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524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“对我有兴趣?”我问。
  马福点头,“李道友年纪轻轻有此等实力,以前阳间倒没说过李道友这号人物的,不过老朽刚才还没想起来,现在突然想起来最近似乎有一个年轻人突然有些名气起来了,老朽也是听一些老友说的,我那些老友说这年轻人以一人之力顶替了三人,一身算命之术颇为精妙,李道友应该知道老朽我说的是谁吧?”
  他说到这里,便是似笑非笑起来。
  我摸了摸鼻子,“这么说在你眼里,我那单生意更值钱?”
  马福摇头道,“这不是钱不钱的事,这次走了刘家那单生意没什么,大不了在别的地方赚回来是了,而你,老朽还是更加感兴趣的。”

  我笑了笑,“我看马道友感兴趣的不是我,而是我所在术门吧。”
  马福淡淡一笑,一副不可置否的样子。
  我见此,脸的笑容缓缓消失了,“术门的主意你也敢打?”
  “李道友说错了,不是老朽敢打,而是你自己送门的,老朽只是顺水推舟你成全你而已!再说了,术门在我马家面前,一流组织算不,只能算是让老朽有点兴趣的组织而已。”
  马福声音也缓缓变化了,随即道,“好了,开始吧!时间最好是不要太久哦!”
  他说完这话,便是悠悠的喝起茶来。
  我盯着昏迷的主管沉默起来,事情的确是跟马福说的一样,这主管作为这气运的载体,他晕了,也是没用了,相当于河没有了连接的桥,也可以说,那这单生意好像没有了接头人了,那怎么成?

  我坑他,他同时也反坑了我,果然不愧是六级算命师,一出招是死招。
  我妈担心的看着我,她欲言又止的样子,似乎有点后悔刚才说的话了,不过她目光缓缓清冷下来,我想她不想理刚才的诺言了,想带我直接走。
  而马福似乎等得不耐烦了,眉梢一挑的看着我道,“怎么样了,李道友你这已经浪费半个多小时了,一声不吭的,实在是没办法认输算了,老朽又不会把李道友怎么样,毕竟李道友也是一个人才,反倒跟了我马家,你呆在术门好多了,你想要什么,我马家给你是了。”
  我懒得听下去了,突然轻笑了一声,对我妈说,“妈,帮我一个忙。”
  “好,儿子你说。”我妈立马站了起来。
  我凑在我妈耳边说了了一句,我妈神色微变,一脸诧异起来,“这样说可以了?”
  “对,这样说可以了。”我笑着点头。
  我妈沉吟了一下点头,“好,一个小时的时间妈会找到地方的,儿子你小心一点。”

  我妈说着快速的走了下去,我则是重新坐了下来,一脸平静的看着马福。
  他眉头一皱,“你还想拖延时间?这载体都没有了,也是说他的财运暂时闭合了,这生意已经不可能回来了,还需要我再跟你说一遍?”
  我看着他道,“这主管作为载体的确是没有了,这点你说的不错……”
  马福神色冷淡下来,直接打断我的话道,“那你既然已经知道这一点了,还想做什么?内行人不说外行话,更何况老朽你的境界高!”

  他说道这里,话锋一转的冷笑起来,“而且,这赌约你以为老朽来之前没想到?没有算到?实话告诉你吧,老朽来之前给他算了一卦了,他有一个小劫,也是老朽给他吃一粒迷药的劫,现在也是完全按照老朽所算在进行着……”
  “是吗?”我神色不变。
  马福冷笑接着道,“说实话,你年纪太轻了,不懂得隐忍,你要知道,你实力是不错,但你跟我之间有一道你无法逾越的鸿沟,那是境界!如果不是看在你掌管着术门,以你的境界,说实话老朽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,老朽现在给你这个面子,你要抓住才行!不然等下去你只会更加难看而已。”
  我摇头,“你境界是我高这没错,这赌局的载体没了也不错,但万事都没有绝对,这不需要我告诉你吧?而且,你还忽略了一个问题。”
  说道这里,我轻笑起来。
  马福眉头一皱,“你说,老朽倒要听听你能在老朽眼下隐藏什么!”
  “呵呵,是这个!”
  我看着他的目光微微一凝,体内气狂涌到了双目,当即一缕精光浮现而出,马福与我对视之后,立马露出惊色,他目光下意识的闪躲,但立马惊怒起来,他眼也是浮现出一抹气流,神色冰冷的与我对视起来。
  我这样看着他,一秒,两秒,三秒……
  马福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眼睛似乎因为灼痛而不断的闭眼睛,最后他压根不敢与我对视了。
 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压住脸的愤怒与惊骇,盯着我道,“你,你绝对不是四级算命师!你到底是谁?”
  “我是谁你不是已经知道了?”
  我看着他道,“至于我的具体境界嘛,你自己看着办好了,说你差很多,我也没有什么意见的。”
  马福脸色阴沉起来。
  我看着他接着说道,“还有,这是你忽略的第一件事,第二件事则是,既然没了这主管这条搭线,那我自己找一条行了,而且你没有想到这个刘家的人,我认识,我还能叫他们过来!……更重要的是,他现在已经来了!”
  说道这里,我看向了楼下,而马福也下意识目光一转的看了下去,瞬间,他嘴角狠狠的抽搐起来。
  楼下停着两辆车,一辆是我妈的,而另外一辆则是刚才在这条街出现过的豪车,正是那刘老爷孙子的车。
  我妈下车后,对我微笑挥手,我笑了笑。
  而那刘家青年下车后抬头看了我一眼,露出一丝微笑,然后跟着我妈一起来了。
  楼下脚步声传了来,马福脸色铁青了,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神色恢复了正常,看着我道,“看来老朽是真的小看你了,也看错你了!”
  我平静的看着他,“看不看错是一回事,不过我还是要给你提一个醒,我术门的主意你想打也可以,但我会陪你玩下去的,是不知道你们马家耗不耗得起了!”
  我这么一说,他脸色立马又难看下来,“你这是威胁老朽?”
  “威胁?谈不吧,套用你一句话,是你自己送过来让我威胁的!你自己不送,那我干嘛要威胁你?毕竟井水不犯河水的!你硬要犯,那我只能奉陪了!”我看着他道。
  马福轻哼了一声,翻手拿出一粒药丸出来,塞进了这主管嘴里,很快这主管眼皮跳动后,面露迷茫的睁开了眼睛,便是猛然惊醒的站了起来。
  他有些愤怒的盯着马福,想说着什么,马福脸色一沉,“刘家少爷已经来了,他的生意你继续做主!成不了,当心老朽开了你!”

  这主管听了这话后,立马露出惊喜的神色,忙着点头,我看了他的命宫一眼,光亮到几乎要亮瞎我,他今天的财运被突然激发了。
  很快,刘家青年与我妈走了来,他还带了一名女人,我下意识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,应该是他的秘书,而且还兼其他关系。
  我妈首先朝我走过来,她之前脸的担忧之色已经没了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