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530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那他用哪个电话号你打的?凌亦琛把车子开出医院,就停在了路边,咱们必须得在陆家之前找到他,否则的话就完了。
  就完了,是什么意思?凌老爷子在电话说道:他们还想草结人命 ,偷偷把你爸给弄死?
  这回不管是谁做的,末末的外公都不会轻饶了他。这点几乎是可以肯定的,如果真的是我爸做的这件事,夏末要是知道了,她也不会原谅的,可能还会跟我离婚。

  那两个孩子怎么办?凌老爷子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元琦和美琪,是不是两个孩子他们也不会给咱们?
  凌亦琛没回答他,但两个人心里都有数,以大卫现在的能力,他们陆家是难以与之抗衡。
  那要不这样吧,凌老爷子总也不用的大脑,快速的旋转着,我现在就花钱找人去把这个罪认下来得了。
  不行。凌亦琛拒绝道:第一,万一不是我爸干的呢?咱们这样做,就把真正的恶人给放了,第二,这事要是被发现了,那咱们家的脸面可就真一点都没有了!
  咱们先找人把事给顶下来,然后在暗地里继续查,看看到底是谁做的。凌老爷子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接着说道:要是另有其人的话,我就直接把他给剁了!
  爷爷,这么干不行,凌亦琛还是不同意,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早晚都容易露出真相。还是先想办法找到我爸,问清楚到底是不是他做的吧!

  两人挂了电话,凌亦琛就直接的回了凌家,换了身衣服,吃了点饭,又给夏末找了两身衣服,才赶回医院。
  夏末已经醒过来了,红着眼圈,由着刘艳姿喂她东西吃呢。
  她看到凌亦琛进来,就关心的问道:你吃没吃饭呢?
  是呀,你要是没吃的话,那饭盒里还有一碗粥,你快趁热喝了。刘艳姿也忙说道。
  我在家里吃完饭才来的。凌亦琛坐到了床边,接过了刘艳姿 手里的碗,还是我来喂吧。

  刘艳姿就识趣的坐到了另一边。
  你就在医院里安心的住两天吧,等医生说没事了,咱们再回家,刘艳姿在旁温声道:两个孩子,你们就不用操心了,宛如和吴妈在家里会看好的。
  夏末一听到孩子两个字,就又红了眼圈。
  刘艳姿忙改口道:明天我给你熬点鲫鱼汤,还是排骨汤?
  妈——夏末看着母亲脸上那难掩的悲伤,咽了下口水,才接着说道:您做的东西,我都爱喝。

  那就好,妈妈回去就看着给你做。刘艳姿说完,就站了起来,我先出去一趟。
  刘艳姿快步的走出了房间,走进了不远处的楼梯间,捂着脸,呜呜的痛哭出声。
  看着自己心尖上的女儿,遭受了这样的痛苦,她的心里就难受的要死。
  她真恨不得能抓住那几个人,把他们碎尸万段,看看他们的心肠到底是不是黑的。

  她在楼梯间哭了好一会儿,才回的房间。
  也没敢再跟女儿多说话,拿着东西,就匆匆的离开了。
  夏末自然看出了母亲的异样,可是她却只能装做看不出来。
  等到母亲走了以后,她跟旁边面无表情的凌亦琛说道:我没事了,你也躺下睡吧。

  凌亦琛去洗了把脸,也挤上了床,隔着被子,小心的把她抱在了怀里。
  夏末把脸在他的胸前轻轻的蹭了两下,侧身躺在被子里,自己告诉自己,要坚强。
  第二天,凌亦琛起床,正给夏末洗毛巾呢,就听到了外面急促的敲门声,还没等他出来,陆宛如就推门走了进来。
  末末呢?醒没醒?陆宛如看到从卫生间里出来的他,问道。
  刚醒,凌亦琛看着两手空空的陆宛如,你怎么来的这么早?
  我是来换你的,外公让你回去一趟。陆宛如也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,好象挺着急。
  凌亦琛的心里咯噔一下,就知道事情可能不太好。

  他带着陆宛如回到病房。
  夏末委委屈屈的叫了声:姐。
  陆宛如忙上前把夏末搂在了怀里,轻拍了两下她的后背,刘姨给你做了好吃的,一会儿就让人送过来。
  嗯。两人都没有说孩子的事。

  外公让亦琛回去一趟,有事情要跟他商量。陆宛如道:我在这里陪着你。
  外公是不是找到那些坏蛋了?夏末激动的就要坐起来,陆宛如忙伸手将他摁住,你先别激动,应该是没有找到那些人呢,要是找到的话,外公应该能说。
  夏末失望的躺回到了床上,要是抓到这些人了,我一定要去看看他们,到底都是谁!
  我也要去看看这些畜牲!陆宛如同仇敌忾的狠声道。
  凌亦琛连声都没敢吱,就转身出了病房。

  他也没乘电梯,直接从楼梯上走下去。
  在楼梯间,他就先打电话问了一下,有没有他父亲的消息。
  结果都说没有找到他父亲。
  他这心里才稍安。
  但回到了陆家,看到在客厅正襟而坐的大卫和陆振天,凌亦琛还没等落底的心,就又完全的提了起来……

  亦琛,那些害夏末的人,我们找到了。大卫看着凌亦琛,沉声道。
  是吗?凌亦琛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,到底是什么样子的,但他自己能感觉得到自己的嘴角有些僵硬。
  陆振天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,凌亦琛,你……
  振天!可他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大卫给打断了,大卫的声音出奇的冷峻,你先坐下!
  陆振天看着沉着脸的岳父,喉结滚动了一下,还是坐了下去。
  我们知道了四个人的大概方向,但是却没抓着。大卫说这话的时候,陆振天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大卫。
  大卫的目光紧紧的盯了陆振天一眼,转头看向了凌亦琛,还有一件事,我跟振天说起了末末说的话,振天说他好象模糊的记得谁的左手上有个那样的疤,但是又想不起是谁,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?

  凌变琛抿了下唇角,昨天末末说的时候,我也模糊的记得谁的手上有,但是到底是谁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  哦,那就再说吧。大卫就此把话题打住了,我合计着你昨天在医院呆了一天一宿,今天白天就好好的在家休息休息,让宛如和末末她妈白天照顾着吧。
  也好,我爷爷正好也有点不舒服了,我一会儿还准备去看看。凌亦琛明知道大卫他们是有别的事情,要跟他说,但他却没敢再问。
  他的心里现在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了,陆家一定是查到了什么事情,刚才不过是试探他。
  可是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,是不是凌父做的,让他怎么说?

  他现在只能在心里不停的祈祷,希望这件事情,可千万别是他父亲做的。
  他自己都不敢去想,如果真是他父亲做的,他可怎么办?
  凌亦琛回他自己的房间,洗了个澡,换了身衣服,就又出去了。
  陆振天站在大卫的书房,问道:您为什么不直接问他,凌海峰在哪呢?这个凌海峰就是个畜牲!
  不管凌海峰是什么,都是凌亦琛的亲生父亲,这对哪个人来说,都是一种很难做出的选择。
  大卫想起自己可怜的小外孙女,无奈的叹了口气,我已经安排人跟着他了。
  不是都说凌海峰疯了吗?怎么又跑出来了?陆振天生气的骂道:这个混蛋,要是让我逮着了,非弄死他不可。
  大卫却道:看看再说吧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