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叔,我掐指一算,嘿嘿,你命中缺我》
第223节

作者: 京京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她在床上不知道翻了多少次身,突然间听到了门铃声,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  难道是叔来了?
  但这速度,是不是太快了?
  苏可可心里想着,脚下的动作一点儿不慢,趿着拖鞋,哒哒哒地就跑去开门了。
  等门打开,苏可可还来不及细看门外的男人,男人便蓦地一大步迈进来,长臂一伸就将她抱入了怀里。
  苏可可的脸门也被按入了对方的胸口。
  “苏可可,我就这么不可信吗?发生这种事情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  男人低沉的嗓音带动着胸口微微震动,苏可可的耳膜跟着震了起来,声音仿佛被扩大了一倍,声音里的气愤和努力压抑火气的那种情绪也听得一清二楚。

  苏可可瘪了瘪嘴,叔做错了事,她都没有找叔算账,叔恼什么啊。
  “叔……”
  “为什么瞒着不说,嗯?”秦墨琛说话都带了一股子狠劲儿,但狠劲儿之后却是无可奈何,“丫头,你以为发生这种事情后我脑子里还会想那些乱七糟的东西?我只会担心你,只会担心!”
  “叔,师父走了,我就想一个人静一静。”
  “怎么静?你要怎么静?”秦墨琛一掌握住她后脑勺,将人脑袋推起,低头看她,“一个人躲在屋子里大哭,哭得眼睛都肿了瞎了,喉咙都哑了说不出话了,还是一个人不睡觉,一直睁眼睁到天亮?”
  “我、我……”苏可可嘴一瘪,“叔怎么都知道?”
  秦墨琛叹气,问:“哭过之后还难受吗?”

  “……难受。”苏可可吸了吸鼻子。
  “不睡觉就能解决问题吗?”
  “……不能。”鼻子好酸。
  “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些,觉得自己很坚强很伟大吗,嗯?”
  “我没、没有。”望着男人的眼睛也开始发酸了。
  秦墨琛拧着眉看她,“为什么不告诉我?你以为我在这种时候都还想着如何欺负你?”
  苏可可说不出话,只是摇头。

  “觉得叔是坏蛋?所以宁愿一个人难受死,也不想找我分担?”
  “还是你觉得我是趁虚而入的卑鄙小人?”
  “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,我从此以后不勉强你就是,我们退回长辈和晚辈的关系!”
  “还是你以后再也不想我管你了?你的任何事情都与我无关?从前的种种就当从未发生过?你说是不是?你说是,我现在马上就离开,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!”
  苏可可摇头,连连摇头,使劲儿摇头,最后哇地一声哭出来,哭得很大声很大声,眼泪哗啦啦地往下流。
  小丫头大哭着解释,“不是这样的!我只是不想你们担心我,我没有把你们当成外人,我以为一个人静一静就好了,我以为我自己可以的,哇呜呜……”
  秦墨琛叹了一口气,“乖,来,叔抱抱,抱抱就不难过了。”
  他将人重新抱入怀里,手轻轻拍打着小丫头的后背。
  苏可可以为自己已经在师父的坟前哭够了,可现在被叔这么一说,好像心里压着的很多东西一下子就释放了出来,想堵都堵不住,只有哭能发泄。
  她趴在男人的怀里,哭得天昏地暗,哭到打嗝不止。
  “好了好了,发泄完了,再哭下去眼睛就要哭肿了。叔在这儿呢,别哭了,你要是不高兴我追你,叔以后就当你的家人,代替你师父照顾你。”秦
  墨琛轻声道,声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。
  秦四爷就这样放弃苏可可了吗?当然没有,只是这个节骨眼上,他知道苏可可刚失去唯一的亲人,很难过,需要发泄需要安慰,追人的事情可以暂时缓一缓,他并不想在这种时候趁虚而入,他也不需要趁虚而入。
  何况,他刚才并没有骗人,以后结婚了,夫妻也算亲人,丈夫照顾妻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  然而苏可可听到这话却连忙摇头,“不行不行,叔不能当我亲人!”秦
  墨琛一怔,“为什么不可以?可可,你还在生我的气?”苏
  可可眼泪已经止住了,只是还在打嗝儿,“反正就是不可以。”
  秦墨琛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,“能告诉我原因吗?为什么不想我当你亲人?”苏
  可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,鼓了鼓腮帮子,嘟囔道:“我不想告诉你原因,怕你得意。”
  秦墨琛听了这话,眼里陡然间迸发出一抹亮光,掺杂着欢喜的亮光,只是那一抹欢喜眨眼间便藏了起来。
  “不说就不说吧。”秦墨琛将怀里的人一把抱起。苏
  可可惊呼一声,“叔,你干嘛?”
  “看你哭得双脚发软,送你去卧室。”
  “……哦。”微顿,“谢谢叔。”
  “你要是不想我当你亲人,那你可以考虑改个称呼。”

  “那叫什么?”
  “名字,或者秦哥哥、琛哥哥。”秦
  墨琛说完这话,刚好将人放躺在了床上,而他则俯身看着她。苏
  可可张了张嘴,最后一泄气,“可是我叫不出口。”
  “是名字叫不出口?还是哥哥叫不出口?嫌我老了?大二十岁三十岁都有叫哥的,不过比你大十岁,怎么就叫不得哥哥了,嗯?”
  苏可可支吾道:“叫叔叫习惯了,一时改不了口。”
  秦墨琛摸了摸她鬓前的碎发,“那便不改了,以后再说。”
  说着,他低头在她额间落下一吻,“这次是真的晚安吻,没有任何欺骗,我只是想跟你说一句晚安,小丫头。”
  “……那叔呢?”
  “等你睡着我就走。”苏
  可可望着他那张脸,刚才光顾着发泄没注意,现在她看得有些心疼。
  “叔,你瘦了好多,气色也不好。”秦
  墨琛专注地盯着她,低声回应道:“我做错了事,这些天你一直不回我消息,我以为你打算一辈子不理我了,心情很糟糕,所以吃不好睡不好。”

  苏可可眼睛红了红,“叔,我已经原谅你了,所以你能恢复成以前的叔吗?”
  “你不让我当你亲人,是默许我以后追你的意思?可可,告诉我是不是?”苏
  可可停顿了许久才以一种非常小的弧度点了点头,“但是叔,不能再骗我了。我现在什么都懂了,你就算骗我,我也会发现的。”
  “放心,我不会再骗你。那件事的确是我做错了。”男人低笑一声,“还有,听到你这话,我很快就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。”他
  伸手盖住了小丫头的眼,“睡吧,我知道你已经很累了,本来应该明天来找你,但是我不亲眼看到你的话,总觉得不放心。”
  苏可可嘴角微微勾了勾,“好,叔也早点回去睡吧,下次我想看到元气满满的叔。”“
  我答应你,你很快就能看到了。”
  秦墨琛遮着她的眼,许久才挪开手。小
  丫头已经睡着了,睡得很沉。

  他坐在旁边打量她许久,抹了一把脸,先是低叹了一声,随即,那嘴角便一点点勾了起来。
  他就知道,小丫头对他并不是全无感觉的,只是还没开窍罢了。
  男人没有马上离开,好多天没看到他的小丫头了,他想多留一会儿。
  她说他气色不好,但是,她的气色也没有好到哪儿去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