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474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朝他冲了过去,黑暗里面火光一闪,七八个火球浮现出来,毫不客气的朝我砸了过来,火焰的温度太高了,我不得不后退,等我躲开这些火球之后,掌风一来,一个手掌趁机的拍了过来。

  我顿时惊了惊,这速度太快了,而且触不及防,只给我时间让我下意识的用手臂抵挡了一下,感觉自己身体一轻,直接倒飞了出去,嗓子一甜,差点吐出一口鲜血出来。
  心怒火烧,紧咬牙关的不让鲜血喷出来,盯着黑暗里面的人影,快速的朝他走去,他一翻手,再次拿出符笠出来,砰的一声,符笠燃烧起来,我一咬牙的直接冲了过去。
  他将火球投掷出来,我用陨金匕首在身前抵挡,陨金匕首一晃,一个火球四分五裂的爆裂开来,一阵晃动后,我冲过了火球的攻击,直接一掌朝他拍去。
  他抬手是一挡,我另外一只手的陨金匕首已经攻击过来,不能让他有机会动用符笠,不然这场激斗,只会是一场消耗战。
  而且唐曼教过我武者的战斗技巧之后,近身激斗,才是我现在的强项,我手掌和陨金匕首一阵配合,这人不断后退,最终被我拍了一掌,他后退出几步。
  我趁胜追击的攻击过去,他还是后退,我一咬牙扑了过去,这人被我扑倒,我一下抓住他的脖子,狠狠一捏之后,突然吓了一跳,因为断了。
  刚才和我战斗的还是纸人。
  我急忙的远离他,拿出手电一照,脸色一沉了,地的他一动不动,脖子已经断了,而且胸口贴着一张黄符,应该是什么傀儡之类的道术。
  我刚才还以为抓住他了,心十分懊恼,这道术师的手段很多,我要怎么抓住他?

  然而这时候,我突然听得了一声闷响,似乎是什么玻璃破碎的声音,我一惊,难道阵法被破了?
  唐曼的声音接着在我耳边响起了,“让你别离我太远了,你怎么不听?”
  我心一喜,看到黑暗里面,缓缓走出一个身影。
  她神色淡淡的看着我,我急忙走了过去,“那只狸猫精呢?”

  “想杀,但它跑了。”唐曼说道。
  “你没受伤吧?”我问。
  唐曼摇头,“没有。”
  不过我看到她手的纱布已经开始渗血了,显然对付那只狸猫精让她手还是旧伤复发了。
  她看我看着她的手,便是下意识的将手翻了过去。

  “等会回去给你换一下,重新洒点药粉。”我道,她手这么修长,我不想让面留下什么伤痕。
  “嗯。”
  她点头,然后看了地的纸人,四处再扫视几眼道,“跟我过来。”
  她说着朝前面走,我自然跟着。
  这本来是一个寺庙,本身是不算大的,但刚才有阵法在里面布置,所以让我原地踏步的“跑”了很远,如今阵法一破,视线都没有那么黑了。
  跟着唐曼走进去之后,我在里面看到了一些痕迹,做法的痕迹,但我跟唐曼四处找了一下,已经没人了。
  看来那道术师知道阵法已经被唐曼破了,而且知道了一只山神都抵挡不住的唐曼在,所以有自知之明的已经先跑了。
  这真是有点可惜啊,好不容易遇到他了,我还想顺藤摸瓜的找到陈九刀的下落呢!
  现在看来,不行了。
  我心叹了口气,则是仔细的寻找起其他的线索来,万一这道术师留下了什么呢?

  可仔细的找了一圈,居然什么都没发现。
  我问果果有没有感应到陈四的鬼魂,果果说没有,我心复杂起来,看来陈四的鬼魂已经被这个道术师抓走了,陈四以后多半会魂飞魄散了,这次算是我害了他。
  没想到这次过来居然是无功而返,心无奈起来,这道术师我只知道他是年轻人,陈四又没看到他长什么样子,但整个阳间那么多道术师,我怎么去找?
  感觉头痛了,这或许是一种失望吧。
  唐曼一句话没说,她打量了几下,只说了一句回去吧,我点头。

  然而这时候,我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我掏出来一看,居然是天展的,这么晚了,他打电话给我做什么?
  唐曼听到我电话响了,她停下来等我。
  我接听问怎么了,然而里面安静了几秒,才传出天展的声音,“我刚才又做梦了。”
  之前我跟尹芳发现天展做梦,不,梦游之后,那时候我很好,之前在长江的时候,天展也跟我主动的提了一次,但他没有说梦到了什么,只是说了一些怪的话,有点求死的意思。

  因为他那时候过,如果有一天我要杀他,他不会反抗。
  那时候我好,真的很好,但他没说我也不能去问。
  所以我犹豫了一下问,“梦到了什么?”
  里面安静了几秒,才传出天展的声音,语气带着难以掩饰的复杂,“我梦到自己杀人了。”
  “杀人?”我一愣。
  “对,一个我不认识的人,我不想杀他,但有人要我杀他,我拒绝不了,真的拒绝不了。”天展的声音带着哀伤与无可奈何。
  “谁让你杀的?”我问。

  “我不想说。”
  天展的语气很纠结,我叹了口气,“别想太多了,只是一个梦而已,在梦里面杀再多的人也没事,你也别担心,我快回去了,明天找你去喝酒,咱俩好好聊聊。”
  “不了。”
  “怎么了?戒酒了?”我笑着问。
  “没有,不想喝,还有是我前天也出来了。”天展说道。
  “你出去办事了?”
  我下意识的问道,但心没怎么怪,天展身为灵异调查队的人,自然忙得很,出去自然正常。
  “算是吧,”天展语气微微变化了。
  我只能说下一次再喝了,天展不想说话了,不过我想到了他的师傅云鹤真人,所以问,“对了,你师傅还没回来吗?”

  “你想见他?”天展问。
  “想啊,他借我这么好用的陨金匕首,我当然想当面感谢他了。”我看着手锋利的陨金匕首道。
  这的确是,这陨金匕首给我太大的助力了,一般的桃木剑以我现在的力量,直接一刀下去断了,如此锋利的武器,去哪里找?说实话,如果没有陨金匕首,我倒会真不习惯的。
  当然,云鹤真人要收回去,那我自然不会有一丝不愿意的,毕竟东西本来是他的,我想他是看我实力太差了,所以把这么珍贵的东西给我用吧,如此一想,我忍不住多看了陨金匕首几眼。
  “这个我不清楚,我也很久没有见到我师傅了。”天展说道。
  他这么说我有点失望,从知道天展师傅叫云鹤真人,已经好几个月了,接近半年多了,居然还能见到他,这是时机未到?

  不过天展之前说过了,云鹤真人喜欢云游四海,估计现在不知道在哪里游玩呢,我在想着什么时候好好的感谢他才行。
  再简单的说了几句,天展不想再说下去,他说想睡一会了,所以我说了一句好,然后挂了电话。
  唐曼目光平静的看着我,“谁?”
  “我兄弟天展。”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。
  看到唐曼没有说话了,我心想遭了,唐曼看天展不对,我怎么能在她面前提天展呢?
  果然她只是看着我没有说话,足足几分钟后,她才说回去,我才松了一口气。
  跟着她身后,出了寺庙,到了停车的地方,唐曼发动汽车之后,两只手抓着方向盘,也没有开车的意思,只是静静的看着远方。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