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,有贼心没贼胆,实在是煎熬》
第474节

作者: 幸福村小狼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回到省城,李沧海先张罗请石磊和陆海川吃饭,上次本来约好晚上吃饭,却因为女儿降生给耽误了,这一次,李沧海春风得意,自然是主动张罗。
  石磊和陆海川听说李沧海喜添千金,都包了红包,又把酒道贺,特别是陆海川,放下酒杯还笑着说:“现在你应该我的心情了吧?”
 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,理解理解。
  陆海川又说:“所以,男人还是要洁身自爱。”
  石磊知道李沧海和陆海川的女儿有过一段过往,此刻听他借题发挥,似有影射,先不乐意了,他打断陆海川的话说:“哎哎哎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,什么叫洁身自爱?什么就不叫洁身自爱了?你爱吃萝卜就不允许别人爱吃白菜了?你喜欢骑马就不允许别人泡妞?”

  陆海川和石磊的交情自不必说,此刻见他反对,也没什么办法,只好笑着摇了摇头,独自夹菜吃。
  石磊本意并不是和陆海川过不去,无非是替李沧海打个圆场,此刻见话题翻篇儿,也就不再多说,转而提到陆海川养马的事。
  李沧海这才知道陆海川竟然在郊区有一个自己的马术俱乐部,里面养了十多匹好马,有专人侍弄,每年光这一个马场,就要投进去上千万。听石磊说完,李沧海不由得暗自赞叹,和有钱人相比,自己还真是个土鳖呢。
  吃过饭,石磊又提出去陆海川的马场看看,还扬言给李沧海选匹好马骑骑,让他也体验一下骑马和骑妞有什么不同。
  陆海川是爱马之人,说到骑马,也来了兴致,依旧是含蓄的说了声好,三个人便各自上车,直奔陆海川的马场,到了马场李沧海才发现,这里远不止一个小小的马场那么简单,事实上,这里称得上是一个以马术为主体的度假村了,温泉、酒店、马术样样都有,只不过马场分前后两部分,前半边对外开放,后半边养马,却是极少人能进的。

  李沧海跟着陆海川趁着夜色参观了一下马场,也没看出什么端倪,石磊笑着张罗:“你给沧海弄条马让他感受一下。”
  陆海川摆了摆手说:“晚上喝了酒,天又黑,太危险了,明天再说吧。”
  李沧海连忙说:“是,酒驾有危险,”逗的两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  陆海川找人给二人安排了房间住下,便独自回房间休息去了。
  李沧海晚上没少喝酒,也有些头重脚轻,简单洗漱之后,倒头便睡,一直到石磊过来敲门,才发现已是日上三竿。
  三个人又吃过饭,便跟着陆海川到后面马场,进了马场,陆海川便撇下石磊和李沧海,独自去侍弄马匹了,一匹匹的抚摸说话,显得极为用心。
  石磊一边和李沧海闲聊一边说:“我看这家伙爱马胜过爱老婆呀。”
  陆海川听到石磊的话,扭头笑了笑说:“这话,你也就在这儿说说得了,见到你嫂子可别瞎说。”
  石磊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这个人耿直,到哪都实话实说,唉对了,你没想过发展点会员?天天这么往里扔钱,你就不心疼?”
  陆海川把缰绳递给身旁的教练,信步朝二人走来,在阳光照射下,他有些睁不开眼,皱着眉说:“再说吧,现在都是朋友,也不好开口。”
  三人正闲聊着,就见远处一个骑手骑着马快步朝这边跑来,那姿势果然是英姿飒爽,让人艳羡。

  骑手在三人旁边勒住缰绳,笑着喊了声陆叔,陆海川笑着点了点头说:“过来了?”
  骑手也笑着点了点头,又扭头叫了声磊哥,显然和石磊也颇为熟识。
  陆海川笑着指了指李沧海说:“杨子,这是李沧海,一个朋友,”说完又扭头对李沧海说,“杨欣,”却没介绍对方的身份。
  那个小伙子坐在马上扭头看了一样李沧海,只是笑着点了点头,并没有说话。
  李沧海有心和对方握手,可见对方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样子,又觉得憋屈,索性也笑了笑,说了句你好。
  杨欣也没答话,调转马头便又催马跑开了,显得颇为高傲。

  李沧海不免疑惑,这个小伙子在陆海川面前尚且如此,恐不是凡人,只是还没等没发问,石磊倒先开口骂上了。
  “这小/逼崽子越来越没样儿了,”说完又捅了捅李沧海问,“知道这谁吗?”见李沧海没说话,便凑到他耳边低声说:“杨副省长的公子,要不是他爸,老子早削他了。”
  李沧海哦了一声,却并不知道石磊所说的杨副省长是哪一位,他对官场本就不关注,也就是因为万芳,对官场有所了解,可也仅限于她那一亩三分地,对其他地面就没什么概念了,更别说省里的大员了,至于石磊说的这个杨副省长,他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印象。
  陆海川见石磊骂人,扭头看了他一眼,却没说话。
  石磊没有理会陆海川,见李沧海面露不悦,便指了指马厩问道:“咋样,选一匹骑两圈?”
  李沧海连说:“不用了,我也不懂这个,还是你们玩吧。”
  石磊见李沧海没兴趣,也说:“算了算了,”说完便抱着李沧海的肩膀往回走。

  陆海川见俩人离开,也不加挽留,在他看来,李沧海终究要面临一些挫折的,杨欣的所作所为,虽然不太礼貌,却无伤大雅,李沧海若是连这点肚量都没有,恐怕也难成大事。
  李沧海被石磊为自己鸣不平的行为感动,扭头看了看石磊,笑着说:“磊哥,我发现你这个人,挺仗义的。”
  石磊听得出来李沧海话里的意思,很是欣慰,笑着说:“兄弟,就冲你这句话,哥哥我也跟你说两句掏心窝子的话,像杨欣这种衙内,虽然有时候看上去挺嘚瑟的,但是有机会,还是应该结交的,人嘛,都一样,要想人前显贵,就得人后受罪,要想人前当大爷,就得背后装孙子,所以,有些事,甭太往心里去。人这一辈子,该当孙子的时候,就使劲扛着,能当爷爷的时候,就可劲折腾,该享受就好好享受,明白吗?”

 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说:“哥,我明白。”
  石磊扭头见陆海川没跟来,便掏出手机和他告别,放下电话说道:“走吧,他今天不回去了,”说完又伸出手来说:“有机会咱哥俩好好聊聊,我喜欢你这脾气,说不定咱们有更多合作的机会。”
  李沧海和石磊握手告别,坐上车又反复琢磨着石磊的话,还有杨欣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不断问自己,对这个杨欣,是敬而远之,来个眼不见心不烦,还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努力融到这个圈子里呢?
  一直到下车,李沧海也没想出个所以然,扪心自问,他不乐意做那么多违心的事,特别是为了钱去低声下气的装孙子,可理智的说,石磊的话有道理,人总是先当孙子才当老子,再当上爷爷的,这不忍那不忍的,你凭什么让别人都让着你?可话又说回来,你要是这也忍那也忍,人活着的底限又在哪里呢?
  日期:2018-11-19 06:57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