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322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继续的寻找她伤口里面的东西,说来也怪,割开她的伤口,那东西看不到了,我只能滑深一点,鲜血不断的冒出来,似乎匕首触碰到了她的骨头,她长长的睫毛狠狠跳动了一下,苍白的额头冒出细汗。
  “那你把我这只手割断。”唐曼虚弱的说道。
  我听得眉头一皱,“现在我身什么都没有,割断你的手,你怎么活?我已经说过了,拿到分元草随便你死不死。”
  我这么说,她果然不说话了,我不得不继续寻找,这时候唐曼微微的抬起手,指着肩膀的一个地方,我这才发现在她衣服的掩盖下,有什么东西微微在蠕动,我赶紧用陨金匕首插了下去。
  鲜血喷了出来,她肩膀里面有动力剧烈的蠕动了几下,恢复了正常,我将她的伤口滑开一点,果然看到了里面有一个侵泡在血肉怪东西,跟刚才水下面的差不多,我用陨金匕首将这东西挑了出来。
  大概两个手指那么大,看去狰狞异常。
  为了以防万一,我拿出一点朱砂洒在了这东西身,发现冒出黑烟,这家伙还在剧烈挣扎,但很快不再动弹分毫了。

  唐曼的整条手都是鲜血淋漓,幸好背包里面还有一些外用的消炎药,将消炎药洒在面,我赶紧用碎布将她的伤口包起来。
  只能这样了,这种伤口需要缝合,但我针都没有,自然只能这样了。
  但发现唐曼头都垂了下来,我吓了一跳,赶紧用手按住她的脖子,发现血脉的跳动已经到了薄弱的极点,好像随时随地都要停止一般。
  这女人疼说啊,现在晕死过去了,估计真的快死了,我分元草还没拿到,怎么敢让她死?
  一咬牙,我赶紧调动体内的气注入她身体里面,我的气只能缓解她的疼痛,增加她的生命活力而已,其余的没多大用处了,但我现在只能这么做。
  花了三四分钟,我感觉体内的气失去了一半,我才停了下来,浑身已经忍不住打哆嗦了,甚至背后都被冷汗打湿。
  我看着她还垂着头,我算是束手无策了,只能将背包里面的衣服给她披,是否死我算是无能为力了。
  我坐到一边继续的吃了两块压缩饼干,喝了一瓶水才感觉缓过来一点,等体力恢复之后,我要试另外一条路。
  既然无法爬去了,那是只有水路了。
  这水潭是很大不错,但孕育出水下面那么大的东西应该不太可能的,它吃什么?
  这么大的东西一天吃一个人都算少了,刚才下水的时候我根本没有看到其他的鱼类,也是说极有可能水潭下面有其他的出口,也可以说或是以前没有,但那东西阴差阳错的钻进来了。

  但是要下水有很大的危险,第一我体内没有力量可以用了,在水下面的反应自然会迟钝很多,虽说有陨金匕首在手,但现在的我要真是在水下面遇到那东西,那跟在水里面遇到鳄鱼差不了多少的。
  再者是要带着唐曼一起,她现在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,那危险指数完全是增加了很多。
  又或者她能不能抗过去这一关都不好说的。
  想到这里,我下意识的看了唐曼一眼,她还是垂着头,浑身下都没有动弹一丝,我发现她头发都还是湿漉漉的,她会不会太冷了?
  如此一想,我也赶紧将背包里面的冥币,香,蜡烛,一切能烧都拿了出来,很快在她身边升起了一个小火堆,火光也将这岸边照亮了几分。
  因为有蜡烛的原因,这些东西还算较耐烧,火虽说不大,但我都感觉到了几分温暖。
  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,接下来我自顾的调息起来,我要在最快的时间里恢复到三级算命师的最高实力,因为等会只要是一下水,可能是九死一生了。
  我不得不谨慎。
  大概过了大半个小时,火缓缓的熄灭了,顿时四周再次寒冷起来,我顾不得这些,继续的呼吸吐纳,感觉着自己体内气的变化。

  这是一种妙的感觉,这或许是那力量疏通了我全身的经脉,让我呼吸吐纳起来也有事半功倍的感觉。
  再次缓缓睁开眼睛,我感觉体内的气恢复得差不多了,气恢复了,那么意味着我的力气也回来了。
  我看着地的燃烧殆尽的火焰碎渣,应该熄灭了一个多小时了,但唐曼还是垂着头,只是唯一的变化是她的头发干了,身的衣服也干了,不过一动不动的,这女人死了吗?
  我眉头一皱,站起来走过去,蹲下来想按向她的脖子,她却突然动了动,抬起头来看着我,我看得一惊。
  因为从她眼睛里面,我看到了她波澜不惊般的平静,没有任何波澜,她快要恢复了。
  她这么看着我,我自然收回了手,但下意识的将另外一只手的匕首抓紧了几分。
  如果她出手,那么我只能灭了她了。
  她看了我一眼,然后撇头看了一下被包扎的伤口,然后再看了一下身盖着的衣服,她抬起手将衣服甩出去。
  我眉头一皱的接了下来,将衣服塞进背包里面。
  我盯着她问,“你是不是能走了?”
  她没有说话,她站起来,将自己散落在肩头的头发挽起来,我赶紧将气注入双眼,发现她体表有一层淡薄的气,但很微弱。
  所以我没必要怕,她之前重伤之下硬接了我三掌,如今一条手臂也快废了,而且才过去一共两个小时不到,她最多恢复一两成的实力,不可能完全恢复的。
  况且她不知道我的力量是最后一次了,她敢对我出手吗?
  “我问你是不是能走了?”我盯着她再问了一句。

  她没有理会我,目光淡淡的看着水下面,突然目光一凝的射出一缕精光,她身子跃起,一下子跳进水潭之。
  我吓了一跳,她想干什么?难道她也想走水路?
  犹豫了一下,将强光手电绑在头,我深深的吸了口气,也跳了下去。
  我下水后,四处一看,发现唐曼已经游到了水底,我自然跟了去。
  但下水后我肯定不能靠她,只能靠自己,所以我跟她的距离被拉开,也不时的摇头看四周的环境,以防那东西来个突然偷袭。
  在水下面游,我才发现这下面有多深,水底有多长,不过游着游着,我自然在找有没有山洞之类的出口,但可惜的是,转了一圈我都没有发现有出口,难道这水路也行不通,但那只白色的东西呢?
  然而这时候,我停了下来,因为我感觉到了微弱的水流,不远处的唐曼也停了下来,她似乎也感觉到了,我调动体内的气出体外,缓缓的感觉这水流的方向,几秒钟后,我跟她同时看向了一个地方。
  我头的强光手电照射过去,发现有一些气泡冒出来,应该是那白色东西钻进来的入口了,我心一喜,急忙朝那里游了过去。
  唐曼在水底下站着,蹲下来捡一块石头扔过去,脱手的石头缓缓朝那里而去,隐约听到一声砰的声音,里面瞬间冒出了更多的气泡,而且还夹杂着一些粉红色的东西,应该是那白色东西的血液。
  知道那家伙还藏在里面,我自然警惕性大起,紧抓着陨金匕首也走了过去,水下面是有很大的阻力的,这意味着我的反应速度会慢很多,我不得不小心翼翼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