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异路诡话——老北京司机们的故事》
第9节

作者: 无理数娃娃鱼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日期:2018-09-04 15:36:19
  异路诡话II-2
  无理数娃娃鱼 壹念輪回 
  (无理数娃娃鱼摄于故宫)

  邪地2
  上一篇提到的都是“外地”的邪地。这种地方在我大华夏上下五千年的文明沉淀下,实在数不胜数。我还知道一个,就是三门峡。据说也很邪,但具体怎么个邪法,就没听过具体的故事了。听过当事人讲述经历的邪地,还有就是天子脚下北京皇城了。
  异路鬼话第一季 5里,讲过夜过故宫的故事,据出租车师傅说, 不止一个人在故宫东华门附近,凌晨三四点遭遇鬼打墙。倒也都没有受什么实质性的伤害,多绕那么几圈,有时是打个冷战,有时是神智恍了一下,就发现自己已经出了那个区域了。
  此外还有异路鬼话第一季 4中讲过的中关村西格玛大厦附近,有棵大树,凡中午在此休息的出租车师傅,几乎都做个同一个梦。就是这棵树下,只有这一小片地方,往前点往后点,都梦不见。
  东华门,中关村,这里的邪事儿探根究底,是因为一个是深宫内苑,千年来累积无数恩仇,无论皇室还是奴仆,恐怕死不瞑目怨气难平者,都比比皆是;至于中关村么,那曾经是太监的坟地。有明一代,年老出宫的孤苦太监就寄居在这里,他们生活上依靠富裕大太监的捐赠,平时则给埋葬在这里的太监扫墓上坟,烧香祈福。因明清时期称太监为“中官”,所以这里被叫做“中官坟”。也有一说认为从明朝开始,太监多在此建庙宇和养老的庄园,也因当时人称太监为“中官”,故称此地为“中官村”。总之,就是没有无缘无故的邪。再比如这两个地方,算是邪地里的小众,诡事中的清流了。

  1、东外斜街
  有个出租车师傅,曾对我说起东外斜街的事。我当时蛮不信的。东外斜街不就二环边儿么,寸土寸金,还能邪?那师傅冷笑一声,说,这里可是旧社会穷人的乱葬岗,能不邪?你看现在,那也是树多草多,绿化带后头感觉居民楼怎么那么远呢!半夜里打这过,冷飕飕的。他亲身经历过,凌晨时分经过,有个女的蹲在路边好像在玩手机的样子。看见出租车就伸手招,按说单身女客没啥危险,可是当时这师傅心里就是一阵阵的发毛,冷不丁看地上,那女人也有影子啊,可就是觉得哪里不对。反正师傅就是一脚油门,没停。直到走到春秀路,这师傅才想明白,那女人的影子和她本人,伸的手是相反的!难道是在给他指什么东西吗?总之,那影子算救了他吧。如果身后坐着这样人跟影子相反的东西…

  日期:2018-09-04 15:51:51
  邪地2
  上一篇是1东外斜街,这一篇是2崇文门。
  2、崇文门
  这个地方的邪气我其实早听过。以前有个外号小叔叔的家伙,就住这。老北京的规矩是东富西贵南贫北贱,我记得这人说起过,他芭比是文丨革丨前最后一批大学生,祖籍四川,后进京参加工作;妈咪是山西人,貌似晋商出身,想当年也是占着房子躺着地的主儿。进京后大约是单位安排的吧,就住崇文门。后来再后来,再再后来,崇文门那一片儿拆了迁,盖了大商场,就是新世界。本来挺热闹一地儿,新世界就是不景气,就像大火后的隆福寺,拆迁后的崇文门大概也是走了地气儿了,人气儿就是旺不起来。

  不过人气儿不旺,别的气儿可挺旺。不止一个出租车师傅跟我说起过,那地界儿不干净。怎么个不干净呢,举个栗子吧。
  一个出租车师傅,跟崇文门附近的一条胡同口,拉了一个女客。长头发白裙子,师傅有点发憷,但什么年代了,怎么可能因为这点缘故,不做生意呢,于是就拉上她了。一上车,这女的气喘吁吁。师傅就问怎么了。这女的说,是从一个什么中心出来的,一出来就让一股旋风盯上了,一直追了她两条街,她连跑带骂带吐唾沫,都不管事,到这胡同口那旋风才稍停,她赶紧拦出租车。并对师傅千恩万谢,谢他没拒载巴拉巴拉,到了地方硬是多给了50块钱还。

  这些事,解释不了。不过空穴不来风,以后路过,还是小心点的好!
  日期:2018-09-04 16:35:16
  既然说到故宫了,就想起来现在热播的巴拉拉的清宫剧来,忍不住吐个槽哈
  本是想看看弹幕里能出什么段子,结果…
  我可不敢评论剧好不好,也不敢说人美不美,我只想吐槽这个弹幕,会不会水军雇的多了些?这雇的多了,每个水水的水钱就少了,以至于水得这么白开水,即使是放在水中也觉得太水了吧。没劲。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