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村里闹鬼,爷爷让我认一个道士墓做师父》
第34节

作者: 挑粪的太爷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之前那个男人逼我们捡钱的时候,也提起过那钱和梨是城隍爷赏赐的,说明城隍肯定跟这事儿有关系。
  柳承听罢淡淡回应道,“城隍胆敢欺我,那我就让他当不成这城隍。”。
  33
  日期:2018-10-04 08:08:30

  柳承没在土地庙逗留,随后带着我离开了这里,因为鬼节鬼门大开,我们再踏上黄泉路返回,到了鬼门关下,再看了看旁边的石碑,却见上面三个字已经变了,不再是黄泉路,写着的是‘阳关道’三个字。
  我觉得新奇无比,就指着那石碑对柳承说道,“师父,我们来的时候那碑上写的是黄泉路,现在变成阳关道了。”
  柳承也瞥了眼旁边的石碑,再跟我说道,“往里面走是死路,所以叫黄泉路,往外面走是生路,所以就叫阳关道。”
  我哦了声,行至鬼门关下,鬼门关守门的这八个小鬼还记得我,不过见了我却面无表情,柳承笑了笑,从兜里掏出一叠阴阳钱递了上去说道,“今后还希望各位兄弟行个方便。”
  他们接过阴阳钱立马喜笑颜开,笑呵呵说道,“那是自然,那是自然。”然后又把目光放在了我身上,其中一小鬼更是伸手摸了摸我的脑袋,满是亲热说道,“小娃娃这么快都考完了?结果咋样?”

  我无比自豪回答道,“考上了,我现在是坪乡土地庙的幕府了。”
  这几个小鬼愣了下,马上对我道恭喜,说道,“这娃娃够懂事,会做人,以后我们几个还得托你照顾了。”
  这几个小鬼估摸着以为我是靠贿赂才当上这个幕府的,我也不跟他解释,反正我也是靠柳承的本事才通过考核的,这跟贿赂并没什么两样。
  日期:2018-10-04 09:38:45
  此后柳承拜别他们,出了鬼门关后行了一段不见光的路,周围环境才渐渐熟悉起来,柳承领着我回了家,进了偏屋回身躺在自己身体上,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看了看四周,见柳承正躺在我旁边,只感觉刚才一切就跟做梦一样。
  我去的时候是晚上,这会儿天也还没亮,我又困得不行,就继续闭上眼休息了起来,快到天亮的时候又听见门外有人在叫我,我起了床去开门,见是之前待我去应试的那俩小鬼,他们俩见了我先鞠躬行了礼,然后递给我一文书说道,“恭喜恭喜,今后你就是坪乡土地庙的幕府了,以后还得请你多多照顾我们哥俩了。”
  以前我见了小鬼只有跑路的份儿,小鬼见了我估计也得穷追不舍,现在他们却对我点头哈腰让我照顾他们,这转变我一时间还没适应过来。
  不过柳承那么厉害,这村子里所有人都在巴结他,柳承对村里人却从不心高气傲,几乎有问必答,受柳承的影响,我也没表现出不可一世的样子,跟他们说了谢谢,然后又回屋取了一叠阴阳钱,当着他们面烧掉了,他们这才心满意足地离开。
  我也在随后进了屋子,进屋时柳承听见门外动静已经醒了过来,看了看我手里的文书问了句,“文书送来了?”
  我嗯了胜道,“送来了。”
  柳承又说,“申请重审并不需要太多时间,估计土地今天晚上就能申请下来,到时候会来接你去审案子,你想要好怎么审了么?”
  我想了想,反正我爹娘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,不管怎么审,他们也不会给压在山神下面不得翻身,到时候我审案的时候只需要避开爷爷就可以了,毕竟爷爷把那么多孤女寡妇的魂儿都扣在了山神庙里,这过错现在就只有土地爷知道,一旦被审出来了,再报到城隍庙去,到时候我爷爷哪儿能还有活路。

