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508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看了一下时间,刚好七点多一点,以为前天几天要很久才见到唐曼,没想到隔了一天又见了,而且还见得这么尴尬,我也是无语了。
  干咳了一声问她吃早饭没有,她点头说下来的时候拿了一块面饼吃,边吃边走一下来的。
  我问她以后怎么对这条龙脉,唐曼说留着好了,我怎么听她的意思,这龙脉真的还有其他用处的样子?
  我也没好去问,只能硬着头皮说,“那我回去了,我还要……”
  “嗯,我知道你还有其他的事。”唐曼点头。
  “那我走了。”我道。
  她嗯了一声。

  我看了张强一眼,张强耸了耸肩,率先的朝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  看她还有些好的看着那个洞,我犹豫了一下说了让唐宗明离开术门的事跟她说了一下,唐曼听了之后微微一愣,随后道,“你怎么知道我要让他走了?”
  “呃,误打误撞的。”我尴尬道。
  “误打误撞?好吧,唐宗明已经被这那只东西控制了一部分心神,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,不过这我已经知道了,只是他在术门也算是忠心耿耿,所以我才没开口让他走,但他现在这种状态的确不太适合呆在术门了。”唐曼道。

  我听得惊讶,原来唐曼已经早注意到这一点了,她对整个术门的一切真心是尽在掌握之了。
  唐曼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,“如果你真的要去曹操的陵墓了,唐宗明这个人到时候能救救一把。”
  我一愣,随即点头,
  “嗯,我估计唐宗明要来了,你还不回去?”我问。
  “嗯,那我也回去了。”唐曼点头。
  唐曼说着也转身,迈动脚步往回走,跟我下山的路有点一样,我走在了她身边,问她以前将术门总部建造在这里的时候,难道没发现这下面有真龙脉?
  她想了想摇头,“这个地方是薛老选择的,他说这里不错,至于有没有龙脉我不知道,他也没说,正好那时候买下来也便宜,所以我选择这里了。”
  我听得诧异了,“这薛老还会看风水?”
  “会一点吧,好像懂得不多,他也没跟我多说。”唐曼道。
  这么听唐曼一说,我觉得这薛老也是一个人了,把唐曼训练成这么高的境界,自身也是武者,居然还对风水也略知一二,这算是多面开花了,不过死得可惜了一点。
  接下来我也简单的问了一下唐曼对龙脉的了解,果然听她一说,我觉得她对龙脉的理解我深多了。
  她说着说着我也好的跟她说了一下与溥仪对应的那条石龙飞天之事,我问她知不知道,她摇头说不知道。
  我跟她一说,她听了之后也是面带讶色,下意识的问我是真的?
  我点头,张强这么说的,肯定是真的。
  唐曼似乎听了以后有点兴趣,便问着有关这石龙的事,我自然一点不漏的将张强的话原封不动的说给她听。

  唐曼静静的听着。
  走下山后,我老远看到了张强已经坐在车盖抽烟等我了,唐曼看了张强一眼,问我怎么跟他认识的,我简单的说了一下,同时也问唐曼知不知道张强的身份,她没有否认的说知道。
  当然,唐曼并没有说张强什么,她只是问了一下,估计也是认为张强这个人不坏,所以才没听她说一些忠告的话。
  “对了,你要是回去的话,你帮那只老鼠精看看她的洞府。”唐曼突然想到了什么道。
  “看洞府?”我一愣。
  “对,前天那只老鼠精醒过来了,让我跟你说的,有时间去看看,她有点担心她的那些老鼠们。”唐曼道。

  我点头,有时间我肯定去看看,毕竟当时那只老鼠精被唐曼带走得有点急,不过听她突然提起老鼠精了,我也是好的听老鼠精那时候说了拱唐曼驱使一年,现在算算时间也过去快半年了,这老鼠精我也没看到唐曼驱使啊。
  我这么想,也没好意思去问,反正唐曼没有虐待老鼠精行了。
  唐曼看我好的看着她,她摇头道,“我可没把那只老鼠精怎么样,她在我安排的地方养得胖胖的。”
  呃,那只老鼠精灰叶叶也是一个苗条女人,而且我见过她的本体,十分娇小,估计也是较注意身材的,现在居然被唐曼养胖了,我也是佩服她了。
  那我问唐曼给灰叶叶吃什么,她理直气壮的说青菜啊,我更加无语,这也养得胖?

  说完这些,唐曼点头后朝山走去,我挺好她下山干什么穿长裙,便是老远的问了她一下,唐曼转头过来,有些尴尬的说没衣服了。
  我开玩笑的说那她房间里面岂不是堆了很多没洗的衣服?她无奈点头说是。
  这对于爱干净的她来说真心少见啊。
  不过我下意识的看了她的手一眼,这才想起来,她手受伤了怎么洗?
  面的纱布还是一尘不染的很干净,我走过去问要不要再换一下,她摇头说不用了,说过几天应该好了。

  我嗯了一声,看着唐曼走去,我才下山朝停车的地方跑去,张强已经在车等着我了,我去以后他也没问什么,直接开车走。
  现在这两天我算是确定了张强没有没有背叛我姐了,这让我放心之余,那我接下来的事较简单了。
  除了一边加快自己的境界之外,主要的还是可以开始找张道陵了。
  既然与茅山正宗苍天道人的约定没有了,那么我只能自己收集有关张道陵的线索了。

  这也是让我有些头痛的事,我次问了我脑海里面的张道陵留下的意念,他说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本体在什么地方,更何况张道陵如此神秘,算是见过他的人,便会立马忘记张道陵的样子,这点是让我最头痛的一点。
  毕竟无法确定他的样子,算他在我面前转悠我也不知道啊。
  我问了张强一眼,他也是跟我说了之前见到过张道陵的人说的同样的话,只记得见过张道陵,但不记得人的模样了。
  我听了以后也是无语,让张强动用他的天庭使者的身份收集一下资料啊,他白了我一眼道,“你以为我没有这么做过?”
  我被他这么一怼也是哑口无言了。
  张强接着道,“如果我自己能找到张道陵的话,那么我不会劳烦你了,你别以为我可以监控到任何人,张道陵也是一个特殊的的存在,以我根本监控不到他,别的地方的天庭使者也一样。”
  “你要知道,我的工作其实跟监控器差不多,只是记录一下我认为有用的事,有些特殊的人过来我管的地方,可能“太快了”,我压根捕捉不到,张道陵是属于这类人,好你次问我的那个陈九刀,他自然可不能跟张道陵,但他要是重新来了我的地方,以他的实力我也无可奈何啊,你说我管吧,命都丢了,不管吧,也不太行,我只能记录他来过这里。而我记录这些事,主要是或许面下来人了,到时候我好配合,也或许是你姐那种事,我得报,跟打杂差不多,还没钱拿,我还得自己赚钱,……”

  张强这么对我诉苦,我听得也是无语,只能道,“那你把你知道有关张道陵的事情,在什么地方出现过告诉我。”
  我这么一问,张强不说话了,我只能崩溃的再问了一边,他说已经说了,啊,说了?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意思?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