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被父母遗弃之后,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》
第292节

作者: 九品一局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妈声音轻柔的走过来,“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遇到了什么事?”
  看着我妈温柔的样子,我摇头,我现在要做的是让我妈专心的应对十二道雷劫,如果我妈分心的话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  “没事,妈你继续吧。”我说道。
  我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眼闪过一丝异色,但很好的隐藏起来,她点头,继续盘坐下来调息。
  我从我妈房间里面出来,直接走了出去,赶紧的给天展打了一个电话,把我妈面相看到的事全部说了出来,天展停顿了一下说道,“阿姨的名头也是很响亮的,更别说阿姨的父亲了,一般精怪与门派都不会这么做,敢在阿姨雷劫的时候闹事的,估计也是跟阿姨实力差不多的,或是想跟阿姨彻底翻脸的,小天你仔细想想会有谁?”
  我是算不到也想不到才给天展打电话的,天展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,“听你刚才说,阿姨的雷劫是十二道,那么是十分危险的,途的时候阿姨只要稍微有一点分心,那后果不堪设想,所以这事小天你不能告诉阿姨。”
  我点头,跟我想的一样,这么危险的时候,如果我妈还顾忌这顾忌那的,怎么地方十二道天雷呢?
  “这样,我这边朝你那边赶,但在晚十二点之前我大概赶不到,在此之前,你要先准备一下。”天展说道。
  “怎么准备?找老鼠精他们行不行?”我急忙问。
  “这个不行,她们出现不是帮阿姨,而是害了阿姨,老鼠精她们的出现只会无形的增强阿姨的气息,让打下来的天雷更加厉害,或许还会让老鼠精她们也倒霉的被天雷攻击,所以方圆二十里是不能有其他厉害的精怪出现的,这个阿姨应该自己找好了地方,所以只能小天你给阿姨护法!”
  我听得一惊,难怪每个度雷劫的精怪都只能自己度是因为这个原因啊,这样说别人是帮不了忙的。
  天展继续说道,“你是算命师,我现在教你道术也不行也来不及,但你有其他的准备,去找几只母乌鸡,一定要只有一个头冠的那种,越多越好,将乌鸡的肋骨给拿出来,用我师傅给你的匕首将肋骨肖尖一点,这是一种驱邪的手段,结合你的气元指打出去行了,……”
  天展一共说了十多分钟,我将这一切都默记下来,其还有一种简单的阵法,挂断电话我跟我妈说我要出去一下,我妈也没问我去做什么,她站起来想送我出去,我说不用了跑了出去。
  虽说我妈的洞府在悬崖边,但我速度小心一点爬下去,再围绕着悬崖下跑,也很快可以回村子。
  下了悬崖后,我憋足了一口气的往村子里面跑,大概花了三个小时吧,我跑回了村子的时候已经是浑身湿透了,我大口大口的喘气去菜市场,按照天展的要求,只找到了五只那样的乌鸡,无奈之下,我只能将乌鸡给买了下来,找个地方将鸡肋骨给拿了出来,用匕首将鸡肋骨修到最尖,让其发挥最大的威力,然后将五根鸡肋骨小心翼翼的收起来。
  回店里面拿了一点其他的东西,因为我不知道来的是精怪还是其他人,有其他的一些手段当然更加保险一点,要是晚实在是撑不住了,那我只能激发最后一次力量了。

  如此一想,我将需要的东西一股脑的装进背包里,正准备跑回去的时候,门口却缓缓走进来一个人。
  我看到这人之后,立马眉头一皱,居然是曹三,他又来干什么?
  他这么恰到好处的的堵住我,让我盯着他,声音有几分清冷了,“曹先生有事吗?”
  曹三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回答我,而是颇为诧异问,“李先生这么急,是遇到了什么事?如果我术门能帮得忙,李先生尽管说。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  我摇头,曹三这人我现在要警惕他了,因为他次已经对我露出杀意了,这样的人随时都会在我背后捅我一刀。
  曹三接着说道,“那好,我这次过来,是因为我术门遇到了一件大事,所以想让李先生给我算算,如何度过这次危机。”
  我看了他一眼,沉吟了一下点头。
  算命最多半个小时,现在下午三点,还有九个小时足够让我跑回去,毕竟他可不是那么好随便一句不算可以打发的。

  “可以,那你将你术门遇到的事说说,我帮你算算。”我说道。
  他没有说话,而是拿出一张照片出来放在了桌子,我看了一眼,发现这张照片是一个颇有书生气质的青年,曹三接着说道,“这个人是我术门第二长老,但在一个星期以前突然失踪了,这个人关系我术门的一件大事,所以李先生能不能帮我算算他是什么人,还有他会在什么地方。”
  我将这张照片拿了起来,看照片跟看真人肯定不一样,我无法从照片看出一个人的命气,也是说无法从照片分辨出他面相十二宫的“气色”,所以限制多了很多。
  不过曹三说这第二长老突然失踪,而且还要我看这个人是什么人,还关系到他术门的一件大事,难道这个青年也拿了术门什么东西走了?也是奸守自盗吗?
  如此一想,我仔细的看了这张照片几眼却是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,这青年五官堂堂,眉峰坚毅,特别是他的眼神很冷,虽说算不什么好人,但也不会做出背叛术门的事出来的,我想了想,将这分析说了出来,

  曹三听了之后,脸色有些诧异了,似乎我否定了他心的想法一般,看来他来这里之前,也跟我刚才的想法一样,认定这个长老背叛了术门,但没有。
  曹三目光闪动,沉吟了几分钟才说道,“那他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  我摇头,“我只能算出他死还是活,具体在什么地方,这我无能为力。”
  曹三点头,“那李先生请说吧。”
  “他还活着。”我说道。
  “活?”
  曹三继续沉吟,他在屋子里来会踱步起来,几分钟后他开口让我给他来一个字算,我点头答应了。
  他说了一个“岁”字,我有些怪怎么他会说这个字出来,但我也没多想,心飞快的分析之后说道,“事出为南,生机为东,也是说这名长老在“南边”失踪的,他的生机相应的对在东边。”
  曹三听了我的话之后,眼睛微微一亮,似乎我说了东边两个字,让他一下联想到了什么。
  “行,我已经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了,这是报酬,那我不打扰李先生了。”
  他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出来,放在桌子后急忙忙的走了出去,这一次他居然没有提刘伯温法书的事,让我有些意外。

  将他给的钱放进抽屉里面,我赶紧关门朝后山跑去,这一次回去的时候,太阳下山以后,果果自己飞了出来,拉着我一起跑,算是更快了几分,而且让我轻松了不少。
  毕竟我的体力这么来回跑,真有点吃不消的。
  看了一下时间,正好七点钟,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,还来得及跟我妈一起去。
  不过这时候,我突然感觉到了几分异样,而果果也停了下来,以我的目力来看,四周已经变得很黑了,关键是这黑有几分诡异,好像在自行转动一般。
  “天哥,我们遇到鬼打墙了。”果果一脸警惕的说道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