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村里闹鬼,爷爷让我认一个道士墓做师父》
第22节

作者: 挑粪的太爷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娘见柳承都有些着急,知道事情不简单,不敢有半点隐瞒,连忙说道,“刚才孙清他大爷爷路过家门口,说是点烟的火没了,要找我借火,我本来想给他拿个打火机,但他瞧见了丢在外面的那鞋子,说那鞋子上面就有火,不听我劝愣是把那鞋子给捡走了。”
  日期:2018-09-20 09:35:45
  柳承苦笑了声,“有你小子受的了,你眉心这把火要是不重新燃起来的话,阳气不足,找上你的就不止是孤魂野鬼了。”
  我不太懂这些,孤魂野鬼已经是最恐怖的东西了,但柳承的话里,似乎还有更恐怖的东西会找上,就问柳承,“那还会有谁找上我?”

  柳承四处看了眼,瞧见了我家养的鸡,就指了下正在屋子旁边草堆游荡的那群鸡说道,“你去把那只公鸡抱过来,我再跟你说。”
  我额了声,农村养的猪、鸡、猫、羊最怕的就是人,除了猫是生性警惕外,猪、鸡、羊都清楚,它们要是长大了就得成为人的腹中餐,所以平日见了人就跑,我哪儿能追得上那公鸡,就说道,“我追不上它。”
  柳承却呵呵一笑,“你去吧,它不会跑的。”
  我听罢半信半疑朝那草垛走去,尽量轻手轻脚避免吓到它们,不然还得围着屋子到处撵它,等我到了草垛正要下手的时候,那群鸡也看见了我,本以为它们会逃跑,但它们都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竟然若无其事地继续在草垛旁边刨着。
  我当时心里想的是,可能这群鸡也见多了妖魔鬼怪,现在根本不怕活人了,这样正好,免得我一会儿受累,于是大摇大摆走了出去,正要伸手去捉那只公鸡时,那公鸡却突然跳了起来,对准我的手就啄了过来。
  日期:2018-09-20 11:06:00

  我惊了一大跳,这公鸡还是第一次啄人,缩回手退了几步又要继续尝试着捉它,但那公鸡竟然半步都不退,还大摇大摆朝我走了过来,脖子上的毛都竖了起来,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模样。
  我再伸手过去,它却再跳了起来,对准我的脸就啄了过来,我第一次见这么生猛的公鸡,吓得我转头就跑,那公鸡见我逃跑,竟然还穷追不舍,眼见着就要追上我了,我连忙朝柳承那里跑去,并大喊,“师父快救我。”
  说着跑到了柳承身后躲着,那公鸡却丝毫不惧,依旧怒发冲冠要过来啄我,正到我面前,柳承开口说了句,“你再厉害也只是家禽,他再弱也是我徒弟,滚。”
  那公鸡好似听懂了柳承说的话,脖子上的毛马上耷拉了下去,再盯了我几眼,又看了看柳承,掉头跑了。
  我和娘都愣了,娘走到柳承旁边问道,“公鸡怎么可能会撵着人啄,柳师傅,这到底是咋回事嘛?”
  柳承说道,“这世上的东西都分三六九等,一等神,二等人,三等鬼,四等兽,五等禽,六等鳞,七等昆,八等木,九等石,禽高于草木虫蚁,所以以草木虫蚁为食。孙清盯上三花丢了一花,现在非人非鬼,不在这九等之中,所以才会它们当成下等物种,在它们眼里,孙清跟它们口中吃的草木虫蚁并没有区别。”
  柳承这么说我才听懂了,合着那公鸡是把我当成食物了,所以才撵着我不放,但如果这么说的话,岂不是说,这农村的猪狗牛羊都可以欺负我了?
  想着拉扯了下柳承,说道,“师父,我该怎么办?”
  现在柳承在我眼里无所不能,他肯定会有办法的,下意识向他求救。
  日期:2018-09-20 12:36:15

  柳承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,“得搞清楚是谁借走了你的火,到时候找他要回来就是了。”
  我说道,“可是那鞋子都被大爷爷捡走了呀。”
  柳承讳莫如深一笑说道,“用鞋子砸你的那个才是借走你火的人,你大爷爷只是把火捡走了,你大爷爷已经走了,想从你大爷爷那里要回火种不太现实,既然那个朝你丢鞋子的人敢借你的火,那我也可以找他借一把火。”
  柳承这意思很明显,有人灭了我一团火,他要去把那个人的火给抢一把过来给我。
  柳承说完再看着李老头屋子的方向,说道,“跟我去李老头家里看看。”
  那鞋子原本在李老头家里,最有嫌疑的就是他,自然第一个怀疑他,我恩了声,立马又跟着柳承朝李老头家里去。
  李老头儿子外出打工,自己一个人孤身在家,所以养了一条小黄狗作伴,小黄狗胆子忒小,每次见了人也不吠也不闹,见了人就躲,但我和柳承到李老头屋旁的时候,他家那胆小的小黄狗,这会儿跟吃了豹子胆一样,直接朝我走了过来,走到我面前才开始龇牙咧嘴,却被柳承弯腰一把提了起来,看着这小黄狗笑了笑说道,“他可不是你的口粮。”
  说完又把小黄狗给放了,小黄狗这才慌忙跑到了小角落呆着。

