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,有贼心没贼胆,实在是煎熬》
第454节

作者: 幸福村小狼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李沧海在小区里慢跑了两圈,感觉身上发热,便停下来开始溜达,眼看着过了拐角就到家了,却看见从旁边别墅里出来一个身穿白色运动服的女人,只见那女人扎着马尾辫,皮肤白皙,眉清目秀的,一身白色的紧身运动装,映衬出前凸后翘的身材,显得极为阳光健康。
  那女人出了门便朝李沧海迎面走来,见他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,四目相对之时便善意的笑着点了点头。
  李沧海从结识了索菲娅开始,便对热爱运动的女人有种天然的好感,此刻见对方笑着点头,便也报以微笑,在擦肩而过的刹那突然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:“美女身材好棒。”
  那女人显然没想到李沧海会如此直白的夸赞,却不知该如何作答,犹豫之际已经走出了几步远,索性慢跑起来,可心中的喜悦却按捺不住,跑出来几十米终于还是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看,只可惜此刻路面上已经静悄悄的没了人影。
  李沧海回到别墅,见田小美和冉菲菲还没起床,便翻了翻冰箱,发现没什么可吃的食物了,又把里面的过期的东西打扫了一下,这才意识到,沈睿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了。想当初有沈睿在,这里也多少有点家的感觉,有个女人帮忙打理家务,买菜做饭的,回来就能吃上口热饭,现在却物是人非了。想到这儿,李沧海竟然有些想念沈睿了,心里盘算着应该找个保姆来搭理一下房子,好歹过来能吃上口热饭。

  想归想,李沧海知道沈睿再回来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,尽管如此,他还是由衷的为这个女人感到高兴,不管当初沈睿和丈夫因何分开,现在能破镜重圆,终究是一件好事,至于他自己和沈睿的关系,倒在其次了。
  田小美醒来后不见了李沧海的身影,便光着身子走出卧室,刚好看到楼下的李沧海提着垃圾袋要出门,便揉着眼睛问道:“你起那么早啊。”
  李沧海看着田小美挺拔而结实的胸,不禁感叹:“年轻真好,怪不得沈睿羡慕这丫头,虽然熟/女有熟/女的风韵,可女孩也有女孩的鲜嫩,只可惜,人生永远如此,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呀。”
  田小美张了个哈欠,又转身回屋穿上衣服,这才下楼走进了厨房,她也像李沧海一样打开冰箱,发现里面空荡荡的,便转身问刚刚进门的李沧海:“哥,没吃的了,早上吃什么啊?”
  李沧海见田小美张哈欠,也被传染了,不由自主的跟着张了个哈欠,说道:“你俩从出去吃吧,我不送你们了,你俩吃完打车回去吧。”
  田小美哦了一声,撅了撅嘴巴,却没敢多说,见时候尚早,便又转身回了房间,准备等冉菲菲起来了再一起去吃饭。
  李沧海朝窗外看了看,见林硕还没来,便走进卫生间洗澡,洗过澡出来,穿好衣服出门时,刚好看到车子缓缓停到大门前的停车位上。
  林硕停好车,赶紧下车帮李沧海打开车门,伺候着他上了车,又小跑着回来,上了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回头看了看李沧海问道:“哥,去哪?”
  李沧海又张了个哈欠,懒洋洋的说:“找地方吃早饭吧。”

  林硕笑着说好嘞,见李沧海没精打采的样子,试探着开了句玩笑:“哥,两个小丫头挺耗体力吧?”
  李沧海听了哈哈一笑,也懒得和林硕解释,却突然想起早上的感慨,问道:“唉,你母亲现在做什么工作?”
  林硕听李沧海问起母亲,先是一愣,却又冒出种莫名的兴奋,想了想才说:“她现在没工作,以前自己做点生意,后来生意不好做,特别是我结婚后,她也省心了,基本是在家里呆着,偶尔出去玩玩儿,不过家里还有个小铺子租出去了,每个月她还能收点租金当零花儿。”
  李沧海哦了一声,犹豫着要不要和林硕直说,通过林硕的口,他感觉林硕的母亲多少有些要强,好歹这个女人以前自己做过生意,况且现在她也不愁钱花,此时开口请她做保姆打理房子,会不会太不尊重了?
  林硕感觉到李沧海话里有话,便问道:“哥您有事?”
  李沧海笑了笑说:“其实也没什么事,这套房子太大,没人打理,我想找个信得过的人帮忙看着点,偶尔收拾收拾,我过来时帮忙做做饭,买买东西什么的,可听你说你母亲以前自己做生意,我又觉得不太合适,怕她不乐意。”
  林硕听了很是高兴,老板说找个信得过的人,首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,也就间接说明自己一定是他信得过的人了,想到这儿,林硕笑着说:“没事儿,回头我跟她说说,她要不乐意,让婷婷过来也行。”
  李沧海连忙摆了摆手说:“那倒不用,婷婷还年轻,干这个不合适,阿姨要不乐意你也不用勉强,我就是问问。不过她要是乐意的话,工资我多给。”
  林硕连忙点头说:“好,今天回家我就问问她,”说完眼看着到了一家早点铺子门口,便把车停在路边,又下车帮李沧海开门。

  李沧海一边吃早点一边想着夜里的纠结,便对林硕说:“一会儿去学校吧,我去看看何老师。”
  林硕点了点头,眼看着李沧海吃过饭,赶紧把账结了,又紧走几步去开车。
  季卿见林硕进步飞快,很是欣慰,不由得暗想小卫这个家伙看人还挺准。
  何嘉彧见到李沧海来拜访,很是热情,笑着请他坐下,又吩咐学生给倒了杯水,这才问道:“沧海,有事吗?”
  李沧海把来意说明,虔诚的看着何嘉彧,希望得到她的指点。
  何嘉彧欣慰的点了点头说:“你的纠结也是不无道理的,这个问题在许多大企业都是一个两难的选择,不过既然你问到了,我就说说我的看法吧,我想选择什么样的道路,要看你处在什么样的阶段,一个处在上升期、扩张期的企业,应该把精力放在加速发展上,这个时候的企业,生存下来才是最关键的,而处在平稳发展阶段的企业,则要注意防控风险、提高经济效益等方面,就像一辆在高速上行使的汽车,你刚进去时,要尽快加速,以便跟上节奏,否则你不仅跟不上发展的步伐,甚至会车毁人亡,加速到一定阶段,再猛踩油门就没有意义了,你要考虑油箱里的油还有多少,如何才能安全的走的更远。”

  李沧海听了何嘉彧的分析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原本一团乱麻的思路也逐渐的抽丝剥茧,越发的明朗起来,最后他笑着站起身来伸出手说:“何老师醍醐灌顶、高屋建瓴呀,谢谢您!”
  何嘉彧被李沧海文绉绉的话逗的咯咯直笑,也伸出手和他握了握,说道:“你呀,其实自己心里早就有答案了,我早就看出来了,是不是?”
  李沧海挠了挠头说:“没有没有,确实是何老师的分析给我很大的启发,那什么,中午,一起吃个饭?”
  何嘉彧看了看表,才九点,远没有到吃饭时间,便摆了摆手说:“算了吧,时候还早,你忙你的,改天有时间咱们再约吧。”
  李沧海原本就是客气,见何嘉彧拒绝,正好就坡下驴,笑着说:“好,那改天,我请您。”说完便又伸出手和何嘉彧握了握手,告辞出来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