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,有贼心没贼胆,实在是煎熬》
第446节

作者: 幸福村小狼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李姝媛媚笑着看了李沧海一眼,顺势倒在他怀里。最近一段时间,李姝媛都感觉自己变得风/骚了许多,稍加撩拨便兴奋异常,就像一块吸饱水的海绵。若是在以前,她一定会鄙视自己的,觉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,但是此时,她却觉得这样的女人才是精彩的,老公也好,李沧海也罢,都在她身上乐此不疲,说明她是有魅力的,人呐,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,价值观的变化,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,是非对错,谁又能说得清呢?

  李沧海拉着李姝媛回到卧室,很快便坦诚相待了。
  李姝媛突发奇想,让李沧海坐下,又转身到客厅找两个杯子,倒了一杯凉水一杯热水端回来放到床头柜上。
  李沧海一看便知李姝媛的用意,便再次站立起来,等着她服侍,果然那感觉极为神妙。
  李姝媛笑着问:“感觉好吗?
  李沧海笑着说:“好极了,大有进步啊,跟谁学的?”
  “小卫在网上看的,让我照着学的。”
  李沧海大喜,抬手便将李姝媛掀翻在床上……,完事后,俩人简单冲洗了一下便再次上了床,李沧海刚才释放了激/情,很快便酣然入梦了。
  而李姝媛躺在别人家的床上,总是感觉心里不踏实,翻来覆去的时睡时醒,一直到5点多终于躺不住了,起床把地上的纸巾收拾干净,又弯腰和李沧海说了一声便悄悄的回了家。
  李沧海眼看着时候尚早,翻了个身便又继续睡去,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,睡梦中仿佛听到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,便一下子惊醒了,仔细辨识,果然是有人在门口拿钥匙开门。
  李沧海听到有人开门,瞬间睡意全无,他知道这套房子只有索菲娅有钥匙,虽然他不知道索菲娅为什么突然回家,可一想到李姝媛清早刚刚离开,他还是被吓了一身冷汗,赶紧套上内/裤,环顾了一下卧室,看看有无异样,刚刚出来走到客厅想再检查一下,却见索菲娅已经开门进来了。

  索菲娅本来是回家取点衣服,她以为家里没人,没想到刚进门就看到李沧海穿了条内/裤站在客厅里,先是一惊,随即骂道:“有病啊?吓我一跳!你回家怎么不跟我说一声?”
  李沧海心虚的挠了挠头,笑了笑说:“昨天有事,回来太晚了,怕去你家影响爸妈休息,我就到这边住了。”
  索菲娅哦一声,放下包便直接奔了卧室,这一举动再次下了李沧海一跳,赶紧跟着进了卧室,却见索菲娅直接打开了衣柜去翻东西,这才踏实了一些。
  李沧海笑着问:“找啥呢?”
  索菲娅皱着眉说,我找两件夏天穿的衣服,说完便把衣服一件件翻出来扔到床上,又来回翻拣着。
  李沧海见她没发现什么,便默默的穿好衣服,又去卫生间洗漱,谁知刚刚洗完脸,索菲娅便跟了过来,死死的盯着他看,看的李沧海越发的心虚,尴尬的笑了笑问:“看什么?想我了?”

  “想你妹啊,”索菲娅突然暴怒着骂道:“李沧海,你说,你是不是偷吃了?”
  “我偷吃什么?”李沧海没明白索菲娅为何突然有此一问,虽然吓了一跳,还是装傻着问道。
  索菲娅也不多说,一把拉住李沧海的衣服,扯着他走进卧室,指着床头柜上的两杯水说:“你说你偷吃什么?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两杯水什么意思?”
  看到床头柜上的两个水杯,李沧海一瞬间竟然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,他心里喊了声坏了,又骂自己太疏忽了,怎么会留下这么明显的痕迹。
  索菲娅抬手捶了李沧海一拳问道:“说啊,啥意思?”
  李沧海被索菲娅捶了一拳,反而清醒多了,他突然想起文小文说的,要么把嘴擦干净,要么打死都不要承认,此时此刻,既然嘴巴没擦干净,那就只能狡辩了,毕竟没有捉奸在床,两杯水也不能构成确凿的证据,想到这儿,李沧海故意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问:“两杯水怎么了?啥意思啊?”
  索菲娅指着李沧海鼻子喊道:“行,跟我装是不是?行,你行,”说到这儿,索菲娅掀起被子,在床上仔细的寻找着,希望能找到一丝蛛丝马迹,比如异性的长发,或者精斑之类的东西,可她把被子翻了个遍,也没发现任何异常,只好失望的再一次指着被子喊道:“你自己在家,两杯水,你怎么解释?你说你没偷吃,谁信啊?”

