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93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让他将酒店的管理人员全部召集了,因为之前跟他说过,所以不到五分钟所有该来的人都来了,我这开会的意思很简单,全程让黄伟说话,直到结束人走之后的时候,我才对黄伟说了一下什么人该位了,什么人该开除,为什么也说得一清二楚,黄伟吃了一惊,他说他也想开除一些人了,而且大都是我说的那几个人,至于其他几个隐藏得很深,他还看不出来。
  我只是跟他说我会一点算命,也没过多解释的意思,我去厨房做饭,黄伟一脸喜色的让我给他看看,我也没隐瞒的意思,将之前在他脸看到的一切说了出来,他听了之后直呼我是活神仙。我摇头,如果能看天的人,那才真是活神仙了。
  刚才看黄伟开会,他自己的一套倒真不错,我想今年到年底的时候,这家酒店的盈利涨一倍问题应该不大。
  这我算是放心,也算是给唐曼做了第一件事,也算是在履行三年之约。
  做好饭之后我楼,开门之后,果然看到唐曼在整理自己的头发,也换去了刚才被雨水打湿的衣服,我将菜放在餐桌,对她说吃饭了。
  唐曼没有回答我,继续整理她的头发,我以为她不饿,所以没再说话的等她,没想到她整理好头发之后,居然坐到了阳台,拿出书静静的看了起来。

  我无语,现在也是到了饭点了,平常她这个时候都已经让我去做饭了,难道她真的生气了?
  不至于吧?我刚才也没说什么啊,……好吧,我错了。
  唐曼生气了有两种可能,第一种是要杀人,但她现在没杀我,是第二种可能了,那是不说话,脸没有表情,这跟冷战没有区别。
  我挺怕这种的,怎么说她也是我老大,跟她关系闹僵了不太好,我情愿她也对我发发火,怼怼我,说刚才她很不爽,很想打我,这样都好一些。
  但她现在是一句话不说,饭也不吃了,这可难到我了。
  虽说她不至于因为这个而让我做什么,但感觉刚才好像真是我错了,不管怎么说,她跟我心平气和的说话,我突然火火的对她说话,这点不对。
  没办法,我只能硬着头皮走到了阳台坐在她身边,她没有说话,也没有赶我的意思,压根没有一点反应。

  只是微低着头,静静的看着书,不时用修长手指翻一页,长长的睫毛也偶尔动一下,完全一副入神了的样子,我尴尬的坐了十多分钟才说,“门主,吃饭了。”
  果然唐曼没有理我,我无语的再说了一遍,“门主,吃饭了。”
  唐曼终于有了反应,她摇头道,“不吃,你自己去吃。”
  “你不饿吗?”

  “不饿。”
  “可是已经到饭点了,你看都七点了,而且菜要趁热吃。”
  “不吃。”
  唐曼说完这话,继续翻了一页继续看,平静的目光继续入神的看着她喜欢看的书,我只能坐在她身边。
  看着她恬静的样子,平时她是这样子啊,但今天感觉不对了。
  我继续说,“对不起门主,刚才我不应该对你生气。”

  “你没有对不起我,是我逼你了。”唐曼摇头。
  “你也没逼我,我拿了你的法书,应该听你的。”我道。
  “不,你是无奈才听我的,三年后你不会再听我的。”
  “也不是这么说,三年后,你我都很熟了,继续听你的也没多大事。”
  “不了,你心里面不是这么想的。”
  唐曼摇头,她合书站了起来朝她的房间走去。
  “门主你不吃了?”我急忙站了起来。
  “不吃。”

  唐曼打开她的房门走进去,关了门。
  我愣了半响,苦笑了一声,她这样子真是不习惯了,看着餐桌的菜,我也没有胃口了。
  在阳台吹了一会风,我干脆回房间,将玉佩拿了出来,给果果了三柱香,我则是躺在床睡了过去。
  但辗转反侧了一会,实在是睡不着,只能盘坐的呼吸吐纳。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居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我做了一个很怪的梦。
  梦到我有一天去找唐曼,但在她的木屋找了个遍,却发现她突然不见了,她没有留下任何信息失踪了,我一直在找,一直找到了我醒过来。

  发现是梦才松了一口气,不过对自己是无语了,这梦做得莫名其妙,好好的唐曼怎么会突然失踪呢?
 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早了,我收拾了一下走出去,今天可以直接回去了。
  有几天没跟天展他们联系了,也不知道他跟尹芳怎么样了,看来这次回去之后得抽空看看天展他们了。
  大厅餐桌的饭菜原封不动,我下意识的朝阳台看去,唐曼不在,不过我听到了她房间有点动静,很快她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。

  看她嘴唇有些干,应该一个晚没有吃饭和喝水了,她也真能抗。
  “门主,我去煮粥。”我看着她说道。
  “不了。”唐曼摇头往外面走。
  我自然急着追出去,很快到了停车场,唐曼没有说话的开车往回走,唐曼开车不算快,她双眼看着前方,平稳至极。
  我坐在后面一路都是无语的,我从来没有觉得坐她的车会这么无聊,空坐了三四个小时,我只能尝试着跟她说话,“昨晚睡了没?”
  “有。”她简单的点头。
  “睡了多久?”我问,总算她开口了。
  “很久。”
  “你肚子饿不饿?”
  “不饿。”唐曼摇头。
  呃,好吧,我自己都饿得呱呱叫了,我只能闭眼睛看能不能睡一下,睡一觉总十多个小时的一路无话要好很多。
  可我闭眼睛半个小时后,我发现自己想多了,完全睡不着,我只能又尝试着说话。
  问她一句,她也回答我,但不是一个字是两个字,简短无,我算是服了。

  无语的熬到了晚,唐曼已经连续开了十二个小时了,从早七点开到现在,按照这个速度还有两个小时可以到了。
  唐曼脸看不到一丝疲惫,是静静的开车,我算是又累又困,迷迷糊糊的闭了眼睛,过来没多久,我突然神色一动,因为你感觉车缓缓停了下来,到了?
  我赶紧睁开眼睛,却看到唐曼盯着远处一个地方在看,我也好的看了过去,我看到了两个熟人,赫然是唐曼的姐姐张馨和老岳。
  他们两个现在居然在路边摆摊了,这才过去半个月不到,他们开始倒霉了?毕竟之前看到他们的时候,他们现在这个点应该在住的地方阳台看夕阳了。
  是寻常的麻辣烫的摊,看着挺旧的,应该是买的二手的,而且应该才摆了一两天,没有人光顾,因为隔得太远了,所以老岳跟张馨是什么面相我看不太清,既然他们现在这样了,算是财气散尽了。
  不过虽说隔得太远了,但我并没有看到张馨与老岳脸有什么受了挫折的消极表情,但是真的像老两口的一个在穿菜,一个在擦桌子,其乐融融,但是有点冷清。
  张馨的心境应该跟唐曼的差不多,遇事也是无所谓的样子,老岳也挺开朗的,所以我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,他们这年纪对钱看得我想象的要开很多。
  我忍不住看了唐曼一眼,她目光闪动,眼眶有些微微泛红了,她两手紧抓着方向盘,喃喃自语的问,“我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?”
  要是她平时问我我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,但现在突然看到唐曼这种表情,掩盖不住的伤心了,我也沉吟了一下道,“这没有对与错,只有合适不合适,按照他们两个的命来说,他们本来应该是这样,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,如今你只是让他们变回来了而已。”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