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560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这位同志,还请您注意您的言词,如果是你们个人的问题,请你们找地方私下交涉,如果是您个人对我们幼儿园有质疑的话,欢迎您到我的办公室来,跟我详谈,咱们也可以一起到相关的部门去协调解决。
  我去你办公室干什么?海母冷笑道:我可是个正经的女人,才没有兴趣跟男人单独私会呢,海母说着就看向了小雪,意有所指的说道:你当我是那出来卖肉的小姐?
  园长气的脸通红,还没有办法暴粗,只能让出来的幼儿园老师去劝围着的家长离开。
  小雪看着面前乱糟糟的一切,叹了口气,转身穿过人群,往远处走去。

  海母回头看见小雪走了,就不再跟园长纠缠,而是还想去撵小雪。
  园长可是得了闫志邦的吩咐,要多关照一下小雪的,所以他忙拦住了海母。
  我看您这气还没消呢,还是跟我去办公室喝杯茶,消消气吧。园长一边说着,一边给办公室主任使了个眼色,瞅了眼走远的小雪。
  办公室主任明了的点了点头,忙朝着小雪走的方向追去。
  我才不跟你去办公室呢!我是来找田小雪说事的,跟你有什么谈的?海母白了校长一眼,可是校长说什么都不让她走。
  这她要是再追上小雪,去羞辱她,更甚者动手打了她,自己可怎么跟闫志邦交待?
  旁边的几个老师也跟着上来劝海母,弄的海母一时脱不了身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园长看见小雪已经没了踪影了,才放开海母。
  海母在大街上找了半天没有找到小雪,气的直跺脚,但转念想着自己今天给小雪的羞辱,她又觉得心里高兴了起来。
  她可看见很多人用手机在录呢,明天……不!也许今天晚上就会再次让她臭名远扬!

  她也不再找小雪了,心满意足的开着车子扬长而去。
  小雪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小巷里,不知道走了多久,走到了海边,她挑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。
  看着波涛汹涌的海浪,她忽然就不明白,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?
  跟着不同的男人,除了好吃好喝好穿以外,还能干些什么?
  这样的日子,还有什么意思?
  她从小到大,亲眼看着母亲跟着不同的男人,吵吵闹闹分分合合,为了那一点点钱,做着各种不耻的动作,说着恶心人的话。
  这让她从记事开始,就在别人的指指点点中长大。
  等到她长大了,她不想走母亲的老路,想做一个人见人爱的好女人。
  可是却偏偏事与愿违,生活一步步的将她逼到了这条路上,成成人人眼中的贱女人……
  她忽然就不想活了,这样的日子,她忽然就过够了……
  小雪站起来一步步的走下了防洪堤,一点点的走进了海里,她模糊的听到好象有人在叫她的名字。
  但她不想回头去看,也不想去理会,她只想着,投进大海的怀抱,忘掉所有的烦恼,沉睡在大海的深处。
  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,刺激着她猛的往前一扑,就沉在了大海里……
  闫志邦接到了园长的电话,就一路急奔的赶到了学校,等他再撵到海边的时候,只看到一个个子不高的女人,站在岸边,不停的喊着:来人啊!救命啊!有人跳海了!
  他几步到了跟前,在哪?

  在那!矮个子女人都要急哭了,我们幼儿园的老师,您快……
  闫志邦没等她说完,就边跑边把外衣扔在了一边,到了岸边,一个纵身就跳到了海里,朝着那个已经淹下头顶的地方,游了过去……
  接着又有几个路人也相继的跳进了水里,众人在周围搜寻了半天,才有一个路人浮出了水面,在这呢!
  闫志邦忙游过去,跟他一起把小雪拉出了海里。
  小雪已经完全的没有知觉了,闫志邦用遍了他所知道的方法,都没能让小雪清醒过来。
  后来120的车来了,把小雪拉到了医院,又抢救了半天,大夫才出来跟闫志邦说道:病人现在的身体各项机能都已经正常,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病人还没有醒过来,还得再观察一阵子。
 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闫志邦问道。
  这样的病人在很大的程度上,是看她个人的思想意识,做为家人,您可以常常的陪陪她,多和她说说鼓励的话,这样也许她能快点醒过来……
  你的意思,是说她跟植物人似的,人活着,但是,是她自己不想起来?
  也可以这么说。大夫点了点头,她现在应该是能听到别人说的话。
  闫志邦坐在床边上发起了呆。
  他对这个女人,是有一点喜欢的,但并没有太深的感情,让他坐在这里唤醒她?

  他想到了她的家人,于是他想办法让人把她的家人给弄出来,带到了这里。
  结果他才明白了小雪为什么并不想见她的家人。
  他有先见之明的先一步离开了,只留下了一个助理在那。
  这个助理也是个有意思的,当田母进来的时候,他就把视频给打开了。

  田母进来,直接就冲向了病房,看到女儿,就哭天抢地的叫了起来,我的女儿呀!你这是怎么了!你快醒醒呀!睁开眼睛看看你这可怜的妈呀——
  简直就跟唱戏的一模一样。
  闫志邦不由的把电话拿的稍微远了一点。
  蔡助理上前礼貌的问道:田太太,田小姐现在需要静养,还请您稍微冷静一点。
  田母眨了下快耷拉下来的大双眼皮,问道:你是谁?

  我是田小姐所在单位的办公室主任。蔡助理有条不紊的说道。
  我女儿怎么成了这样了?田母一下子就冲到了蔡助理的跟前,拉着蔡助理的衣服,尖声问道:是不是你们看她好看,把她给那什么了?
  田太太,您不要激动,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说。蔡助理伸手扶住了田母的手,试着想跟她讲道理。
  少他妈的说废话!田小雪的舅舅田冬雷,也冲上前来扯住了蔡助理的胳膊,你给我说清楚 ,到底是怎么回事?要不然我们就报警,告你们**未遂!
  田先生,请您冷静一下。蔡助理一手抓着田母,一手抓住了田冬雷,咱们有事情可以好好谈,不要这么激动,会吵到病人休息的……
  你别跟我们扯那些用不着的,你先说说,你们准备出多少钱吧?田冬雷嚷嚷着。
  对!先说说你们准备出多少钱!田母也叫着,我可告诉你,你想好了再说,钱少可不好使!
  钱少?钱少我就找人暴光!让你们公司都开不下去!田冬雷冷哼着。
  站在旁边一直都手足无措的小雪的舅母钱玉芝,上前拉住了田冬雷,你先别吵了,先听他说说小雪的情况怎么样,别总光提钱了,行不行?

  你给滚一边去!田冬雷胳膊一甩,就把她甩到了一边去,不提钱?拿什么给小雪治病?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