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54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跟着走到了门口,但看到那块可以掉下去的地方,这种暗陷阱真是猝不及防,想躲都躲不了,我犹豫了一下。
  唐曼感觉我没跟进来,她转头顺着我的目光看了地一眼,微微低头道,“这个机关我第一次用,也不想用了。”
  她说着已经走了进去,既然她这么说了,我虽说心还是有警惕,但还是跟着走了进去,到了她的厨房,发现里面一尘不染,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,完全跟新的没两样。
  我打开冰箱一看,都是蔬菜,以青菜居多,没有一点肉,这女人居然吃素的?那她赚这么多钱干什么?

  我一脸狐疑的回头看了她一眼。
  “这些菜是薛老种的。”唐曼说道。
  “我不是好这个,你不吃肉的?”我忍不住问。
  唐曼摇头,“不吃。”
  其实我很想接着问那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,但是到了嘴边没敢问出来,估计问了她也不会说,我点头,看着冰箱里面的菜还能炒三四个菜吧,我问,“吃辣吗?”
  “一点。”
  “好吧,你出去等。”我说道。

  “哦。”她哦了一声转身走出去。
  家常便饭而已,对于从小做饭的我来说简单至极,熟练的煮好饭,开始洗菜切菜,不一会儿的功夫,四个菜炒了出来,虽说卖相不咋样,但闻着香。
  连我口袋里面的果果也忍不住问我,她做的菜是不是很难吃,我笑着摇头,说当然不是了,我喜欢吃果果做的饭菜。
  她才笑着说谢谢然后不说话了。
  将菜端了出去,发现唐曼正坐在她的客厅里面看书,她鼻子嗅了嗅,撇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目光看向了我手的菜,又偏过头去,我看到她脖子微微咕噜了一下,估计已经饿得受不了了。
  我也是无语,这女人这么饿她受的了?
  将菜给她放在桌子,给她装了一碗米饭,差点说请慢用三个字了。

  这种服侍真只有我师傅和我姐享受过,我叫了她一声,她将书合,走过来坐下来。
  她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黄瓜放进嘴里,脸没什么表情,却是细细的咀嚼起来。
  昨天跟曹三吃饭的时候她是这样,细嚼慢咽的,估计也吃半碗饭不吃了,毕竟当时她夹菜只夹了几下而已。
  懒得管她吃多少,我看了一下时间,发现已经七点多了,现在我下山租房子肯定来不及了,只能先找个酒店住一下明天再租房子了,我正想说我要下山了,发现她碗里面的饭居然已经快吃完了,我看得无语。
  她估计真饿了,我只能回厨房再给她盛一碗出来,放在她面前。
  她犹豫了一下,将手的碗放下,端起第二碗饭吃了起来。
  等唐曼将第二碗吃完,我发现桌子四盘菜她夹得最多的是清炒黄瓜,其次是青菜,估计她较喜欢吃这些。
  我也没问她炒得怎么样之类话,等她吃完,她肯定了不会洗碗,我将的把碗筷给她收拾了一下,洗干净放回她厨具的原处,算是有始有终。
  从厨房出来,她继续坐在窗台边看书喝茶,静静的模样,月光照射进来,将她长长的睫毛也显露得一清二楚,少有的静。

  她这般坐在这里,真不像一个心狠而且实力恐怖的女人,我走过去跟她说,“那我先下山了。”
  “嗯。”唐曼点头。
  我转身走出去,唐曼的声音淡淡的响起,“长老你真不想做吗?”
  我一愣,转过头来,看着她已经将书合了,微微抬起头来,目光平静的看着我。
  我沉吟了一下摇头。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  唐曼点头,重新将书打开,静静的看了起来。
  从术门总部出来,我不得不在路走好长一段时间,因为这里颇为偏僻,基本很少有车开过来,好在走了半个小时,终于有一辆回头的士过来,花三十带我回市区,在路边吃了一碗牛肉面,我随便找了一家酒店,做完呼吸吐纳的功课后,我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  不知道我在想什么,一个晚我啥都没干,我居然梦到自己一直在给唐难做饭,将自己拿手菜一个一个的做给她吃,她也好像木头一样的一直在吃,我也是对自己无语。
  看来我真是怕了这个女人了。
  早醒来以后,我退了房顺便问了一下前台哪里租房子便宜一点,她告诉我以后,我坐车去她说的地方找房子。

  到了地方之后,运气还不错,才打了几个电话看了一单间,空间大,而且光线挺好,只要五百,水电费另外算。
  交了钱之后,我出去买一下日常用品算是暂时在这里落脚了,果果出来为我房间打扫干净,我则是想着自己现在店离这边有五六百公里呢,没开店去哪里找收入呢?
  我这算是因为刘伯温的法书而“卖身”给唐曼了,她怎么会跟我钱?
  这么久了一百万还没凑齐,心也是焦急无,仔细的想了一下,自己要不要在这里租个便宜一点的门面?算算命,将一百万凑齐算了。

  如此一想,我也试探性的带果果出去转转,反正唐曼也没有打电话过来,她一天到晚的估计没什么事,毕竟我是直接听候她命令的,她不给我打电话我去个毛啊。
  在附近转了一下,发现房租太贵了,好一点的门面一个月十多万,几百千的在巷子老里面了,这要是开下去,一天也进不来一个人。
  我算是愁了,这转到了下午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,感觉又累又饿,我不得不找个地方吃点东西,点了一份快餐在里面吃,不过吃到一半的时候,我耳边突然想起了果果的声音,我听了之后,下意识的朝外面看了过去。
  马路外面是红绿灯,我居然看到了江一北坐在一辆车面,他还在这边?既然这么巧遇到他了,那么我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!
  我赶紧的将饭吃了,等江一北坐的车开走之后我跑了出去,及时的拦了一辆的士去追,大概半个小时后,我看到江一北坐的车在一家饭店停下来,他一个人从车里面走出来,我看了之后心怪,跟他一起的天黄宗掌门呢?
  沉吟了一下,既然天黄宗掌门不在,那么只有江一北一个人,那我解决他不是什么难事了。
  付了车钱我下车,走进这家高档饭店,这江一北应该是跟什么人来谈事情的,不然他一个人在这种地方吃饭?

  心怪,我看到江一北直径走进去,却是走进了一个包厢,我让果果去偷偷看看这包厢里面到底有谁,但不能靠太近了,江一北是四级算命师,他对鬼气的感应也很强的。
  果果嗯了一声,一股轻烟在我口袋里冒出来,一闪的消失不见,我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,服务员走过来问我点什么菜,我说等人到齐了再点,他走开了。
  不到三分钟,我耳边响起了果果的声音,“天哥,我看到了,这个江一北跟两个人一起吃饭,其一个我不认识,但另外一个是术门的曹三。”
  “曹三?你看错没有?曹三怎么会跟江一北一起吃饭?”
  我一愣,莫非江一北找关系搭了曹三这条线,也算是进术门了?

  “果果没有看错,我还没靠近包厢,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了,而且我听到江一北给曹三敬酒,说了合作愉快四个字。”果果说道。
  “其余的呢?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