  果真如柳承所说,现在不管是谁都可以欺负我了,不止是公鸡,连着胆小的狗也敢来咬我,只感觉憋屈得很,嘀咕了声说,“我现在可是山神爷。”
  柳承却说道,“拿了山神印不等于就成了山神爷,想当山神爷,你还早着呢。”
  我和柳承说着走到了李老头家门口,去的时候见李老头正坐在屋子里抽闷烟,他抬头看见了我们,忙站起身来笑脸相迎,“柳师傅你咋来了?我正准备去找你呢。”
  我和柳承进了屋,李老头又是端茶又是送水,忙活了好一会儿柳承才直接问道,“您之前捡到的那只鞋子还在吗?”
  说起那鞋子,李老头稍愣了下,然后满脸惶恐说道,“我找你就是为了这事儿,以前那个女山神回来了,今早上找上了我,让我把鞋子还给她,我吓得不行,就把鞋子还给了她,我看见她拿着鞋子朝孙清家去了,柳师傅你可得小心点呐,当初我们没给她饭吃,这次回来怕是没安什么好心。”。
  日期:2018-09-21 09:42:15
  以前那个山神在几十年前就不见了,这么多年没出现,现在却突然出现了,我听着玄乎得很,倒是柳承饶有兴趣问道,“她有跟你说什么吗?”
  李老头摇摇头说道,“就找我要回了她之前的鞋子,然后就走了,她找上你们了吗?”
  柳承恩了声,然后把我被鞋子砸中眉心,被借走一把火的事情全都讲给李老头听了,李老头听后满脸茫然,好一会儿后才说道,“当初村里人都没给她饭吃,她咋偏偏就找上了孙家呢?莫不是记恨孙文景当初推过她的山神庙?”李老头说完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,“要说推山神庙,当初我也去推了,她都找上门来了,却没跟我提这事儿,难不成是孙文景拿了她的什么东西?”
  李老头都说得这么明显了,我一下就能想到山神印,山神印原本是山神的,最后却不明不白落到了我爷爷的手中,如果山神不是来报复当初推倒她山神庙的事儿的,那肯定就是因为爷爷拿了山神印。
  李老头说话的时候,柳承一直盯着李老头的脸,不言语,脸上也没表情。
  李老头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之后才发现柳承一直在盯着他看,眨巴眨巴眼当即就说道,“柳师傅,你一直盯着我看做啥呀,难不成你怀疑是我朝孙清丢的鞋子?我行得端坐得正,柳师傅你可不能冤枉好人。”

  柳承这才淡淡一笑,说道,“不好意思,刚才在想事情,我有个问题想问您,关于那山神进村讨饭的事情,我也问过孙清他爷爷,但是跟你说的却有点出入,他爷爷说的是那山神抱着的是一个已经死掉的女娃,而您说的却是一个快要饿死的女娃娃,您确定那个女娃还是活着的吗?”
  听了柳承的问题,李老头沉默了,低着头吧嗒吧嗒抽起了烟,呼出几口烟雾后才说道,“是死的。”
  日期:2018-09-21 11:12:30
  柳承又问,“那您之前为什么说那女娃还活着?”

  李老头再次沉默了,好一会儿后才说道,“当初山神抱着那个女娃娃来的时候确实是死的,来找人要活人饭,我那会儿也看见了,那女娃娃确实已经断了气,可是后来我又不相信那女娃娃死了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柳承追问。
  李老头缓缓说道,“这件事儿我没跟任何人说过,因为说出来没人会信,既然柳师傅你问起来了,那我就跟你讲了吧。虽然当初明面上没有人愿意给那个女娃娃吃活人饭,但是我觉得,孙清他爷爷肯定答应了山神,给那女娃娃喂了活人饭。有这么桩事儿,那个时候孙清他奶奶还活着,我跟孙文景关系也还可以,时常到他家跟他扯淡聊天,有天晚上我闲着无事又跑到了孙文景屋里,跟他聊了会儿也不知咋就瞌睡来了,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,听见孙文景家里有娃娃的哭声,我当时还纳闷儿,心说他家最近也没生娃娃,哪儿来的娃娃哭?就爬起来看了眼,然后我就瞧见孙文景抱着个东西出了门。”

  我和柳承默默听着,李老头又低头吧嗒抽了几口烟,然后继续说道,“我一路跟着孙文景去,看见他真的抱了个女娃娃,一直朝着邻近几个村子去了,专门挑那些孤女寡妇的家敲门,他去做啥呢,去找那些孤女寡妇讨奶水去了,那些孤女寡妇男人都没有,哪儿来的奶水?但是孙文景硬说要试一下,那些孤女寡妇也不忍心看着他抱着的那女娃娃饿死,就挨个试了下,这家不行就换下一家,附近几个村子跑遍了,最后到了陈莹莹她娘的门口。

  日期:2018-09-21 12:42:45
  那会儿陈莹莹她娘也是个寡妇,但也还试了试,孙文景抱着的那个女娃娃只嘬了一口,突然就不见了,吓得陈莹莹她娘当即关了门。”
  “然后呢?”我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,等不及问道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