  李沧海见索菲娅没翻到什么,暗自庆幸昨晚和李姝媛玩的还不算太过疯狂,否则真的留下什么蛛丝马迹,就彻底败露了,此刻见她再次回到两个杯子上,心里也踏实了许多,便故作生气的问:“两个杯子就能说明我偷吃了?这是什么理论?昨天我回来倒了杯水,半夜起来上完厕所又想喝水,顺手就从客厅倒了一杯端了进来,这有什么问题吗?怎么我在自己家里还不能用两个杯子喝水了?”
  索菲娅听李沧海说的合情合理,一时语塞,愣在那里,还是不想承认自己多疑,只好一甩手说:“反正你小心点,别让我抓住,”说完收拾了一下衣服,转身走了。
  李沧海偷偷的抹了抹手心里的汗,叫了声好险,又骂自己不长记性,上次苏皖事件后不是下定决心不往家里带女人吗?怎么又意志不坚定让李姝媛过来了,看来这次必须要断了这个念想了,免得再出意外。
  从家里出来时,林硕已经开车等在楼下了,李沧海问他吃没吃早点,得知他吃过了,便让他等会儿,自己先去吃点东西,说完也没坐车,便信步往外溜达。
  林硕笑着说好,便开车跟在李沧海身后出来小区,见他迈步进了一个小店,便停下车在路边等他,没多大一会儿,见他出来,便发动车子问他去哪。
  李沧海一大早被弄的灰头土脸,惊魂未定,哪有心思上班,便吩咐林硕开车到郊区去散散心。
  林硕见老板心情不佳,也不多说,把车子开上外环,便放慢速度,漫无目的地向前开着,直到李沧海轻声嘀咕了一句,回车城吧,这才找了个路口掉头回来,奔车城而来。

  之所以回车城,是李沧海想起了老陈那笔投资的事,上次安排辛迪评估之后,一直没有什么动静,也不知道具体的进展如何,虽说现在辛迪在努力把财权往上收,可现在各子公司都在初创发展阶段,都急需用钱,总公司真正能动用的资金恐怕也不多,若是真的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却拿不出钱来,岂不是让老陈笑话了,所以,李沧海想提前谋划一下,看看到底需要多少资金,实在不行的话,恐怕还得找安若素这个女人了。

  听李沧海说明来意,辛迪欣慰的点了点头,笑着说:“看你整天四处瞎跑,脑子里还真装着事儿,说实话,你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,现在咱们账上真正能动的资金确实不多,虽然老陈那边只能算是个小买卖,可现在公司的运行成本也很大,若是都投到那边,我担心会影响公司的正常运营,一旦资金链断了,那就会形成骨牌效应,后果很严重,所以我建议取消这笔投资。”
  李沧海听辛迪建议取消老陈的投资,摇了摇头说:“那不行,这笔资金是一定要投的,我是答应了人家的。”
  辛迪往前靠了靠,低声问道:“你跟老陈到底什么关系?冒这个险,值得吗?”
  李沧海听辛迪问自己和老陈的关系,心中一动,草木皆兵的以为她听到了什么风声,可转念一想,老陈两口子应该不至于主动跟她暴露那样的关系,便笑了笑说:“哪有什么关系?就是朋友,我觉得这个人信得过,应该没什么问题,至于资金,我来想办法吧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