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596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摇晃了一下脑袋,问张强去哪里了,灰雅儿说去打野味去了,因为张强说他感觉昆仑的水已经开始重新来了,干旱了那么久,肯定有很多野兔出来捕食的,正好打两只回来。
  我从地爬了起来,灰雅儿开了一瓶水给我,好的问,“见到张道陵了?”
  我点头将水接了下来,但同时又苦笑,这算不见吧?
  随后我将张道陵给我说的话都给灰雅儿说了一遍,她听得十分好,偶尔问我几句,似乎也想见见张道陵的样子。
  不过当我说道妈可以进第五重天,而且还可能有个一官半职的时候,灰雅儿自然开心了,从她微笑的脸我也看得出来,她也很期待灰沐月能有下凡的一天。
  说实话我也期待,而且是非常期待,想起那时候我妈第一次跟我提成仙的时候,我还想着以后会有一个神仙老妈呢。
  看着她浅浅微笑,我有些愣神。
  我跟灰雅儿说完没多久,张强提着两只野兔回来了,他看我醒过来了,也没多说话,也没问我张道陵对我说了什么。
  他直接坐下来处理他手的野兔,不到十分,他架起火来烤野兔,半个多小时烤好了,闻着香味我的确是饿了,也不客气的与灰雅儿一起吃了起来。
  吃完后,大大喝了一口水,摸着肚子才感觉满足了。
  张强问我还要不要继续在昆仑呆下去,他的意思是还要不要继续找下去,我摇头说没必要了。
  张道陵去找凤凰的时候也没有现身,找我们两个的时候,也同样没有,我怀疑他的真身根本不在这里。
  那么是说,我们在昆仑呆一年也没用,他不在怎么找?现在看来还不是见他的时机。
  张强也没有说话了,我则是沉吟起张道陵对我父母的一些提示起来,他说我错过时机,到底我在哪里错过了?

  算我现在没有资格知道他们在哪里,但是有资格知道她们叫什么名字吧?这些我会自己找到线索知道的!
  稍微休整了一下,我们三个准备下山,反正我跟灰雅儿是跟着张强走,他似乎在这些天已经把昆仑转熟了几分,原本还是需要十多天的路程,他带路,居然刚好十天出来了。
  张道陵重新找了地方将龙珠放了进去,整个昆仑的生机真是我们一路可以看到的,不过让我可惜的是,一路都没有遇到那面具男,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又是什么打算。
  他是重新去找那只凤凰梁优优了?我觉得有可能,梁优优这次重伤的机会可不是随便都能有的,那面具男还舍得赌抓住这次机会?
  如此一想,我只能希望凤凰能躲过这一劫吧,毕竟麒麟还需要她来照料的。
  第五百六十章变化
  从昆仑山出来之后,张强开车,我和灰雅儿坐在后面,灰雅儿眼睛一直注视着前面的后视镜,直到再也看不到昆仑为止。

  她神色不经意的露出一丝哀伤,我见了之后只门口微微叹气,这一路灰雅儿虽说时刻保持着微笑,但我看得出来,她不想离开昆仑,因为她的父亲还在昆仑昏迷不醒着。
  我说要不呆在昆仑,她摇头说她如果呆在昆仑太久了,保不准哪天有什么神仙突然下凡了,那她危险,她父亲也会有危险。
  所以她要远离这里。
  我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。
  昨天我们刚下山的时候,我也一时兴起的着老王给的地址去看看了他,看了看他女儿,去了之后,他女儿已经好了,活蹦乱跳的,而且他们家供奉起了我妈,每天三炷香,算是我妈的第一个家庭信徒。

  当然,也给老王全家看了看相,都还不错,特别是他大难不死的女儿,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老王女儿的福气要来了,他们家会很快有很大的改善。
  跟老王这么一说,他自然高兴无了,非要拉着我们在他们家住一个晚,还好吃好喝的招待了我们一个晚,这让我挺欣慰的。
  好人应该有好报。
  晚的时候,我跟灰雅儿坐在外面,没有去睡,灰雅儿似乎担心她父亲,我则是沉吟了一下说让我算一卦。

  灰雅儿惊喜点头,我自然算不了麒麟,只能算凤凰梁优优,次你这龟卜里面还有她的命气,只能试一试看行不行。
  结果让我诧异,居然可以,也是说凤凰知道我会算她,所以没有对我防备?
  卦像显示不太明了,有点模凌两可的意思,意思是说凤凰有危险,也可能没有。
  卦像都不明显,这也是只有两个可能,第一个,是说面具男已经去找她了,那么涉及到面具男了,所以我算不太清楚。
  这个可能性较大一点,另外一个可能是凤凰残留在我龟卜里面的命气太少了,导致我算不了。

  这凤凰该不会真的被面具男抓住了,然后开膛破肚的取出凤凰胆了吧?
  这让我无奈起来,如实对灰雅儿说了一下,她则是露出担心之色来,我安慰了她几句,她才好几分。
  今天早刚出来的,现在已经是下午了,张强也没有休息的意思,一直开。
  一路我们三个偶尔聊聊天,听听张强说说这个阳间一些闻异事,算是大开眼界的同时,时间也过得很快。
  张强倒没有表露出什么这次没有见到张道陵的失望之色,反倒更加坚决了。
 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,终于到了我们那边了,张强本来想着直接开车送我们回去的,不过半路灰雅儿接到了一个电话,她挂掉电话后说去最近长江的地方。
  张强自然点头,也是先回他停船的地方了。
  我则是好问怎么了,灰雅儿微笑的说,“柳阿姨不是和妈有约定吗?现在妈成仙了,这约定自然得由我去完成了。”
  我听得诧异,我知道柳婆子那时候一直想让妈帮忙,我也猜测跟长江的河神龙宇扬有关,现在想来,也只有这个可能了。
  随后灰雅儿说,她跟妈一起过来昆仑的时候,已经去长江见过一次柳婆子了,也去山西见了一次灰狼仙,我妈算是把交待的事情都处理好了以后,才过来昆仑的。
  不过这柳婆子也是够心急的,次重伤了才过去两个月的样子,这迫不及待的要出来去找龙宇扬了。
  这点我佩服她了,不都说女追男隔层纸吗?
  这龙宇扬也是性格高傲啊。
  很快到了张强停船的地方,因为是晚了,我们远远你看到了张强捞尸船一身淡青色长裙的柳婆子正站在船头,她脚下,那只母鸡似乎还说些什么,看样子她们两个女人还在聊天的样子。
  那只母鸡听到了汽车的声音,迫不及待的从船飞了下来,等我们下车之后,扑进张强怀里,那亲热的样子,让我看了都有点无语。
  一个多月没看到张强了,这只母鸡快疯了。

  我跟灰雅儿互望了一眼,她噗呲一笑,似乎也被这母鸡的主动逗乐了。
  张强抱着母鸡,我们三个走下去,然后跳了捞尸船,柳婆子张开手,灰雅儿走过去搂住了她,算是柳婆子给灰雅儿一个安慰。
  而我这么近距离的看柳婆子,她脸色还是有点苍白,显然之前的重伤还是没有痊愈,我感觉应该只恢复了五六层的样子,她也真是一个急性子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