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599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“而且最近茅山正宗宣布新任的宗主要任了,而这新任宗主……”
  “什么?有这事?”我听得惊讶。
  “很意外?你们在昆仑呆了一个多月,会发生多少事?况且之前的宗主擎宇已经失踪那么久了,这宗主之位算是空缺了整整二十年了,宣布新任宗主位好处有很多的,而且这件事是前十天宣布的,听说这新任宗主还十分年轻,茅山正宗保密很严格,连我也不知道这新任宗主是谁!”东子道。
  我听得眉头一皱了,虽说东子这么分析不错,但前任宗主擎宇还没确定死亡,有新任宗主任了,我觉得这不太好。
  不过东子说的这新任宗主很年轻?难道是茅山正宗又出了什么天才弟子,还是一直没有现身过?

  虽说这件事跟我个人关系不大,但涉及到术门,这我不得不密切关注一二了。
  毕竟茅山正宗跟我术门之前彻底翻脸了,保不准这新任宗主位之后,还是会和我术门对着干,不得不防啊!
  但这件事跟找前任宗主有什么联系?两个完全不想干的人啊,我心诧异也自然问了一下。
  东子则是继续说道,“虽说这茅山正宗保密很好,但我还是听到了一些小道消息,听说这新任宗主也并非继任无名的,听说是前任宗主擎宇的儿子。”

  “什么?儿子?这擎宇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儿子来了?”
  我听得古怪起来,不过立马想到了当初给苍天道人算卦的时候,他让我算擎宇与他夫人两人的卦,但我意外算出了“第三人”,难道是这位?
  但擎宇儿子出现了,他本人却还在失踪?这有点牵强啊!
  “之前我也不清楚,擎宇我也只见过两次而已,他夫人我是没有见过的,这一方面是擎宇身份原因,是茅山正宗的宗主,算是整个阳间都声明显赫的,他对自己的夫人保护得很好,或许不想让自己夫人成奸人的目标,所以见过他夫人的很少人,甚至我只知道他有夫人,名字我都不太清楚,至于儿子……毕竟夫人都有了,应该也会有吧?”
  东子最后一句话是疑问,似乎他对擎宇突然冒出一个儿子也模凌两可的样子。
  那这样有点可疑之处,不过以这前任宗主儿子之名,子承父业这也说得过去了。
  不过听着东子突然提起这前宗主擎宇,我突然对他有点好起来,便是问,“这擎宇到底是个什么人?”
  东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放下了手的活,示意想跟我好好聊聊,我自然没什么意见,和他走出他的工作室,在大厅里面,他泡了一壶茶,给我倒了一杯,他自己喝了一口后,缓缓说了起来:
  “擎宇这个人在二十多年前的名头挺响亮的,听说那时候有什么高手榜,他能排进前五,他是标准的半九级道术师,他接手茅山正宗的时候,茅山正宗因为一任宗主的失败管理,让茅山正宗人才流逝严重,一度要从三大门派退出来,算是茅山正宗成立以后最差的时候,那时候擎宇接手了,十年不到,茅山正宗重回三大门派之首的位置,也可以换句话说,擎宇拯救了茅山正宗,没有他,估计现在茅山正宗也沦落到三四流了……”

  第五百六十三章新任宗主仪式
  听到东子这么说,我心一动了,擎宇在二十年前能进高手榜这事雨那时候的跟我说了,但有关擎宇将茅山正宗拯救回来这事我可是分毫不知的。
  没想到擎宇还有这种能力,也算是一方骄雄了,我之前还因为苍天道人的原因,用物以类聚来形容他,算是有点尴尬了。
  东子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:
  “擎宇一共掌管茅山正宗二十多年,也是让茅山正宗辉煌了二十多年,压得赶尸一派与苗疆蛊门几头,那时候是绝对的第一宗门,只不过最后三年,也是他失踪之前的前三年,他似乎是在那时候遇到了他夫人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的?你不是没见过吗?”我听得好。
  “因为那三年,他很少露面了,算是心性大变了,应该是他夫人让他心性收敛了不少,所以我觉得是那时候遇到他夫人的。”
  东子说着,缓缓的语气颇为好起来,“我那时候也想见见能让擎宇都改变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样子,毕竟擎宇我见过,可以说有古代项羽的霸气,却有军师张良的睿智,极为少见的一个人,这样的擎宇都能被改变,这个女人绝对也是难得一见的女子,只可惜一直没有见过。”
  我听得神色莫名的触动。
  从唐曼口得知了这茅山正宗宗主失踪,那时候或许我对这个人有一点好了吧,期间断断续续的又听到他,如今又听到了东子讲他的事,还有关他如何爱护夫人的事,反正不管以后有没有机会认识他,我是对他大为改观了,心说实话也想见见这位前任宗主擎宇了!
  “那你对擎宇与他夫人失踪的事知道多少?”我好的问。
  东子摇头,“我知道的应该和你知道得差不多的。其余的不太清楚了……而他那时候找到我,让我打一样兵器,说是要送人的,现在突然听到他有儿子的消息了,我想应该是送给他儿子吧。”东子接着说道。
  “是什么兵器?”我听得好。
  “当时他的要求较复杂,说是要以安全为主的,说用的人没那么快用,他好像有些纠结,似乎不想让用的人用,我想他的本意是想让自己儿子平凡一点,所以我打造的兵器较特别一点,是一种护心镜之类的样子。”东子说道。
  我听得神色一动,颇为诧异的问,“所以你的真实意思不是让我去找擎宇,而是想让我将这件兵器在新任宗主继位的仪式送给新任的宗主?”
  东子深深看了我一眼,点头,“对,你猜测得不错,毕竟他钱已经付过了。”
  这套路玩得我差点翻车了。
  不过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要让我送,我送的话是代表术门了,他知道术门与茅山正宗有很大的矛盾,算是不想让唐曼继续因为这些事操劳下去,所以想让我借这个机会,给茅山正宗服软。
  但我自然不会给茅山正宗服软的,说实话算我现在去给茅山正宗下跪,那幕后人不可能放过我,我低声下气的去,我自己打自己脸?
  所以我看着东子,他干咳了一声,“你不愿意算了。”
  我当然不愿意啊,唐曼知道了不得生气了?
  “那茅山正宗已经发出请柬了,邀请阳间的门派过去,你们术门不去?”东子问。
  我摇头,“当然不去了,我们去做什么?”

  虽说我还是对擎宇突然冒出一个儿子来了,而且现在还要继任他的宗主之位了,这件事让我好,但好是好的事,我管他什么,这茅山正宗只要不继续惹我术门,那么我管他做什么?
  还让我术门给他面子去捧场?
  东子无奈起来,“好吧,这件事你不帮忙也行,那冰针的钱你先付一下吧。”
  我嘴角抽搐,尴尬的问多少钱,他竖起一根手指,“这个数对你术门长老来说不贵吧?”
  “一千万?”我咽了咽口水道。
  东子看了我一眼,“你要给我这么多我也没什么意见的,反正一个数,你自己看着给,我做兵器是不送人的,这个规矩可不能破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