  日期:2018-10-04 11:09:00
 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给了柳承,柳承听后却说,“下面跟上面不一样,下面还信奉株连那一套,先人犯错后人受过,你去下面审案,就必须按照下面的规矩来,所以你必须得连同你爷爷也一起审了。”
  我听着觉得不太对劲,忙说道,“我爷爷犯那么大的罪过,这要是审出来了,估计到时候不止我爹娘,爷爷和我都得被压在城隍庙下面。”
  柳承道,“你爷爷最大的过错就是扣下了这村子孤女寡妇的魂儿,所谓孤阴不长独阳不生,那些孤女寡妇没有男人,寿命本来就有限,所以在今晚土地爷申请下来之前,先得把你爷爷这最大的过错给弥补上。”

  我听着懵懵懂懂问道,“要咋弥补?”
  柳承说着从身上取出了一簿子,簿子跟爷爷交给我的那簿子几乎一模一样,我连忙在身上掏了下,也掏出了同样的簿子,这两本簿子上都写着‘生死簿’三个字,我有些发愣,“你这个哪儿来的?”
  柳承说道,“你那生死簿是之前的山神用的,已经几十年没有更新过了,这簿子是现在的土地用的,上面有记载本乡所有人的寿限。”
  我顿时懂了,贼眼兮兮看了下周围,见左右无人才低声说道,“你偷的?”
  我刚说完,柳承就拿着这簿子拍了我一下,没好气说道,“这叫做借。”说着把这簿子丢给了我,说道,“我对你们这附近孤女寡妇的名字不太熟悉,你把她们名字找出来,如果发现有寿限已经到了,但是却还活着的人,跟我说。”
  日期:2018-10-04 12:39:15
  我恩了声,知道柳承这是要做什么,他是要改掉生死簿上的寿限,到时候这些本来已经到了寿限的孤女寡妇被我们改成还活着,到时候就算查出来,我爷爷也没有罪过了,也不算是跟下面抢人了。
  于是我熬着困乏坐在写字台前一个一个找了起来,找到当天正午,才把所有孤女寡妇的名字全都找了出来,那些被爷爷照顾的孤女寡妇,无一例外,寿命全都到了期限,有些本来已经两三年前都死了,有些则是十几年前就死了。
  而柳承让我把爷爷交给我的那支笔拿出来,他把这些孤女寡妇的寿命全给改了,要么加了三十年寿命,要么加了六十年,改成他们还活着。
  改完之后我和柳承同时伸了懒腰,柳承放下了笔说道,“这样你审理的时候,就不用刻意避开你爷爷了。”

  我恩了声,看着这生死簿不解问道,“这乡里孤女寡妇不少,但是我刚才看了生死簿上,为什么只有被爷爷照顾的那些孤女寡妇寿限到了,而乡里其他孤女寡妇寿限还没到?”
  柳承看着窗外笑了笑道,“有人知道你爷爷把当初山神报来的那个孩子藏在了这些孤女寡妇中,抱着宁可枉杀一千,不能错过一个的原则,把这些孤女寡妇的寿命全给消去了,好在你爷爷机警,把她们的魂儿扣在了山神庙中,否则他们早就找到陈莹莹了。”
  我又说道,“谁有那么大本事,能改生死簿?”
  柳承道,“生死簿都是由土地统一去城隍庙领取的,能有资格改生死簿的,只有城隍爷。”
  “那就是城隍爷改的?”我问道。
  柳承也没肯定,也没否定,“可能是他,也可能不是,我们都能改这生死簿,难保别人不是用了跟我们同样的方法。”
  我哦了声,两两沉默了会儿,再向柳承问道,“他们为什么老是盯着山神的女儿不放?我也没感觉陈莹莹有啥特殊的啊。”
  我实在搞不懂,他们为什么一直追着陈莹莹不放。
  柳承却看了看我说道,“你知道黄蕴秋是什么人吗?”
  “山神呗。”这显而易见的。
  柳承却摇头否定了,“不止是山神,我以前见过她,不过那是很久之前了。那会儿还在打仗,游魂野鬼四起,国不国,民不民,她的父母为了能让她有口饭吃,就把她送上了山上的道观,刚好那会儿我还在道观里,有过一面之缘,那时候她才六岁。她的本名叫黄秋,当了道士才改名叫黄蕴秋,她是正一道出家的道士,怎么可能会有孩子,所以她抱着的那个孩子,绝对不是她的女儿,而是另有来头。”。

  日期:2018-10-05 08:49:15
  如果当初那个孩子不是黄蕴秋的孩子,那她是谁?又凭什么能让一个当了山神的道士这么为她卖命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