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71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“唐曼你是八级武者了?”我问。
  唐曼没有回答我,我将唐曼二字改成门主再问她,她也是没有回答我。
  好吧,又开始高冷了,我也识趣的没说话了,静静的坐在她身边。
  安静了一会,她突然问,“你以后会不会也背叛我?”
  “我不是滴血起誓了吗?还怎么背叛你?”我无奈摇头,这唐曼被背叛怕了吧?
  “你有,你绝对有想过。”唐曼说道。
  “呃……”
  我发现自己真的跟他无法沟通了,那时候我被逼着进来,还交了一滴精血,我还一肚子火呢,有这种想法不情有可原吗?
  我干脆不说话了,过了一会,唐曼又开口了,“你是不是很想解除滴血起誓?”
 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,每了这个约束,那么我可以离开术门去做我自己的事了。

  “那好,答应我三个条件,这个滴血起誓我可以解除。”唐曼淡淡说了让我心一喜的话。
  我赶紧说,“那你先说说。”
  “第一,我这次出去,不管曹三死不死,长老是没有人做了,那么你要做长老。”唐曼道。
  我听得眉头一皱,话虽说这么说,但我真对这长老一点兴趣也没有,不过……我犹豫了一下无奈点头。
  “第二,这长老之期是三年,如果你做满了三年还是不想继续做下去了,那么我解除滴血起誓。”唐曼接着道。
  我点头,三年总下辈子要好很多,不过唐曼没有接着说第三,我心怪忍不住问,“那第三呢?”
  “第三,我说不说有区别,你还不是要答应?”唐曼道。
  “那你的意思是现在不想说,还是压根没想好?”我问。
  “两个都是。”说完这话,唐曼不再说话了。
  我沉吟了半天,虽说唐曼突然提出这三年之约让我也惊讶,但不管怎么说,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希望,但第三个要求,她会提什么?
  我忍不住盯着她看,眼前这个女人我越来越看不透了。

  懒得去想这些了,我现在头痛的是,这长老我怎么当?完全没有经验啊,我感觉曹三每天是很清闲,这个高档饭店吃饭,然后是去那个高档酒吧喝酒,这样的生活虽说不错,但我不太喜欢。
  犹豫了半天我也忍不住问她做长老平时要做什么,没想到唐曼撇头说,“很简单,我让你做什么,你让别人去做行了。”
  听她这么说,我算是松了一口气,这样我也有时间去做自己的事,也可以利用术门的一些人脉让我更加方便,这对我来说其实也不算一件坏事。
  “那工资之类的呢?”我有些期待的问。
  “我觉得你真的没有做长老的天分,但没办法,你自己琢磨。”唐曼摇头。
  这工资跟自己琢磨有什么关系?她这么卖关子让我有些不悦了。
  “不过做了长老,我不同意你再去做别的,如果有人让你加入别的门派还是什么组织,不行。”唐曼道。

  我点头,这也是正常的规定,好不能在两个地方班一样,有冲突的,不过我可没那么多闲情雅致的去加入这个,加入那个的。
  “还有别的规定吗?”我问。
  “如果你想,那么我不介意给你专门定几条出来的。”唐曼道。
  我赶紧摇头。
  聊了半天,唐曼起身提着锅走到了水边清洗了一下,然后端了一点水过来,放了一点米进去,重新的架在了火堆,我看了一下时间,算是煮晚饭。

  “我觉得你挺有做饭的天分的?”我忍不住道。
  唐曼淡淡瞟了我一眼,“你在嘲笑我?”
  我无语,我这是夸奖的意思好吗?
  好吧,又自讨没趣了一次,趁她煮粥这段时间,我也闭目养神起来。
  心也要开始对做长老规划起来,呼吸吐纳了一会,我发现自己的体质好像也发生了一点变化,我也已经受过几次伤了,每次都是伤筋动骨的,但恢复能力虽说没有达到唐曼那种变态级别,但也一般人好很多。
  我想这只有一个解释了,那是因为我前世的原因。
  但不管怎么说,这是好事,天展说过了,我们算命师真正发挥实力的时候是在进阶七级算命师之后,如果我这次已经是七级算命师了,已经将自己体内的气百用了,那七级武者曹三能这么虐我?
  心暗自下定决心,得加快速度了。
  没过一会,突然听到了水的声音,我忍不住睁开眼睛一眼,发现唐曼撕去了自己的一只袖子,因为她已经已经缝合的伤口已经裂开了,看去更加触目惊心。
  她用手舀水在清洗伤口,看样子想重新缝合一下,但这伤口再裂开,如果不经过处理,恐怕很难好的,犹豫了一下我站起来走过去。
  蹲在她身边,想伸手看看她的伤口怎么样了,唐曼摇头,轻声道,“别碰我了。”
  “我也不想碰,但你伤口我也有点责任,帮你处理一下,算是让我心安理得一点。”
  我说着从背包里面拿出消炎药,也不管她是否拒绝,我走到了她伤口手臂的那边,仔细的看了一下,她之前缝合伤口的头发已经断开了,但还在伤口,也已经结疤了,不过扭扭曲曲的痕迹,对一个女人来说还是太难看了。

  我用手捏住她缝合伤口用的头发,“忍着一点,或许有点痛。”
  唐曼抬头看着我,目光平静,我知道自己多嘴了,她怎么会知道痛?
  既然如此,我也不客气了,三下五除二的将她伤口断的头发扯了出来,再仔细的清洗了一下伤口,找她要她之前缝合伤口用的银针,她拿出来给我。
  我伸手在她耳边想扯一根头发下来用于缝合伤口,手都伸到她耳边了,头发还没扯一根下来,倒是将她耳边夹着的秀发拉松了,看着黑色秀发散落缓缓挡住了她的侧脸,不凌乱,但有些特殊的气质,触及她平静的目光我也愣了愣。
  “我拔一根头发。”我道。
  “嗯,”她嗯了一声。

  我手指在她头发滑动,才感觉她发质是如此的好,应该没染过头发,也没有烫过头发,挑了一根头发拔了下来。
  依旧是对视了几秒,她也没说话,我以为以她的性子,不说话是让我将她头发再夹回去的意思,所以我伸手从她的额头发际线而下,将她侧脸的头发用手指勾在一起,往她耳后一放,露出她的侧脸。
  她依旧平静的看着我,我才发现这动作有点那啥了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,或许觉得尴尬,所以缓解一下的道,“你为什么不喜欢化妆?”
  稀里糊涂的问出这话,我为服了自己,人家天生丽质不行?感觉来越尴尬了,便是听到她反问,“我需要化妆吗?那只小狼精不也没化?她年纪我还大。”
  被这么一呛,我也赶紧摇头,我当然知道她说的是谁,我姐,我姐年级是你大,但她化形也没多久啊,心无语,只能说不需要。

  干咳了一声,低头用头发穿进银针,也赶紧的给她缝合起伤口来。
  发现她的伤口裂得厉害,我不得不用手捏住再缝,看着针插进她肉里,我都感觉痛了,便是忍不住问,“痛吗?”
  她摇头,“不痛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