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500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张强干咳了一声,手抓着红绳子一头,一头钻进了井底,我自然也追了下去,很快到了井底,张强拉了拉手的红绳子,我抬头看了去,只见面一个黑点在动,似乎在翩翩起舞……
  我无语的走到了青铜箱子边,试试的两只手一抓,真的纹丝不动。
  这只鸡真的行?我也有些质疑起来。
  而这时候,张强用手的红绳子在箱子绑出一个“喜”字,而且还贴着青铜箱子说了什么,我没听清是什么,但我明显的感觉到了箱子微微动了动,好像心脏跳了一下似的。

  我满脸惊讶了,这龙胆真的起色心了?
  张强示意我再抬,我好的又蹲下来下来,两手简单的一环抱,居然真的可以将这箱子抬起来了,而且不重,一点都重。
  我一个人都可以抬去。
  我心震惊,看来这里面真是龙胆了。
  张强嘴角一翘,他一只手也抓着箱子的一个角,我俩一阵游之后,很快付出了水面,面的曹华看到之后首先是一脸不可思议,然后才是惊喜,最后盯着那只母鸡好像大脑短路一样有些纠结起来。
  张强让这只母鸡先飞去,这只母鸡飞去后,我跟张强拉着粗粗的绳子爬了去,曹华接下了箱子,还是一脸不可置信,别说他了,我也是心震惊没平复呢。
  张强招了招手,这只母鸡飞到了他手,张强解下了母鸡身的生意,然后将这绳子绑在了箱子。
  算是完工了,而这只母鸡从跳了下来,寸步不离的跟着张强,他走到哪里,母鸡跟到哪里,这要不是亲眼所见,我绝对不相信他们两个才认识二十分钟不到啊。
  足足几分钟后,曹华才回过神来,他有些语无伦次,意思是想留下这只母鸡,估计是觉得有灵性。
  但这只母鸡用翅膀搂着张强的小腿,也是一脸嫌弃的看着曹华,他也是尴尬无语。

  接下来,曹华将钱一给,张强当场给我转了五万,我这……没帮什么忙,好吧,他给了我收下。
  张强给我使了一个眼色,我点头对曹华说既然事情完成了,那我们先回去了。
  曹华犹豫了一下点头,说要不要送我们,我摇头说不用了。
  张强收好了捞尸勾,然后对母鸡招了招手,示意要回去了,张强一走,这母鸡乖乖跟着。
  不过我走之前,特意的给他说了一下,有关白天他被打的事。

  那群大汉还是要抽时间解决一下,不然时间太久了也会变成大祸的,这件事可以用钱解决,算是较简单的,他听了之后点头,急忙想说出原因,我摇头示意他不用说了,我已经早看出来了。
  从曹华家出来,我不动声色的回头一看,果然看到了曹华一脸惊喜的抬着箱子进屋子里面,我想应该被张强说了,他今晚应该会去那条真龙脉之地,将那条龙脉引“活”。
  估计他还不知道箱子里面是什么,至于去的地方有什么诡异之处,他更加不会知道了,也只是一个跑腿的。
  我跟张强走到了村子口,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,直接在这里等到晚行了,好在这里还有一些简单的饭店,我跟张强进去点了一点小菜,几瓶啤酒,边喝边等。
  对于张强口所说的真龙脉,我还是十分好的,也好到底在什么地方,不过如此一想,我说我们是不是要找俩车啊,不然太远了,怎么跟?
  张强一愣,也是点头,我想了想,给那个饭店的经理打了一个电话,让他把店里面用手面包车开过来,挂掉电话,给他发了一个定位过去,我跟张强继续喝,那只鸡蹲在旁边的椅子,给它一点东西它吃,看样子真的因为张强那句话而黏张强了。
  等了一个多小时,这饭店门口停了两辆车,不过不是面包车,而是一辆大奔一辆普通车。
  我一愣。
  那饭店的经理走了进来,客气的将大奔的车钥匙递给我,说这是他的车,让我随便用,我也是无语。
  他走后,张强笑了笑,调侃了我几句,我也是微笑起来,这种感觉倒有种跟他刚认识的时候有点类似了,那时候还可以一起喝酒,现在身份多了,彼此看透彻了,没有之前那种感觉了。

  吃完饭以后,我跟张强去车里面等,这只母鸡坐在后面,还不是的跳到了张强肩膀,一副亲呢的样子,张强干咳了一声,这只母鸡失落的叫了一声,老实的坐到了后面,一动不动起来。
  我也是无语,张强可是经常捞尸要用鸡的,哪天没有了,估计要用你了,这只鸡似乎感觉我的想法了,不乐意的冲我叫了叫,我更加无语。
  到了傍晚时候,远远的看到了曹华家炊烟袅袅,过了半个小时不到,我看到了曹华一个人开车出来了。
  果然被张强猜了?
  等他出了马路,开远之后,张强发动汽车,不紧不慢的跟了去,我盯着远处的曹华的车,他会带着龙胆去什么地方?
  这所谓的真龙脉,到底是又在什么地方??
  曹华的车开得挺快的,这跟他的平和性格不太吻合,似乎真龙脉所在之地离这里还有些距离的样子,他不得不加快速度,趁着今天晚一定要将龙胆放会真龙脉之。

  被曹操吃掉的龙已经死了近两千年了,龙胆也是因为用了特殊的方法,也放在了特殊的地方才可以保存完好,如今龙胆被取出来了,所以保存应该只能一两天的样子。
  耽搁太久了,估计臭还是小事,最怕直接溃散,那真龙脉没有最重要的龙胆,那是不可能成的。
  一路张强饶有兴趣的给我讲这些事,我也是认真的听着。
  毕竟以他的天庭使者的身份,已经以人的身份呆在阳间几百年了,死死活活的,知道我太多,也经历了太多我不知道的一些事情,随便讲一件他认为的小事出来,足以让我懵逼加惊讶半天了。
  张强笑着道,“你也别惊讶,近代的确是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事,单单拿清朝来说,有太多玄妙的事情了,清朝灭亡之时,我知道的,京城可是出现了一样怪事,因为溥仪是最后一个皇帝,他也是拥有一条相应的龙脉的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,相应的皇帝死了龙脉会自己废掉,但溥仪没死,他拥有的清朝先灭了,他这皇帝做不成了,那你觉得他这条龙脉废没废?”
  我一愣,对啊,这也是让龙脉十分“纠结”的事,这人没死,他的清朝先没了,龙脉废没废?废也是,不废也不是,估计这龙脉当时也是挣扎了一番。
  我想了想,试探性的摇头道,“应该没废吧。”
  张强笑着点头,“对,废是真的没废,但那条龙脉自己“飞”走了,当时清朝灭亡的那个晚,京城发生了一个小的地震,隐藏在地下的龙脉活了,自己从地下冒了出来,以石龙之身冲天而起,在京城空盘旋了几圈,估计是在溥仪,但没找到,然后飞走了。”
  我听得一阵讶然,这龙脉还能活过来?跟画龙点睛有几分相似啊。
  “那这条龙脉飞到哪里去了?”我忍不住问。

  张强想了想摇头,“不太清楚,听说它因为是最后一条龙脉,吸收了最多的龙气,也得到了一位风水高人的指点,所以以石龙之身勉强的幻化成人了。”
  我吓了一跳,“幻化成人了?石头精?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