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400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记住后,我继续睡觉,但睡到晚迷迷糊糊的时候,突然听到了有敲门的声音,我猛然惊醒,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我心无语,这大半夜的谁啊?
  我下意识叫了一声谁,外面有人回答,是尹芳的声音,我自然急忙去开门。
  门外的尹芳看了我一眼道,“快把衣服穿,天展好像出了一点问题。”
  我赶紧跑回去把外套一穿,背包一背的跟着尹芳出去,因为我们三个是住的连在一起的房间,她说她刚才还没睡,但听到了天展房间突然有动静,她听到天展大晚的开门了,所以好的打开门看天展去什么,可叫了天展一声,他好像没听到一样的直接走了出去。
  我听得一阵诧异,天展怎么会不理尹芳?难道是梦游了?

  她小声给我讲着,坐电梯去,她看到天展刚才坐到了最顶层,我跟尹芳自然也坐到了最顶层,仔细的找了一圈,发现楼顶的门开了。
  一般来说,酒店是不会开放楼顶的,但怎么会拦得住天展?
  我跟尹芳走了出去,在楼顶看了一圈,我跟尹芳同时看到了天展。
  他正站在空旷的地方,不过他好像在跟人在说什么,他声音挺小的,好像念咒语一样快,我压根挺不清说的是什么,但他对面也没人啊,附近也没人啊。
  我赶紧的将气注入到双眼,却看到天展身边,乃至四周都是空空如也,他真的在梦游。
  我跟尹芳无奈的互望了一眼,通常说人梦游的话,人要是不知道突然让梦游的人惊醒,严重的他们大脑会死亡,太危险了。
  我跟尹芳只能继续等待,等天展将这个梦做完,过了一会,天展说话的声音突然大了几分,“不行,我不能这么做,不能!”
  他说完这话,好像跟人闹翻了一样,突然跪了下来,不断的在磕头,不断的在磕。

  我跟尹芳看得吃惊了,天展这是怎么了?
  大约磕了一会,天展突然站了起来,转身往回走,他面无表情,眼神呆滞,缓缓的走过来,我跟尹芳压根不敢动,他压根好像没看我们两个的样子。
  我们眼睁睁的看着他好像陌生人一样的走出去,打开电梯下去。
  这真是梦游了,不然天展怎么会这样?
  不过小时候我跟天展也没少睡在一起,我真不知道他会这样,这点我可以确定。

  我跟尹芳自然赶紧坐电梯下楼,万一天展走出去了,那可危险了,从电梯出来,正好看到天展住的房间门关,他回去睡觉了?
  “怎么回事,我跟他认识也三年多了,基本出去也是跟他一起,我没看到他这样过,你呢,你看到过没有?”尹芳惊讶的道。
  我摇头,“没有。”
  “他会不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,所以才会这样,我听说压力很大的人才会梦游。”尹芳道。
  “他能有什么压力?”
  我无奈摇头,要说天展的压力是林双涵,这次我完全没听到天展提到林双涵,估计林双涵很久没有出现过了。
  但刚才天展做梦梦到了谁?怎么还要下跪?而且他说的“不能这么做”,不能做什么?

  我跟尹芳在他门在站了半响,实在是怕天展又突然出来了,我让尹芳去睡觉,她摇头,现在这么一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多了,她估计也睡不着了,我跟她你一句我一句的随便聊了起来,但早六点多的时候,我跟尹芳都听到了房间里面有动静,是起床的动静。
  果然没几分钟,天展开门走了出来,他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跟尹芳,“你们两个干什么?起这么早?”
  我跟尹芳互望了一眼,他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了?
  沉吟了一下,我道,“睡不着,所以起得早,走,去吃早餐。”
  天展点头,我们三个下楼退房,开车出了酒店,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吃早餐,当然,我隐晦的问了一下天展昨晚做了什么梦,他一愣,摇头说没有做梦。

  他估计真不记得了,他这么说我跟尹芳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,说真,对他做什么梦不好,只是担心他梦游这个事。
  很快吃了早餐,尹芳带我们去租船的地方,到了河边,尹芳先将车停好,然后带我们去她租船的地方,她说租的渔船很大,面有三个人,都是开船必须的人,人家老板也不放心自己的渔船被陌生人开走,所以必须要跟着,他们的好一路打一点鱼,也算是赚赚外快。
  到了地方后,我看到了一艘渔船,张强的捞尸船大不少,看样子跟乞丐版的游轮差不多,但破旧很多,不过租一天两千,油费还另外算,我也是无语。
  去之后,出来三个人,两男一女,一男一女是夫妻也是这艘渔船的主人,男的让我们叫他水耗子行了,他老婆则是让我们叫张姐。
  另外一个是他们请来开船的工人叫阿九,面相看去挺憨厚的,是个标准的普通人,不过那水耗子则有些本事的样子,这让我多看了他几眼。
  通常来说,能吃水这碗饭的,虽说不可能每个人都有张强的本事,但也有自己的一套的,毕竟水面遇到的事情多,什么鱼精,水鬼之类的估计也会遇到,没本事怎么活下来呢?
  这水耗子看我在打量他,他冲我咧嘴一笑,我微笑的回礼。
  大家简单的认识了,尹芳说了一下地点,阿九去开船,水耗子和他老婆直接走进去,我不知道他们具体想做什么,但尹芳说看这水耗子出价最低,所以才租他的船的。
  看我有些诧异,尹芳好的问,“怎么,这三个人有问题?”
  我摇头道,“也不是有问题的意思,是这水耗子有点本事。”
  尹芳点头,“我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,也觉得是个人物,想着到水面或许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,他是行家能解决这些事,也租他的船。”
  “的确是这样,他经验丰富一点,也避免我们绕远路。”天展也开口了。

  行,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,我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,毕竟水耗子这人的面相我仔细的看了几眼,没其他问题。
  我们三个人站在船头继续商量起来。
  尹芳接着说道,“我仔细的查了一些资料,在道家的一本记载,看到了太老君一共下凡了三次,这三次都有准确的地点,其一次是在长江附近,是在荆州附近。”
  “那个地方道书说当时天地元气骤压,天飘落下一名白发老者,而且之后的场景是水压骤涨,河日夜起雾三天三夜,船进去了也自动会出来,更别说人了,雾打斗声不定,持续了三天这雾气散开,众人发现河水色猩红,数个小时才被水冲散,这事当时被当地人口口相传的传下来。”
  我听得神色一动,“那你的意思是,这个荆州是很有可能镇压精怪的地点?”
  昨天尹芳说了要去这个地方,我倒没问为什么,今天她说了,我特别惊讶,荆州这个地方我知道,鱼米之乡,但没想到传说的太老君居然在这里降临过。
  尹芳点头,“对,这个地方最有可能!因为雾气掩盖了三天,也是说太老君跟这个被玉净瓶镇压的精怪大战了三天,之后才被镇压。”

  我恍然点头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