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23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唐曼确定了里面有东西后,也没有小心的意思,缓缓的走了过去,我看到她垂下来的手徐徐散发出一股微不可查的光芒,我正好她怎么做的时候,突然看到那里的碎石爆射,一个巨大的白色家伙从里面冲了出来。

  雪白至极,我这才清楚的看到它的样子,赫然是跟章鱼一样,但牙齿却异常的锋利,并冒了出来,唐曼淡淡的看着它冲过来,突然身子一动的躲了过去,并一下跳到了白色家伙的背,她冒着光芒的手突然插进它的头。
  这白色家伙剧烈的挣扎,而唐曼神色一丝异样也没有,直接从里面掏出一把白色的肉出来,应该是脑浆之类的,这白色家伙再扭动了几下,无法动弹分毫了。
  我看得心一惊了,这家伙这么被唐曼一招解决了?
  虽说也是它基本全部触手都被我割断了,但这也太吓人了。
  唐曼松手,她手的白色东西缓缓沉入水底。
  她转身朝那个洞口走去,我沉吟了一下,自然得跟着,不然等她出去了,再叫她的手下过来,那我岂不是死定了?
  跟着进去后,我与她保持着三米的距离,不能太远,也不能太近,她有什么举动我可以随时做出反应,能随时退,也要能随时制服她。
  这洞口是跟山洞一样,只不过被水淹没了,走了一分钟,我可以在远处看到波光粼粼的感觉了,我自然心大喜,不禁加快了速度。
  走出山洞后,我抬头可以看到面的水在波动,我出来了,我心狂喜了。
  唐曼已经往游,我自然也要开始往游,很快我从水里面钻出来,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发现唐曼已经朝远处游去,远处是一个岸边,我抬头看了一下,这岸边是一面超大的悬崖,这应该还是在唐曼住的地方朝的悬崖下。
  游到了岸边,唐曼则是整理了一下散落的头发,然后走到了水边,整理起她手臂的伤口,她将碎布解开,伤口立马流出鲜血,看去触目惊心。
  她闭合修长的手指,舀着清水清洗伤口,清水在她手臂流下,也夹杂着血水,缓缓的,她的手臂的血迹被清洗干净,然后她从自己口袋里面拿出一根银针,用自己的头发丝穿着,开始自己缝合伤口。
  她脸色淡然,一副完全感觉不到疼痛的样子,也一副完全当我不存在一般。
  我犹豫了一下走过去,“分元草是不是真的在你住的地方?”
  她没有理会我,我眉头一皱。
  她继续缝合着自己的伤口,我开始打量起眼前的悬崖来,这样爬去肯定不可能,但我怎么才能去找分元草呢?
  看现在的太阳,现在已经是午了,也是说我从早来的,已经在下面困了三个多小时了,那天展怎么样了?
  这时候,我背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,我赶紧的掏出来,正是天展的,我赶紧接听,传出来天展几乎大骂的声音。
  “我艹,你小子躲哪里去了?害得我以为你小子死在那门主手了,说在什么地方?”

  我急忙说,“我刚才被困住了,现在才刚脱身,那你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  “还能在哪?不是跟着那条山洞进来找你了?一进来连床都翻了,是找不到你,你丫的知道我有多急吗?我还以为你从悬崖边跳下去了,害得哥们差点为你殉情啊……”
  我听得无语,“分元草在房间里面,你再仔细找找。”
  “找?找个毛,这是一个女的住的地方吧?我都说了那门主是女的,你偏不信。”
  “你再仔细找找,她说了在里面。”
  我下意识的看向了依旧在为自己缝合伤口的唐曼。
  我听到里面有翻找的动静了,但天展手拿着电话好的问,“她?那个她?不会是那个门主吧?你把她杀了?”
  “没有。”我摇头,

  “那赶紧杀了她,我现在要不是用石头堵住了山洞口,术门那帮人早冲进来了,哥们已经在刚才准备绳子要从悬崖滑下来了……咦,柜子里面有一个盒子,还挺有药香的,等等啊,让我打开看看……对,是分元草。”
  听到天展激动的声音,我彻底的松了口气,但也让我更加好的看了唐曼一眼,她刚才真的没有骗我,她那时候是真的想死了?
  看着她已经将伤口一针一针的缝好了,她偏头将头发咬断,接着将银针收起来,继续的用清水清洗自己的伤口,一舀一舀的,动作轻柔。
  我沉吟了一下说道,“那你把分元草收好,我现在在悬崖下面,你用绳子滑下来,记住了,长一点,这个悬崖很深。”
  “好。”

  挂断电话,我开始盯着悬崖,很快看到一个黑点在悬崖边出现,并缓缓的往下面滑,这悬崖虽说高,但以天展的身手自然不成问题,看着天展缓缓的往下面滑,我突然听到了动静,发现唐曼已经在水边站了起来。
  阳光的照射下,她白净的手臂有两条蜿蜒的缝痕,格外的显眼,虽说已经缝合了,但一条红肿却还是触目惊心。
  她脸色也恢复了很多,让我吃惊,这个女人的恢复能力这么好吗?
  我之前怀疑她是七级武者,但现在看来,她应该还有其他的本事。

  我盯着她的一举一动,其实我有想过灭了她,因为我这次算是彻底的得罪了术门了,放这女人走,那无疑是放虎归山,以后我估计太平不了了,甚至会有不断的术门人追杀也有可能。
  我缓缓的将手机收起来,抓着陨金匕首,看着她迈动大长腿从岸边缓缓走来,好像散步一样。
  我犹豫了一下正想走过去,但她没看我一眼,完全不怕我突然偷袭她的样子,因为我已经想好了应对,她现在实力没有恢复,那么我杀她应该较容易,但我看她的侧脸,神色没有一丝变化,目光依旧是平静如水。
  她缓缓的朝一个方向走去,很快消失在我的视线之,我愣了愣。
  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,她刚才毫无畏惧,也是我现在根本杀不了她了?
  在我愣神的时候,突然听到远处有落水的声音,我急忙看了过去,发现天展在水里面游,他快速的朝这边游过来,我自然急忙跑过去接他。

  我看到天展脸色很苍白,想必刚才对那个老头应该受伤了,而且伤得还不轻的样子。
  我心愧疚,天展看到我之后,大叫了一声,他游过来之后,快速的朝我跑过来,他眼睛在我四周扫视,顿时一脸疑惑,“那女门主死了?”
  我摇头。
  “逃了?”天展问。
  我点头。
  “你也别在意,她那种实力真不是我们能抵挡的,算是受了重伤也有可能将我们击杀的!”天展拍着我肩膀说道。
  听天展这么一说,我再次看向了唐曼离开的方向,如果我刚才与她动手的话,以我现在的实力,杀她,或是她杀我,应该都是五五之分的,所以她不敢赌,我也不敢,或许刚才看着她离开这个决定现在想起了,是最准确的。
  但这次之后,我要异常的小心术门了,因为以唐曼的性子,她肯定会派人对付我。

  天展说完这话,从背包里面拿出一个青色的盒子出来,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一看,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株血红色的草药,散发着淡淡的药香,应该是分元草无疑了!
  盒子的血红色草药跟人参差不多,但表面褶皱不堪,似乎有些年份的样子了。
  既然分元草拿到了,我跟天展自然认准一个方向朝家那边赶去了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