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必须勇敢,让侵害过我的人付出代价》
第37节

作者: 艾月魂A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一阵涮啦啦的流水声,又一阵马桶抽水声。又过了一会儿,我听到李德龙一声轻轻的呼唤:“丽燕,你进来吧!”才慢慢从床上爬起,走进卫生间。
  我进去,李德龙已躺进浴缸,头枕在缸沿上,两眼紧闭,好像睡着了。

  “水温行不?”我把手伸进去,划拉了几下水。
  “正好,挺舒服的!你也进来吧!水里暖和,这个浴缸挺大的,放两个人,没问题;先泡一会儿,再洗吧。”李德龙掀起眼皮,看了我一眼,又闭上了。
  我取掉浴巾,慢慢跨进去,随着我身体一点儿点儿下蹲,缸里的水漫过缸沿,哗啦啦流出了外面。
  李德龙伸手扶着我后背,让我慢慢躺在他旁边儿;他仰着面,我侧转身,半俯在他身边儿。
  日期:2018-10-07 11:34:30
  李德龙在我额头亲了一口,脸上挂着一丝满足的微笑:“真好!真想就这么和你一直躺着,哪儿也不去,躺上一千年!”
  李德龙说的明明是句挺浪漫的话,但他的口气却很平和,平和得我没有听出一丝浪漫的意味儿,却听出了一些伤感,心里就有一阵可怜和同情的情绪升腾起来。
  “那我们就成木乃伊啦!”我轻笑一声,想让气氛有点儿活泛,“你说假如真的一千年后,人们发现我俩就这样躺在浴缸里,他们会怎么想?他们会觉得在看两个傻子呢?还是会羡慕我们的大胆和浪漫?”
  “别人咋看,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儿!我们管不了人家!只要我们自己觉得好,就好啦!你愿意就这么和我躺上一千年吗?”李德龙把搂着我的那条胳膊,往回收了收。
  “我当然愿意,和你在一块儿,哪怕躺上一万年,我也愿意!”我又把时间夸张了十倍!那时,我也被两人相拥了的温暖感染!觉得就那样被李德龙紧紧搂着,惬意地躺着,真的很浪漫,很温馨。
  随即,我脑子里又冒出另外一个念头:“如果郭清明看到我和李德龙这样躺在一起,他会有什么反映?是痛苦的转身离去?还是幸灾乐祸,笑嘻嘻地看笑话?是愤怒的顿足捶胸?还是哀怨地伤心落泪?”
  这样想着的时候,我心中掠过一丝痛苦的感觉!仿佛我的心,被一只有力的手,猛得拽了一把。
  36

  日期:2018-10-08 08:17:45
  那时那刻,我为什么会突然想起郭清明?
  李德龙搂着我的那条胳膊,慢慢儿收紧,并将他的脸,紧贴在我的头发上。
  那天,我和李德龙在浴缸里躺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才给他洗澡。李德龙一直闭着眼睛,像个小男孩儿,听任我的摆布。
  那晚,我如往常一块儿出去那样,在小强下晚自习以前,赶回了家!
  后来,我才知道,李德龙那天情绪极度不高,并不是他工作上遇到了什么麻烦,而是第一次听马玉英告诉他,如诗在南方找了对象,不打算回来就业了。
  接下来的时间,我一边儿上班儿,一边儿看函授复习资料。杨浩然告诉我,单位那些事儿,如果不是非得我亲自去做,完全可以交给他;那样,我就有更多的学习时间。
  我也就不和他客气,把大部分工作都推给了他。如此一来,杨浩然整天忙得像只热锅上的蚂蚁,一天跟我报怨两三遍!说他现在感觉就跟奴隶社会的奴隶似的,干得活儿最多,得到的报酬又最少;我们办公室有多忙!其他办公室的人有多闲!

  我说:“你要觉着累,还是我干吧!”
  “这可不行!你现在的重点工作是复习,不能分心的!为了让你能有更多时间复习,我多干点儿,没什么!我只是觉得,我们办公室,和其他办公室相比,活儿实在有点儿太多了!想想,我没来以前,这些活儿都是你一个人干!心里真是佩服你!”
  然后,他又说,他的理想本来是当一个计算机工程师,却被老爸老妈硬绑架回来,塞进这个破机关里,吃苦受罪!把他人生的大好前途都给毁掉了!他现在就是一条被捆了手脚的龙,被扔到一个没不过脚指头的浅水里!这里根本就不是他待的地方,迟早哪天,他要挣脱绳索,离开这个破地方。
  日期:2018-10-08 09:48:00
  我担心地问杨浩然:“我听说,为给你找这份工作,你爸你妈到处求人,才终于帮你办成的!你扔了这份工作,到外地,上哪儿再去找这么好的工作?”
  “妹妹!你没听一首歌咋唱的啦!外面的世界很精彩!你没到外面的世界去过,你哪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!哥告诉你吧!现在这个世界,学计算机的,不论走到哪儿,都抢着要!在那浩如烟海的工作海洋里,我想干哪个,就干哪个!随便找一个,都是你现在工资的三四倍,五六倍!”杨浩然用在我当时听来,感觉像夸海口的语调这样说;但后来,当我真正了解了外面的世界时,才知道,杨浩然并不是在夸海口,而是在告诉我一个事实。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:“见识不同,想法亦不同!”

  “你欺负我不懂外面那个精彩的世界,就这么蒙我,是吧?有那么高的工资,又有那么好找的工作,你爸你妈又不是傻子!不让你在外面混,却硬把你拽回来干这个!”我不认同他的说法。
  “我爸我妈一点儿也不傻,精得都跟鬼似的!他们就怕我走的太远,他们见不着我!硬要把我绑在他们身边儿,让我陪着他们!别的父母,人家就盼儿子飞得越远越高,越好!他们俩个,就怕我跑远啦!典型的自私自利!你听人家咋说:‘你跑的太远啦!我一年也见不上一面,我养你这个儿子,不是白养啦!’你看他们有多精!处处在为他们自己打算,哪里考虑我的感受,我的人生目标!”杨浩然越说,越愤愤不平。

  日期:2018-10-08 11:18:15
  “别说!你爸你妈,这事儿对你虽做的有点绝!但从他们俩的角度考虑,还挺有道理!我觉得他们想的,做的,都挺对!你应该支持他们才是。”我故意和他唱反调。
  “妹妹,你才二十来岁个小姑娘,你的思想咋跟我妈一个四十多岁的,更年期中年妇女差不多呢!”
  “这说明,我现在不是二十来岁,而是四十来岁了!你以后别再叫我妹妹了,改口叫姨才对!”我笑着和他开玩笑。
  “你又乘机占我便宜,我撕烂你的嘴!”杨浩然从座位上跳起,向我扑来。

  我躲避不及,被他一把从后面抱住,伸手要捏我的嘴,我用胳膊护了嘴,他捏不住,就在我脸上捏了两把,才放开。
  我的脸因害羞胀得通红,假装生气地怒视着他说:“你就欺负我!不跟你说了!我去送文件。”随手拿起桌上一个文件,怀揣一颗砰砰乱跳的心,快步离开了办公室。
  那以后,好几天,我总感觉脸上被杨浩然捏过的地方有种异样的感觉,挥之不去。
  几天以后,我突然在办公桌抽屉里,发现一个包装精致的礼品盒子,上面用打印纸打着一行字:“王丽燕亲启!祝你生日快乐!”没有署名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