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叔,我掐指一算,嘿嘿,你命中缺我》
第289节

作者: 京京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到人和鬼都吃饱之后,苏可可正襟危坐,表情严肃,非常有小大师风范。“
  李女士,我想问一句,现在的你还是坚持要杀高先生吗?”
  旁边的高岩听到这话,身子一僵,先前的欣喜转淡,他看向身侧的女鬼,喉咙卡了卡,声音沙哑地道:“李老师,我之前对你说的话都是认真的,我的命你想拿就拿去。是我对不起你,虽然我这条命已经弥补不了什么,但如果能让你消除一些怨恨,就算值得了。”李
  英露深深看他,她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学生,现在眼角已经有了细纹,而那眼里,是毫不作假的愧疚和赎罪。她
  突然一笑,道:“能给我说一下当年的事情吗,详细的来龙去脉,我想亲口听你说。我记得,你是个不会撒谎的好学生。所以,你不会骗我。对吧?”高
  岩重重点头,他张了张嘴,用沙哑的嗓音道:“当年,我是你的语文课代表,所以我们接触的机会比别人多,我们曾经一起分享诗集,互相探讨哲学知识。你很喜欢我在哲学上的一些见解,经常夸我。你还开玩笑说,我是你的小知己。”
  “是么。”李英露微微一笑,“我有些记不清了。”
  这些年,除了蚀骨的仇恨,她什么都忘了。
  原来,曾经的她也会开玩笑,也有这么轻松惬意的时候。
  高岩偷偷看她一眼,见她的表情并没有露出任何嫌恶,才收回目光,愧疚地低垂下了头,继续道:“时间一长,我越来越崇拜你,慢慢就滋生出了……不正常的感情,但是我从来不敢肖想什么,我知道这种感情是畸形的,不正常的,但我又实在控制不住,所以就将我所有的感受写进了日记本里。”李

  英露的表情没有变化,似乎在认真听他讲,又似乎在回忆多年前的旧事。高
  岩继续道:“田霄他一直不喜欢我,我惹不起他,所以跟他井水不犯河水。可
  是有一次,日记本被我忘在了教室,他偷看了我的日记本。”说
  到这儿,他神情愈发羞愧难堪,“然后,他知道了我的心思。自那以后我日日担惊受怕,害怕从你眼里看到的不再是赏识和喜欢,而是厌恶。田

  霄用这件事要挟我,他想要什么,我就给他什么,他想当语文课代表,我就辞去了语文课代表的职务,他想我考试考不过他,自那以后我就时不时发挥失常,我以为这样就够了,我真的没想到他会——”他
  以手遮脸,挡住了脸上悔恨不已的表情,“我步步退让,以为他就满意了,可我竟不知道他是这样一个畜生,对你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!
  从我那不堪的心思被他发现后,我就时刻活在恐慌之中,我怕大家知道这件事,以前喜欢我的老师全都会用厌恶的眼神看我,周围的同学也全部疏离我,于是我越来越不敢关注你。
  那个时候要是不那么胆小怕事,我一定能发现你的异常,阻止田霄那个畜生。后来你辞职离开,田霄当着我的面用下流的言语诋毁你,他说……”“
  我宁愿相信那是他为了刺激我编造的谎言,可我了解他,他不是在说谎。我把他揍了一顿,但是已经没用了,后来我想去找你,却听说你辞职后离开了江城市,我问过你的父母,他们也不知道你去了什么地方。”高
  岩说着,声音已经变得哽咽,“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给你带来这样的伤害。如果我知道……”可
  是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  二十年过去了,当初的那一幕宛如挥之不去的影像,时刻在他脑中出现,还有田霄那得意猖狂的表情。
  “高岩,你个傻帽还不知道吧,在你心底圣洁无比的李老师早就是我的人了,你是没有看到她那个时候的样子,就像……”后面的话不堪入目,每个日夜都折磨着高岩。
  高岩一点儿不后悔当初自己发疯似的狠狠揍了他那一顿,就算真把他眼睛打瞎了,也是那畜生活该。
  那畜生不知悔改,还捂着流血的眼角大笑,“你就是个懦夫,你不敢做的事情老子做了,哈哈哈……”“
  再后来,我听到你的消息已经是上了大学之后,你死了,抑郁自杀,我知道你一定是因为当年那件事留下了心理阴影。而这一切的起因在我,所以我该死。你要杀我,我毫无怨言。”李
  英露听完这些,表情微微有变,但仍旧平静。
  苏可可不解地皱了皱眉,见他好像不打算说别的了,忍不住插话道:“高先生,你怎么不说别的?
  为此,你失去了保送高一中的名额,恰如了那田霄的意,最后那保送名额落到了他身上,不仅如此,你还因为田家的欺压,家中赔偿了巨额医药费,你的父母为了你四处奔走借钱,你生活艰苦的时候一天只吃一顿,一顿就吃一个馒头。”高
  岩微微一愣,不自在地双手交握又松开,“这些都是我自己的事情,跟李老师的事情无关。”他
  没想到对方对他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,连他最窘迫的一面都查到了。苏
  可可却摇头,“我们修道之人最讲究因果循环,欠了债,就必须还。你的日记本固然是一切事情的开端,但这个债你已经还了。原本你应该会有一个更好的人生。”
  说到这儿,她看向一言不发的李英露,这次没有再称呼对方李女士,“李老师应该知道吧,高先生知道你去世之后,每年都会去你坟前扫墓,不仅如此,他每年都会偷偷给你家里的父母打钱。

  你自己想想,他的错到底有多大?是不该因为少年时期的懵懂而生出无法自控的不伦情感,还是不该让自己被一个内心阴暗歹毒的同学盯上?你以为他是你的债,但你何尝又不是她的债。”李
  英露抬头看向苏可可,良久,忽地露出一抹真挚的浅笑,“小师父,谢谢你。还有——”她
  偏头看向身边的男人,低叹一声,“对不起啊高岩,你是个好人。”
  高岩受宠若惊,连忙摇头,“我不是,我真的不是,如果不是我,你就不会——”“

  好了。”李英露打断他,淡笑道:“我不是真的怨恨你,只不过被田霄给骗了而已。”“
  田霄临死前编了个故事,说你在日记本里用言语亵渎我,他会对我动心思也是因为跟你打了赌,还说给我下迷药拿**威胁我的主意也是你出的。我当然没有全信,只是心里到底也存了几分怒气,有时候手上鲜血沾多了,就变得不那么理智。”她
  对高岩露出一丝歉意,“你不该死,你应该好好地活着。高
  岩啊,你今年三十六了,不小了,你以为自己还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?我不怪你了,以后找个喜欢你的女人成亲生子吧,我看我今天附身的那个张小姐就不错……”
  高岩听着听着,突然双手掩面,不一会儿喉咙便发出了哽咽的声音,眼泪决堤一般从指缝里泄露出来。“
  别哭了,这么大的人了,怎么跟个孩子似的。”高
  岩嗓音沙哑地唤她,“李老师……”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