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64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淡淡的看着他,这鬼王目光很冷冽,如同刀子一样,确实是有几分一眼可以看穿人的本事,不怒自威的样子,如果一般心智不行的人,被他这么看一眼估计哆嗦了,但作为算命师的我也是“玩眼”的。

  想单单凭借眼神让我畏惧?他还做不到!
  我神色淡然的看着他,大不了翻脸,没什么好怕的。
  这只鬼王盯着我,缓缓的飘了过来,作为他的主人许周脸缓缓露出了一丝戏谑之色,仿佛要看我的笑话一般。
  我双目注入气,这只鬼王立马眉头一皱,他似乎念出了什么咒语,我听了之后的确是一阵头晕目眩,好像要被催眠一般,我将体内的气疯狂注入双目之,他所谓的读心术,是看眼,我的眼不晕,他绝对看不出什么来的。
  然后他的咒语声好像迷魂咒一样在我耳边响起,我耳边虽说有果果的声音在替我抵挡,但我依旧是有种恍惚的感觉了,我心一惊!
  这读心术果然厉害!
  看我迷糊起来,许周讥讽的冷笑起来,曹三目光淡淡的看着我,而他一旁的男童则是一脸冷漠。
  我疯狂的调动气来抵挡,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,隐约听到我脑海之突然哼了一声,这种迷糊之感瞬间荡然无存了,我一愣,难道我刚才产生幻觉了?
  莫非是果果突然发威了?
  心疑惑,我深深的吸了口气,脸色恢复正常,见我这样子,这只鬼王神色一变了,他加大了咒语声。
  我再也影响不到一分。
  果然,他过了五六分钟他还是没说话,许周眉头紧锁了,他冷冷看着鬼王问,“怎么样?看出来吗?”
  鬼王摇头,“这人意志力太强了,无论老奴如何施展鬼术,他依旧是无法受到影响,老奴看不透。”

  这一下曹三与男童面色一变了。
  许周面子有些挂不住了,他当即冷哼了一声,“他只不过是三级算命师,你怎么可能看不透?给我再看!”
  这只鬼王点头,我目光一凝的看着这只鬼王,淡淡说道,“来,靠近一点,你或许可以看得清楚一点。”
  这只鬼王犹豫了一下,撇头看了许周一眼,许周自然冷笑一声点头,这鬼王缓缓的朝我飘了过来,甚至与我近在咫尺了。

  他的咒语声围绕着我,这鬼王的脸色越来越惊讶,我问,“能不能看出什么?我的影子到底是不是正的?说!”
  鬼王双目露出一丝厉色,“不可能,你境界如此之低,本王怎么可能看不透你?”
  我冷哼了一声,却是看向了曹三,“曹先生这测试挺不错的,不过想测试到半夜吗?如果是这样,我看不用继续谈下去了!”
  曹三眉头一皱,他看了许周一眼,许周脸色阴沉了,他冷冷的说了一句回来。
  鬼王沉吟了一下点头,身子一转的往回飘。
  我骤然站了起来,“你不过一只鬼奴而已,刚才让我头痛欲裂,这么轻松的想走?”
  话音未落,我将早已凝聚的气元指骤然朝他点了过去,手指冒出淡淡灵光,一闪的追了这只鬼王。

  我这猝不及防的一幕,让这只鬼王吓了一跳,许周立马脸色一沉,“你找死!”
  气元指点到了这只鬼王后背,他根本没想到我会突然出手,身子即使闪躲,但依旧是躲不了。
  砰!
  这只鬼王惨叫了一声,背后顿时出现一个窟窿,他立马暴怒的要朝我扑过来。
  我神色不变。
  “住手!”

  一声冷哼响起,却是曹三开口了。
  这只鬼王顿时停了下来,他暴怒的看了曹三一眼,又看向自己的主人许周。
  许周已经暴怒了,但曹三开口了,他气愤又怎么样?还是只能阴冷的看了我一眼,冷冷说了一句回来。
  这只鬼王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,“主人,他偷袭我,我要抓碎他的脑袋!”
  “嗯?”
  许周嗯了一声,这只鬼王立马哆嗦了一下,怨毒的看了我一眼,飞进了黑色瓶子,许周翻手的将瓶子收了起来,满眼杀气的盯着我。
  我没有理会他,直接坐了下来,刚才他一进来对我出手示威的时候,已经注定我跟他要翻脸了,只不过现在翻早了一点而已。
  曹三露出一丝微笑,“李先生别介意,既然他都无法看出李先生的想法,那么我也相信李先生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什么是好,什么是坏的,那么这次测试到此为止吧。”
  我没有接口这话,而是直接问,“说吧,要我做什么?”
  曹三沉吟了一下,才缓缓说道,“也很简单,你既然能够接触到门主,那么想办法将这个东西放进她喝的水里面,这点对于李先生来说,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?”
  他说着翻手的拿出一个瓶子出来,我看了他手的瓶子一眼,“这是什么?药力强吗?不要我刚下药,她发现了,那我可成了炮灰了。”
  曹三笑着摇头,“放心,这是一种特制的蛊毒,我得到也是花了很大的代价,要不是我认识苗疆那边的人,根本不可能搞到的,无色无味,她喝进去根本不会有任何反应。”
  我听得眉头一皱。
  曹三接着说道,“想要她毒发则是需要我用蛊鼓来催动,只要是这蛊鼓一响,她不死也元气大伤!那到时候没有李先生什么事了,不管事成不成,我答应李先生的事绝对做到。”
  说道这里,他拿出一面黑色的小鼓出来,这只鼓面画着怪的符,好像真是苗疆那边的东西。
  曹三微笑的脸看到这两样东西之后,罕有的露出一丝压制已久的火热,连他两边的许周与公孙胜也是露出了阴冷之色。
  我目光看向了他手的瓶子,这么一瓶倒进唐曼水里,唐曼喝下去,那曹三再催动蛊鼓,那么唐曼毒发了?

  我沉默了一下问,“门主是必须要死对吗?”
  曹三点头,“对,她不死,我永远睡不了安稳觉,我跟了她十九年,整整十九年,为她做了多少事?赚了多少钱?她居然让我整整熬了十九年才给我现在这个位置,是你你怎么想?”
  说道这里,曹三帅气的脸露出了一丝狰狞,“而且我最近明显感觉到她在一点一点收回我的权力,她当我是傻子,我不说而已,难道我会不知道?替她做了到现在二十多年,功劳苦劳数都数不清了,她居然还这么对我,既然如此,那么我曹三不需要再被她踩在脚下了,只有她死,术门由我做门主行了!这些,只要拿回我付出后应得的一切而已!”
  我从来没有看到曹三这般失态,他说得浑身气息浮动,眼满是杀意与怨毒交织,这种表情是他以往一脸微笑的脸从不曾露出的,他真的隐藏得太深了。
  我沉默了一下点头,“好。”
  说着我站起来将他手的瓶子接了下来,微微看了一眼,这真的只是单单的蛊毒?
  心下意识的疑惑了一下,翻手的将瓶子手了起来。
  “好!这事成了,李先生是我曹三的恩人,我曹三绝对不会忘记李先生的!”
  曹三说着端起一杯酒,要过来与我碰杯,我摇头,说不喝酒。
  曹三笑了笑,“这酒李先生不喝可不行的,这是我们共谋大事的喜酒,以后李先生是我曹某人的恩人,来,喝!”
  他这么一说,许周与公孙胜也站了起来,我看了我面前的酒一眼还是摇头。
  曹三眉头微皱了,“难道李先生不相信我?”
  他这么说,站起来的许周与公孙胜也是盯起我来。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