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28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只要准备工作做好以后,可以去那条路守着了,先拿到孟婆汤再说,玉净瓶只能随后了。
  商量到最后的时候,天展说了让我心一动的话,望乡台可是有三生石的,这块石头可以显示出人的三辈子,是什么人,一辈子做了什么,什么时候死的,都会一清二楚的显示出来。
  如果我站在三生石面前,这石头能显示出我的前世吗?我是又期待又忐忑。
  如果显示出来了,那么我知道自己辈子是谁了,但如果显示不出来?那或许只能空欢喜一场了。
  回放尹芳的家,她去做饭,我则是看着她弟弟,他弟弟跟我玩,我也陪着他玩。
  她弟弟脸笑容不多,但眼睛,目光都是充满了善意与好,如果能让他的魂魄圆满,那么他应该会是一个阳光善良的小男孩。
  我给他弟弟算了一卦,“卜卦”,很少见的一个卦像,这跟我们现在一样,不知道这方法到底有没有用,其实也算是一种废卦,前路未卜的意思。

  叹了口气,天展去房间准备要抹去身阳气的东西与符笠,我则是一直陪着尹芳弟弟玩,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尹芳在门外站着,我看到她之后,我正吃他弟弟给的糖果呢,有点尴尬。
  尹芳告诉我,她弟弟叫尹左,他看到尹芳之后,跑过去抱住尹芳的腿,我则是尴尬的站了起来。
  尹芳难得微笑了一下,让尹左叫我哥哥,尹左乖巧的照做了,我听得心一暖。
  在客厅吃完饭后,我们三个坐在沙发聊天,当然聊的是有关如何去下地府的事。
  天展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,“那条鬼路压压送阴魂的是一般鬼差,混进去瞒过他们的耳目不难,但最终难的是要过的鬼门关,却是牛头马面把守的,这才算是一个大关,这牛头马面两个性格截然不同,一个极为苛刻,几乎到了刚正不阿的地步,而另外一个却十分好说话,和善无。”
  “如果是查看我们是牛头,那么应该有把握混进去,但查看我们的是马面,那么可能被他识破,这其只能碰运气了。”
  “所以我准备了三种掩盖自己身阳气的办法。第一种,也是最简单的一种,穿寿衣行了,这种方法最简单,但最容易识破。第二种则是要浑身的涂抹锅底灰,一个地方都不能漏,露出一点,阳气会泄露出来,不说牛头马面了,是一般鬼差也可以轻易的看穿,以两种不太靠谱,至于第三种,则是最恶心的一种,也是最安全的一种。”

  说道这里,天展停了下来。
  我跟尹芳互望了一眼,我忍不住问,“怎么个恶心法?”
  天展接着说道,“首先灭了自己一盏灯,然后喝一杯牛眼泪行了。”
  “一杯?”我听着有点怪怪的了。
  天展看向尹芳,她耸了耸肩,表示没有问题。

  天展顿了顿接着说道,“因为牛通阴阳,牛眼泪涂抹双眼可以见鬼,而喝牛眼泪则是可以让鬼看不到你身的阳气。”
  听天展这么说我恍然了,不过一杯牛眼泪而已,一口闷了不行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的。
  看我跟尹芳都没什么意见,天展点头,“那好,用第三种方法,对了尹芳,你那本古书在哪里找到的?我想看看。”
  尹芳点头的走进房间,很快走出来的时候,手里面拿了一本发黄的书籍,天展接下来,我也忍不住凑过去一看,封面的字已经看不清楚了,但应该是一些门遁甲之类的书。
  翻看一看,都是一些小篆,天展翻找了几下,的确是找到了尹芳说的那种办法,面也是写得较清楚,不过天展看得眉头一皱,“尹芳,你这书从什么地方得到的?”
  “一个朋友寄给我的。”
  尹芳说道,“怎么有什么问题吗?”
  天展摇头,“问题倒多大没有,这本书也的确是年份很高了,写得都是一些山野术法,跟民间偏方差不多,不过面的一些记载都有些偏激,甚至有些邪术的感觉,而且这封面的名字看不到,这是个问题了。”
  天展突然这么说,让尹芳神色微变了,急忙们,“那你的意思是面的那个方法的也不行?”
  “不是不行,孟婆汤与玉净瓶应该是可以,毕竟按照这个方法来说,应该是可以洗干净尹左身的降头气息与记忆,但我觉得这本书有点问题,但具体又说不太清楚,还有是,你这个朋友突然寄这本书给你,你是事先告诉他了?”天展问。
  “之前跟他提过一次,而且已经认识了三四年了。”尹芳说道。
  天展话的意思我算是听明白了,他是怕一直束手无策的尹芳突然得到这本古书,太巧了,不过尹芳也说了这个朋友认识三四年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  “哦,认识三四年了?我认识吗?”天展问。
  “你应该不认识。”尹芳摇头。
  “嗯,你认识那么久了,你这个朋友是什么人,你应该清楚了,那我可能多想了吧。”天展将书合,递给尹芳。
  尹芳沉吟了一下接了下来,但心事重重的没有说话了。
  天展继续说道,“你也别多想,我也没什么意思,是觉得有些巧了,不过我们先试一试,万一不行,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  尹芳点头。
  晚在客房睡觉的时候,天展两手枕着后脑勺,一直目光闪动着盯着天花板,我看得有些糊涂了,便问,“那本书到底有什么问题?”
  “问题很大。”天展沉声说道。

  我一下来了兴趣,便是从床坐了起来,“有什么问题?你倒是说说。”
  尹芳不在,天展便是说了起来,“你不是学习道术的自然对一些东西不太敏感,但我不同了,怎么说呢,感觉,我碰到这本书的时候感觉这本书很邪性,好像是一种邪术的典籍一样。”
  “你不也说了吗?算是民间偏方吗?而且办法也没什么问题。”我问。
  “是没问题我才觉得有问题。”天展道。
  我听得糊涂了。
  天展想了想继续说道,“我刚才说了,办法应该没问题,但这个没问题的方法出现在一本有邪性的书,有没有一点问题?”

  我听得神色一动了。
  “尹芳性格冷,虽说认识的人多,但真正能称之为她朋友的少之又少,而尹芳的这些朋友我基本都认识,她认识三四年了,我居然没见过,我有种错觉,是尹芳所谓的朋友故意把这本书给她的。”天展的分析的说道。
  “那是想追尹芳呗。”我道。
  天展瞪了我一眼,“你小子别打乱我的思路行不?”
  我捂住了嘴巴,不过听天展这么一说,的确是有点可疑的地方,但这个人寄给尹芳一本书,而且面的方法理论是不错,这又能代表什么呢?
  想害尹芳?方法都是对的,怎么害?
  “其他的不怕,我怕怕尹芳这个所谓的朋友,拿我们当枪使,故意让我们去找孟婆汤找玉净瓶,孟婆汤的问题不大,不算太稀有,但玉净瓶如果是真的,那是一件仙家用过法器啊,价值可想而知了,我怕最后尹芳朋友会突然出现将这些东西夺走。”
  天展沉声起来,“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。”

  听天展这么说,我背后一凉,如果真是天展这么说的,那么这个所谓尹芳的朋友想当黄雀啊!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