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561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沉默下来,随后问尹芳天展是从什么方向离开的,尹芳指了一个方向,张强目光闪动了几下说天展去赶尸一派了。
  这是已经跟左天佑谈妥了?
  几个人沉默了一下,这突然看到天展,又发现他跟左天佑在谈生意,这是让我很意外的,现在天展已经跟左天佑去赶尸一派了,我们怎么办?
  追?还是回去睡觉?
  安静了一会,张强说他要回去了,我看着他,灰雅儿说,“前辈你好像又在说谎。”
  张强一脸无奈起来,“好吧,我去赶尸一派看看,我想知道天展到底去找左天佑买谁的尸身,但你们别去了,左天佑听觉异常厉害,你们去他会发现的,我知道了,会给你打电话的。”
 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,张强的身份去监控人,以他的特殊手段自然没什么问题,毕竟他是做这个的。

  我们去的确不太合适。
  他说完这话,抱着他的母鸡走了,不过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追去后,将自己背包里面的一把金色圆刀拿了出来,他看了之后一眼认了出来,当即惊讶起来,“这是那,陈九刀的?”
  我点头,然后对他说了一下如何发现这把金色圆刀的事,他听了之后目光闪动起来,他将我手的圆刀接了下来,仔细的翻看了几下道,“没错,我遇到的那个人用的是这把圆刀兵器,但你说在后山山洞里面发现的?他把自己的武器给丢了?”
 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,只能沉吟了一下问,“嗯,你当时在第二次,也是二十年前,发现他在我们那块地方停留几天的时候,他身体怎么样?”
  “什么意思?你是说他死了?”张强一愣,随机目光闪动起来。
  我点头,我是这么怀疑的,毕竟一个用刀的,把自己一直用的武器都给丟了,这除了死了,还有金盆洗手之外,还有什么可能?一不小心?一般人会,那么谨慎的陈九刀怎么会?
  张强想了想道,“第二次见他的时候,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其他的异常,我隔得很远,不能太靠近他,反正感觉他身体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  他这么说,我纠结起来,陈九刀,你到底死没死?
  迷一样的陈九刀,我到底离你还有多远?
  张强看我没说话了,于是道,“他那种实力,我都完全不是对手,他死,应该不太可能,我想应该是他不要这把刀了。”
  我v听得苦笑,我跟他的想法到底谁的对?
  张强将金色圆刀递给我,然后简单的说了几句离开去追天展了。
  看着张强离开,我叹了口气,回到了尹芳车,现在已经是凌晨了,看着车里面熟睡的尹正,我神色复杂,有时候人单纯一点多好?
  尹芳开车带我们会她住的地方,到了地方以后,尹芳抱着她弟弟楼,我则是去我次睡过的房间,灰雅儿则是跟尹芳一起去睡。

  我躺在床,因为尹芳房间在隔壁,
  我听到了她们两个轻笑的声音,似乎在说什么女人的悄悄话,我也没听清她们说的是什么,反正灰雅儿开心了,我放心了。
  一夜这么过去了,一早的时候,张强也没有打电话过来,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到天展买的是谁的尸身,看来事情可能出了一点问题。
  不然一个晚对张强来说应该足够了。

  早起床之后,我听到了灰雅儿与阴丹在屋子厨房里面忙活着做早餐。
  趁着空闲的时间,我给雨打了一个电话,问她什么情况了,她无奈的说还没什么头绪,让我不要急,我只能点头说好。
  挂断电话,她们已经把早餐做好了,我们正吃着早餐,却突然发现了有人在敲门,不,不是敲门,而且在啄门,有种啄木鸟啄木头的声音。
  起先我们几个都没在意,但这声音一直在响,不过越来越小,但还是在响,我心诧异起身去开门,尹芳与灰雅儿也好的看了过来,我把门一打开,便是愣住了。
  只见门口有一只奄奄一息的母鸡,她两只爪子已经血肉模糊了,好像走了很久的路一样,趴在地,它很疲惫,眼睛也无力至极,但正对我吱吱叫着,声音里面充满了着急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急忙将它抱了起来!

  它双脚血肉模糊,说明它跑了很长的路,那么只有一个可能,那是张强出事了!
  第五百二十七章秒杀
  我将张强的母鸡抱进来以后,灰雅儿与尹芳都愣住了,这母鸡还不想让我抱,一阵轻微挣扎的想让灰雅儿抱它,我也是无语。
  灰雅儿诧异走过来,将母鸡抱进自己怀里,这母鸡脑袋在灰雅儿怀里蹭了蹭,便是叽叽喳喳的对着灰雅儿说了起来。

  它说什么我跟尹芳自然听不懂,但它突然这么出现在我们这里了,这明显是张强出事了。
  这只母鸡也不是一无是处,认定了张强,倒是挺护主的,也不知道它跑了多远,脚掌都磨破了。
  我跟尹芳互望了一眼,静静的看着灰雅儿的反应,灰雅儿听了之后立马眉头微皱了。
  一只手还抱着它,另外一只手则是将桌子的小米粥递到它面前,看到母鸡无力的吃了起来,灰雅儿才说道,“她说,张强……”
  吱吱,灰雅儿还没怎么说,这只母鸡不乐意的抬头对灰雅儿叫了一声,灰雅儿也一脸无语,干咳了一声继续说,“她说,她的亲爱的强哥,跟着别人没多久,突然遇袭了,现在在高速路的一个地方,死了!”
  “死了?”
  我吓了一跳,张强怎么会死?
  尹芳也脸色一变了。
  “她是这么说的,反正她看到张强一动不动了,所以她跑过来找我们。”灰雅儿接着说道。

  我听了以后立马说去找张强,不能让他在高速路边,那太危险了。
  我这么一说,灰雅儿与尹芳都点头,尹芳对去她弟弟房间说了一下后,跟着我们下楼了。
  当然,车之后,尹芳一脚油门朝那个地方而去。
  而那只母鸡太会撒娇了,一直搂着灰雅儿不放,搞得灰雅儿衣服是很多她的血迹,灰雅儿也没办法,只能一边抱着她,另外一只手还要给她一口一口的喂食,我看得也是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这让这只母鸡成精化形了,那还得了?
  而且这母鸡居然能找到我们,她的灵智真心很高了,也不知道她到底用的什么办法,看来她跟着张强这段时间也没白跟。
  尹芳开车速度很快,了高速路不远,我老远的看到了应急车道停着张强的车,这停了一个大晚,现场自然已经有交警在了,尹芳急忙过去,她下车跟这几名交警说了几句,这几名交警也没多说什么,开车离去了。
  我跟灰雅儿也下车,灰雅儿怀的母鸡指着方向,我们三个急忙跑下了高速路,在一片杂草里面跑了大概两三公里,看到了张强躺孤零零的趟在了草丛里面。
  我心一疙瘩的走过去,看到张强闭着眼睛,脸一片死灰,脖子赫然有一条被什么利器一割而断的伤口,很深很深,只差一点,张强要尸首分离了。
  这样子要是一般人肯定救不了了,但张强身为天庭使者,这死算死了,但会马以下一世的身份活过来。

  但是不知道这个过程要多久,我看着张强脖子的伤口,这应该不是天展做的吧?他跟张强关系也不错,没必要为了这事而灭口啊!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