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696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这明显的是算不了啊!我前世让我接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,居然把我师傅用了几十年的算命工具,可以说有几分灵性的东西给损坏了。
  我看到我师傅脸色一红,差点破口大骂,他红着脸愣了半响,才默默的将东西收起来,随后看着我道,“臭小子,把刚才的钱给我,老子要买工具。”
  我赶紧将刚才的钱重新拿了出来,这几千块怎么够?我师傅用几十年了,那种灵性是异常难培养出来的,可以说我师傅这一件算命工具,真的要是识货的,几千万都有人抢着要。
  我将我的卡全部拿了出来,我师傅瞪了我一眼,“够了,你自己好好留着,将来娶媳妇用,你师傅我以后可没什么钱给你的。”

  我无语点头。
  我师傅随即才异常凝重的道,“刚才这种裂珠的现象我算命那么多年了,从来没有遇到过,至于为什么,不用我说你也知道,你前世让你接的这个人,我算不了!”
  “我想不是你前世不给你提示,而是估计连你身为十级算命师的前世也只能算一个大概,所以只能说这些出来,你要接的这个人绝对不简单的!”
  我也这么觉得,不然也不会出现裂珠的现象的。
  我师傅接着说道,“不管这个人是谁,你前世既然让你去接,自然会有他的道理,时间一到,你好好的接是了。”
  我点头,只能这样了,还能怎么样呢?大不了提前一点时间去桃花山等候,一个一个人排除不行?可能会异常的麻烦,但眼下来说,算是最好的办法了。

  我无奈起来。
  接下来,我师傅没有继续跟我聊下去的意思了,他本来不会和我多说什么,他最近在做什么,他没有和我提一分,只是让我赶快的进阶再说。
  我自然点头了,在屋子里面呆了一会,灰雅儿进来叫我们吃饭了,我师傅看了她一眼,我师傅跟我妈灰沐月的关系不太好,所以对灰雅儿并没有露出什么笑容出来,只是盯着灰雅儿看。
  灰雅儿也不会介意,微笑的让他看。

  几分钟后,我师傅对灰雅儿说,“来,丫头,给你一点精血与一根头发给我。”
  灰雅儿一愣,正要照做,我急忙拉住了我师傅,问他要干什么,我师傅瞪了我一眼道,“我做事还要你管?又不是害她,你管个锤子啊!”
  我尴尬放开了我师傅,灰雅儿微笑的划破手指,将自己的精血用一个瓶子放好,然后扯了一根头发下来,双手递给我师傅。
  我师傅接了下来,又抓了我的头一下,我哎呦了一声,被他拔走了几十根头发,他拿着我的头发收好之后,一句话不说,默默的走了出去。
  灰雅儿轻笑了一声说吃饭了,我点头跟她出去。
  以前都是我和我师傅吃饭,如今多了灰雅儿与尹芳两个女人,我自然不会有一丝古怪,不过我师傅吃饭的时候,说了一句味道还不错,边吃边目光一凝的一直打量着灰雅儿。
  灰雅儿也没介意,期间我们几个还喝了一点白酒,我很久没和我师傅喝酒了,算是高兴,尹芳酒量不高,一看没菜了,她去准备。
  然而我们喝得正尽兴的时候,外面响起了停车的声音,我们四个看了出去,看到了张强搂着他的母鸡走了进来,我一愣,他怎么来了?
  我师傅目光一凝的看着走进来的张强,我师傅之前替张强改过一次命,但没用,张强自己活了过来,我师傅知道张强不简单了。
  张强对我师傅笑了笑,我师傅为微微对他点头,算是真正的心照不宣的认识了。
  张强坐了下来,我们几个都是熟人,自然没有任何问题,尹芳给张强一瓶白酒,然后继续去做菜。
  张强看着灰雅儿道,“去,丫头,做个拿手菜过来。”
  灰雅儿笑着点头,也去了厨房。
  那么酒桌我和我师傅,还有张强了。
  张强吃了几口菜,一口闷了一杯白酒才道,“我来这里,没什么目的,是想给你好好喝酒,因为等会你会很想喝酒的。”
  他这么说,我神色微变了,我师傅脸色也有些变化了。
  我知道,张强这是要告诉我有关天展的事了。
  张强没有直接说,而是看着我师傅问,“有关邹天展,你知道多少?”
  我师傅一怔,似乎有些意外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,我师傅沉吟了一下说了一下,也跟我知道得差不多。
  毕竟天展也算是我师傅看着长大的,我师傅也知道他最近做了茅山正宗的新任宗主的事,他也将这说了一下后,却是话锋一转的突然道,“天展这孩子还在村子里面的时候,几乎每天都会看到他,我看过他的面相,感觉前途异常的不错,但他的面相可能被什么东西封印了,有一块地方我看不透。”
  我神色微变,那时候天展还没从我们村子搬出去呢,他还是个普通人,但我师傅居然有点看不透,那时候我师傅怎么不说啊?

  张强点头,“有关这点,我等会再说,以你的境界,你应该还知道他其他的事吧!”
  他这么问,我师傅有点尴尬了,也不知道怎么开口,我有些意外起来,有什么不能开口的?
  张强拿起酒瓶子给我师傅杯子满,然后给我也满,我们三个碰了了一杯,我师傅才缓缓说道,却是对着我说的,“小天啊,你还记得天展的父亲吗?”
  我点头,当然记得了,天展父亲对我还不错,小时候去他家玩的时候,他总是拿最好的东西给我吃,不过后来他们一家人都搬走了,我还伤心了很久呢。

  “那你肯定知道天展一家在三年前搬走的事了。”我师傅接着说道。
  我点头。
  “那我要是说,他们一家之所以离开村子了,完全是我的主意,你们会不会很意外?”我师傅缓缓说出了让我一惊的话。
  我和张强互望了一眼,张强神色没什么变化,而我急忙看着我师傅问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师傅你干嘛让天展他们一家离开?”
  如果天展他们不离开村子,或许我跟他还是兄弟,毕竟他要是一直呆在村子里面,那么他不会去学道术,不会成为道术师,如何与我翻脸呢?
  我师傅犹豫了一下,才继续说道,“有些事我的不知道怎么开口,你也知道他父亲跟我挺熟的,经常没事的时候一起喝酒,有一天他喝醉了,一个大男人在我面前哭了,我问他出什么事了,他哽咽得说出口的样子,我当时看了他的面相,突然发现了一个让我吃惊的问题……”
  第六百五十五章天展的另外一个身份(下)
  我赶紧问看出什么问题了,毕竟我师傅的确是经常与天展父亲喝酒,而且基本每天都会见面,要有问题早看到了,以我师傅的实力,怎么那时候才看到?

  这点是极为不合理的。
  我师傅喝了一口酒道,“我发现天展父亲的面相被人动过手脚了,他在酒后露出了一点破绽,那时候我刚好突破到了七级算命师的境界,恰巧扑捉到了这一点,但我将这点没有告诉他,而是先问他怎么了。”
  说道这里,我师傅叹了口气,我赶紧将师傅杯子满,他手拿着杯子却是没喝,足足一分钟后,他才继续道,“天展父亲哭着问我,他跟天展长得像吗?”
  我听了这话愣住了,怎么会这么问?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