点了点头,心中暗喜,能和老板一起交流泡/妞的事,显然自己已经成为老板的心腹了。
  到了车城,李沧海刚坐稳,便瞧见金莎走了进来,便示意她坐下说话。
  金莎焦急的问:“李哥,袁梦要辞职的事,您知道吗?”

  李沧海听说袁梦要辞职,有些疑惑,这个女孩还是自己接手那个小茶馆的时候就跟着自己的,到后来又转到车友汇当茶艺总监,干的好好的,怎么突然想到辞职呢?
  见李沧海没什么反应,金莎又问:“您不知道?”
 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:“不知道啊,怎么想起辞职了?”
  金莎坐下来叹了口气说:“我也不知道,问她也不说,就说觉得这里不适合她,想找个清静的地方。”
  李沧海听金莎说完手抚额头仔细想了想,觉得袁梦辞职定有隐情,当即让金莎把袁梦请过来,准备当面和她聊聊。
  金莎出去没多久便回来了,袁梦跟在后面,一双平底绣花布鞋穿在脚上走路悄无声息,身上的淡青色长袍随着步伐轻摇慢曳的,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。
  李沧海一直极为欣赏袁梦的气质,那种欣赏绝非男女之情,而是发自内心的崇敬,以前在茶馆的时候,李沧海偶尔会和袁梦闲聊几句,觉得这个女孩子很有思想,不仅精于茶道,对哲学也颇有心得,再后来听说她吃斋信佛,便越发的尊敬,越发的不敢动歪心思,只想给她一个环境,安安静静的研究茶艺,也算是给自己留一个倾诉之人。
  见二人进来,李沧海起身帮二人倒上水,笑着说:“我就不给你们沏茶了,估计我这里的茶水,袁梦也看不上,说说吧,怎么想起辞职了?”
  袁梦淡淡的一笑,道了声谢,却没碰那杯子,沉默了好大一会儿,才低声问道:“您还是当初的那个李总吗?”

  李沧海不免疑惑,又想起这袁梦的脾气,便笑着说:“行不更名,坐不改姓,在下一直叫李沧海。”
  袁梦听了莞尔一笑,扭头敲了敲窗外,落寞的说:“那你的追求,都还在吗?”
  李沧海感觉袁梦话里有话,便笑着示意金莎:“你先去忙吧,我和袁梦单独聊聊,”眼看着金莎出去把门带上,这才低声问道:“你的追求不在了?”
  袁梦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其实,我也不知道我在追求什么,或许追求只不过是我欺骗自己的一个借口罢了,只是当有一天这个借口都要被玷污的时候,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。”
  李沧海感觉袁梦就要吐露真言,便点了点头,轻声问:“是什么玷污了你的追求?”
  袁梦扭回头突然盯着李沧海问道:“我还有说的必要吗?”

 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:“当然,即使你走了,你我多年的友谊还在吧?如果是我的问题,你不该告诉我吗?”
  袁梦又是一笑,问道:“你是老板,你我哪有什么友谊?”
  李沧海诚恳的盯着袁梦说:“你看着我的眼睛,看看我有没有说谎,从第一天见到你,我就觉得你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人,从来没把你当成一个员工,我心烦了,找你聊一聊,往往能得到消解,你对我精神上的帮助,远大于你在工作上的表现,这也是我执意挽留你的原因。”
  日期:2018-11-20 07:06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