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35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点头,“找到了。”
  “那好,当初那人给我们看相的时候说过了,他的呆的屋子有人进去后可以毁掉了,那我现在毁掉它?”马面试探性的问,我点头。
  的确是没有继续保留下去的必要了。
  马面牛头点头,他们两个张开大嘴,吹出一股阴风,这股风迎风一变,化为一股淡黑色的火焰,立马的将黑色小屋给包裹了起来,很快的坍塌,缓缓的像沙雕一样的塌陷,最终泥牛入海般的化为跟附近一样颜色,再也拿不出分毫。
  “请吧,我们这送李先生出去。”马面说道。
  我点头,跟着他们两个往鬼门关走去,刚才这时间应该过去了两三个小时,那么天展和尹芳到底有没有得到孟婆汤?

  心担心,很快跟着牛头马面到了鬼门关,这时候过来的鬼魂也少了几分,看去秩序很好,牛头马面算是松了一口气。
  不管怎么说,这牛头马面还是帮了我这么一个大忙,既然我前世说我是他们的福气,那么以后有机会要感谢他们。
  当然,来的途我问了一下能不能见见阎王爷,他们两个摇头。
  首先阎王爷这段时间不见任何人,任何鬼也不见,似乎因为地府也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处理,这些事听牛头马面的语气还挺严重的,他们肯定不能告诉我。
  其次是阎王爷一般人真见不了,我现在的境界是一般人,阎王爷怎么会见我?
  但我前世跟这阎王爷聊了三天三夜,这间到底聊的是什么?除了投胎轮回之外的呢?
  牛头马面看我挺心急的样子,他们其一个用地府的通信方式给孟婆发了一条信息过去,让孟婆通融通融。
  他这么一做,果然过来半个小时不到,我能在远处看到朝这边而来的天展和尹芳了,他们两个看到了我跟牛头马面在一起,脸色也是微微一变。
  牛头马面看了他们两个一眼,好像没看到一样的走到了一边。
  他们两个朝我走过来,尹芳的目光之有惊喜,但天展看向我的目光有一丝莫名的复杂之色,这让我心一愣,难道他们两个在路遇到了什么?

  我也没怎么问,既然孟婆汤已经到手了,那我们得先出去再说,给牛头马面打了一声招呼,我们走出了鬼门关。
  一路我们都没怎么说话,似乎他们两个去了一下望乡台变了几分,莫非他们两个在三生石看到了自己前三世的一些事,所以心情变得沉重了?
  很快到了车,尹芳开车,个个都心事重重的样子,我心沉吟的是怎么救自己,毕竟明天七八点的时候,我的这辈子寿元到了,唯一的办法是改寿元,但记载我的一切的生死簿在在阎王爷手,而他又不肯见我,那么这条路肯定行不通了。
  那么还有什么办法呢?我仔细沉吟了一下,突然神色一动,莫非刘伯温的法书是救我的东西?
  不然那封法书为什么是我的?

  我现在搞不清楚刘伯温到底是不是我的前世,那么他给我一封法书倒也合理,如此一想,我在车给曹三打开一个电话,让他马给法书给我,他说可以,但必须要我的一滴鲜血来滴血起誓,他这么说让沉吟了。
  我给我的精血给唐曼,那么她随便可以要我的命了,那么我用法书救自己有什么意义?
  看来我要跟唐曼好好的谈一下了。
  但我现在能跟唐曼怎么谈?我什么资本?

  这点是我现在最头痛了,我之前还想着再也不见唐曼了,现在看来,几天不到,自己居然要去自投罗了。
  这是造化弄人吗?
  心苦笑了一声,我跟曹三说我想跟唐曼谈一下,曹三他自然做不了主,他沉吟了一下说他跟唐曼说一下,现在算是我“求见”唐曼了,自然要她答应。
  一想到自己要去见自己差点杀了的唐曼,她对怎么对我?又是让我属下前,属下后的?我觉得自己得硬着头皮才行了。
  跟尹芳说了一下回去之后我要出去一趟,尹芳也没问我干什么,她说好。
  毕竟有关玉净瓶的事操之过急也没用,要大致的确定了了地方才行,不然长江那么长,那要找到什么时候?
  天展好的问了一下,我也不好说我去见唐曼,毕竟天展去了,让唐曼又以为我们两个要大闹术门一次,那可适得其反了。
  天展也没多问,也点头。
  在车的时候,我也好的让天展再将那本书给我看看,这本书的纸张真是跟那封信一般无二,但为什么这本书没有名字?
  有关寄给尹芳这本书的朋友,我也仔细的问了一下尹芳,她说他这个朋友是挺意外认识的,当初在一个黑市认识的,是个长相普通的年轻人,看去挺憨厚的,所以尹芳还算信任他。
  至于名字则是叫郑杰,我问尹芳有没有他的照片,我好分析一下他的面相,尹芳摇头说没有。
  这让我沉吟起来,这个叫做郑杰的人应该也是我前世安排的,如果我这次能自己救回自己,那么这个人我得见见才行。
  途的时候,曹三给我回了一个电话,说唐曼可以见我一面,我顿时狂喜,他说了一个地方让我去哪里等他,他来接我。

  到了这个地方后我自然让尹芳停车下来,我打开车门走下来,天展沉吟了一下打开车窗,他似乎有话要说,但又欲言又止的样子,憋了半天说了一句小心一点。
  我点头,怎么天展去了一下望乡台怪怪的了?
  尹芳开车离去后,过在原地等了十多分钟,曹三的车从远处开了过来,他在我面前停下,我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  刚开始的时候,曹三没什么话说,后来他估计太好了,所以问我为什么唐曼会连续见自己两次?
  我也搞不清楚啊,刚才我也没抱多大希望的,我以为唐曼会直接拒绝,没想到她居然答应了。
  那时候我想杀唐曼,她也想杀我,而且在下面的时候我也害她吃尽苦头,她见我的唯一可能是她得到刘伯温法书的时候,刘伯温给她什么指示,不然我真无法想象性子那么冷的唐曼会再次见我。
  我说我也不知道,然后曹三不说话了。
  一路疾驰的到了术门总部门口,曹三停下车让我自己进去,法书现在在唐曼手。
  看门的已经换了一个人,是一个穿着西服的年人,不管次那薛老跟天展最终的打斗结果是什么,他的寿命已经尽了,所以这次出现一个陌生人我没有一丝意外。
  这个年人冷漠的看了我一眼,冷冷的说了一句跟他走,转身带路。
  这个年人一路都没有说话,把我带到了次的地方,他说让我自己进去转身回大门那边去。

  唐曼的亲信薛老死了,那么这些人自然连进这个门的资格都没有的。
 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,硬着头皮推门走了进去。
  里面次被毁坏的东西已经变得焕然一新,看不出有半点被破坏的痕迹,那巨大的黑纱依旧被布置着,这样也好,不见唐曼那张脸也会让我轻松不少。
  里面安静至极,我等了一会,唐曼也没有出现,我忍不住厚着脸皮说我到了,没有人应答我,但我确实听到了黑纱里面有淡淡的呼吸声啊,这女人到底什么意思?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