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72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听她这么说,我也赶紧一鼓作气的将她手臂的伤口缝合好,仔细的了一点消炎药,然后撕了一点碎布将伤口包起来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  将针递给她,她低头看了一会,她也没有接的意思,我只能轻声说可以了。
  她接了下来,起身又走回了火堆边,一句话也没说。
  我将消炎药收起来,也走了过去,感觉粥已经煮沸了,我拿起勺子想搅拌一下,但唐曼伸手先拿了下来,我一愣。
  只听见她道,“我会煮粥。”,然后轻轻的搅拌起来。

  我也没说你不会啊,只能蹲下来烤火。
  过了一会,粥好了,还是她给我盛了一碗,她也没说话,我也没说,喝完之后,她依旧是双手抱膝的注视着跳动的火焰,还是一句话不说。
  挺好她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,但我心也着急着果果,也没管这些,所以想在此之前加自己的实力,所以地的盘坐呼吸吐纳起来。
  不知过来多久,我想应该是凌晨了吧,身体已经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了,那么今天天一亮,我要出去找果果!
  果果故意将许周引出去,我不管她,我做不到。
  感觉有点冷了,因为火堆已经熄灭了,我看向了唐曼,发现她依靠在墙壁边,两手环抱着,微闭着眼睛,似乎睡着了。
  她衣服穿得单薄,看她嘴唇苍白应该感觉到冷了,我从背包里面拿出衣服走过去,这女人感觉冷为什么不说?不知道我背包里面有衣服?她性格太要强了,但如果不是这样,我也不会对她放下戒心,她要是一脸阴沉的样子,我早躲得远远的了。
  我将衣服轻轻的盖在她身,刚盖好,她长长的睫毛跳动后,睁开了眼睛。

  我愣了两秒,尴尬的问,“你不睡了?”
  “不了,我们出去吧。”
  她说完这话,直接将身的衣服叠好递给我,然后站了起来,我也能将衣服重新塞进背包里面,然后站起来问,“你现在伤怎么样了?”
  “好了,可以做回自己了。”
  唐曼说完这话,看了熄灭的火堆一眼,走过去将架在面的锅收好,放到了角落边,米,材火之类的也整理好,她觉得井井有条之后,直接跳进水里面。

  我也是吓了一跳,她怎么突然这么急了?
  我四处看了看,确定没有遗漏之后也跳了下去,我一个大男人都感觉冷到不行了,而唐曼一点感觉也没有的已经沉入水底了,她顺着次游过的水路,我跟着唐曼后面。
  也很快的到了那条水底的山洞,我一鼓作气的跟着她身后游,很快抬头看到面波光粼粼,我赶紧游了去,冒出水面,大口呼吸了几下,四处看了看,才发现唐曼已经在岸边等我了。
  我赶紧游了过去,在她的体力面前,我作为一个男人也是羞愧不已,我什么时候能达到唐曼这种实力啊?
  她也没说话,我跟着她身后走,大清早的浑身湿透了,已经冷到不行了,但她好像没事人一样,我自然也不好说什么。
  她这也是属于她的地方,她对这里较熟,我跟着她身后,也从凌晨三四点,走到了六七点,身的衣服都干了,才走到了一条山路,好像是去她木屋的山路,她这么去找曹三还有公孙胜他们?
  既然她目光已经恢复了平静,那么一切又在她的掌握之了,我自然也不会说什么。
  足足走到了十点,我才远远的看到唐曼的木屋,我翻手的陨金匕首拿了出来,一脸警惕。

  唐曼摇头,“曹三不会在这里等我的,他知道我没死,那么他知道我一定会杀了他,所以他现在应该不在术门了。”
  我听得一惊,这曹三打我三拳,我还想趁他断了一只手灭了他呢!
  “你很想杀他?”唐曼问。
  我摇头,曹三背板了唐曼,要杀也是唐曼自己动手,我抢这活干什么?
  她看我不说话,也直接朝她的木屋走去,我跟着过去后,曹三不在了,公孙胜也不在了,不过屋子里面的两具尸体还在,而且……
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唐曼眉头一皱。
  “朕为什么不能在这里?”说话的正是朱由校。
  我想他本来住在术门总部,估计听到了动静,所以顺藤摸瓜的找了过来,他看了我一眼,然后开始下打量了唐曼一眼,罕有的一脸微笑的道,“没想到堂堂术门的门主居然是大美人,而且朕以前的妃子还要美,这真是让朕意想不到,看来那事不成,单单的认识你也算不错的。”
  他这话说得很轻浮,语气跟曹三一般无二,让我恼火。
  唐曼也不再看他,“如果不想我翻脸的话,你可以出去了,再踏入这里一步,别怪我不讲信用了!”
  朱由校也没生气的意思,笑了笑道,“突然觉得一个女人生气也挺好看的,朕自然不会跟一个大美人一般计较的,不过这个小子也在你身边,难道你也想让他帮你做那件事?”
  我神色微变,我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他,唐曼,还有左一名三个密谋了什么事,但这事是什么,我不知道。

  “你说话客气一点,他现在是我术门的长老,而且那件事我不会让他去做。”唐曼道。
  “哦?那有意思了,没问题,朕等你!”
  他说着真的朝外面走去,不过他刚走几步,躺在地的江一北与天黄宗掌门居然突然站立了起来,好像木偶一样跟着朱由校后面而去,我吓了一跳。
  这朱由校肯定是用了什么邪术他们两个尸变了,成为了他的奴隶,但江一北尸变没事,但天黄宗掌门尸变了,可有点危险了,毕竟他可是一派之主的,难道朱由校让天黄宗掌门尸变有其他用处?
  眼看这朱由校他们三个很快走进山洞里面,真的听唐曼话的样子。
  唐曼没有一丝阻拦的意思。

  这家伙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存在,如果也能找机会灭了他,这也免去了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危险,我如此想到。
  “你别打他的注意,你现在还不是他对手的。”唐曼摇头道。
  我点头,现在的他虽说是一条死龙,但境界高,实力强,现在的我真不是对手。
  “我也没有小看你的意思,如果你的那种力量能用,他不是你对手,我也不会是……”唐曼接着道。
  我苦笑了一声,三次力量已经用完了,如果还能用,前几天我必定会要了曹三他们三个的命。
  但可惜……

  唐曼走进她的房间,我在外面等她,心想着去哪里找果果,过了一会,唐曼从她房间里面走出来,已经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,长袖的,也将她手臂的伤口遮盖了起来,头发也挽了起来。
  她走过来递给我一个牌子,好像是令牌,“拿着。”
  我犹豫了一下收了起来。
  她也没说别的话,直接转身朝外面走,我自然跟着,跟着她下山,坐进她车里面,她一脚油门的开车,我也不知道她要带我去什么地方,只是觉得她一路都没有说话。
  大概一个小时后,她在一块几乎没人的山区停了下来,她说了一句等我,打开车门走了出去,我正好她要做什么,没想到十分钟不到,我看到一个人影飞快的跑了出来,赫然是那公孙胜!
  他居然大摇大摆的躲在这里?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