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528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凌亦琛吓坏了,白着脸,说话都磕巴了:爷……爷爷,末末要……要生了!

  末末要生了?凌老爷子忙回过身,急声催道:那你还不快去?
  哦……对,我得快去了!凌亦琛说完,就转头跳上了汽车。
  车子才刚起步,走了没两米,就又退了回来,凌亦琛问着站在门外的凌老爷子,您去不去?
  生孩子没有那么快,我先回去跟冯妈交待几句话,免得你……到时回来不好弄。

  凌亦琛知道凌老爷子说的是凌父,便点头,道:那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会及时给你打电话的。
  好。
  凌老爷子看着凌亦琛的车子走了,就拄着拐杖,急忙的回了书房,给凌父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。
  电话响了许久,才被人接起,凌海峰,你要是还认我的这个父亲,就赶紧 给我回来!否则的话,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儿子!现在夏末马上就要再给你添个孙女了,你可不能再干错事!夏末不光是你的儿媳妇,还是你孙子孙女的母亲,也就是咱们凌家的人,你可千万不能伤害她……
  电话那边由始至终,都一句话没说,只是听着凌老爷子说了半天,就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  凌海峰?凌老爷子连叫了几声,把电话扔到了一边。
  他心里暗暗的升起了寒意,忙让司机备车,拉着他立刻就赶往了夏末去的医院。

  可当他到医院时,却发现一切都晚了。
  夏末先一步到了医院。
  她在路上就破了羊水,到了医院就直接进了产房。
  没有几分钟,凌亦琛便也赶到了医院。
  在医生给他消毒,准备让他也进产房的时候,产房里忽然传来了尖叫声,接着就是一片零乱。

  等到凌亦琛和大卫,还有陆振天等人赶到产房的时候,却发现产房的窗户大开,夏末昏死在产床上,床上和地上到处都是鲜血,而做手术的三个大夫则都躺在了地上……
  末末——凌亦琛胆裂魂飞的冲到床边,看着夏末还高高鼓起的肚子,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  末末——刘艳姿一声尖叫,差声没倒在地上,旁边的陆宛如忙伸手扶了她一把。
  大卫则也是面无血色,而陆振天则是腿一软,眼泪就流了出来。

  外公,快,快孩子没生出来呢……凌亦琛话音一落,刘艳姿就妈呀一声哭了出来。
  快去叫大夫!大卫忙回头对着门口的许艺兴说道:艺兴,快!快!
  许艺兴的前脚刚跑出去,大卫又拿出手机,给院长打了电话,让大夫立刻来三楼产房,快!马上!
  凌亦琛忙反应过,松开了夏末的手,也转身跑了出去,站在门口,就开始大声的喊着:大夫呢?大夫呢?快来大夫!

  凌老爷子赶到医院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一跟头差点没倒在地上,这是怎么回事呀?
  可众人哪有工夫回答他?
  他也不敢站在中间碍事,赶忙贴着墙边站着,看着人群进进出出。
  好一番手忙脚乱以后,夏末被抢救了过来,地上的大夫也没有事,但是夏末肚子里的孩子却没有保住。

  这对众人来说,无异于是个晴天霹雳。
  夏末肚子里的孩子可都足月了呀!
  凌亦琛已经彻底的傻了,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,跟个木头桩子似的,一动也不动。
  刘艳姿哭倒在了陆振天的怀里,那心疼的就跟割她的肉似的。
  都给我打起点精神!大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把拐杖用力的在地上敲了两下,现在末末还没有醒过来呢,咱们现在要想想怎么跟末末说?
  要不先别跟她说了?刘艳姿抹着眼睛,哑声道:要是在月子里做下了什么病的话,将来那可不好治。
  可是能瞒她多久?她醒了,一定是要看孩子的。陆振天悲声道:怎么说也瞒不了她一个月吧?
  众人一时都沉默了。

  被紧急召唤来的梅根,从不远处走到了大卫跟前,:大卫先生,大夫醒了!
  大夫怎么说?大卫的眼神一眯,就散发出了野狼似的厉光。
  他说正准备给二小姐做手术的时候,从窗外跳进来了四个带着鬼脸面具的人,二话不说就把他们给打倒了。梅根说道:我已经安排人去查了,但监控里只看到了四个人影跑出了医院,上了一辆灰色的小面包车上,而小面包车的去向,还没有查到。
  给我接着查,不管有什么办法,都一定要找到这四个人!大卫狠绝的说道:我到要看看,是谁的胆子这么大!
  梅根刚走,刘艳姿就开口问道:爸,您说现在可怎么办呀?到底怎么跟末末说?

  怎么说?大卫重重的叹了口气,实话实说吧!
  实话实说吧!一直跟傻子似的凌亦琛,忽然也开了口,说完之后,就双手抱着脑袋低下了头。
  虽然没有任何的声音,但他那微耸的肩膀,却透露着浓浓的悲伤。
  大卫伸手拍了拍凌亦琛的肩膀,打起点精神,夏末还等着你照顾呢。
  凌亦琛强忍着悲哀,用手在脸上擦了两把,等着夏末从手术室里出来。
  看着夏末那白的透明,隐隐乏着青色的小脸,他这一刻才真正的明白了,什么是心痛的无法呼吸。
  他坐在床边,紧紧的握着夏末的手,一刻都不敢放松。

  陆宛如和许艺兴,带着悲伤过度的刘艳姿先回了家。
  陆振天跟着梅根一起走了。
  大卫和凌亦琛留在了病房里。
  当夏末的长睫毛刚一轻颤,凌亦琛和大卫就紧张的围到了床前。
  夏末的眼睛刚一睁开,就红了眼眶。
  末末……凌亦琛的话就堵在了嗓子眼。
  快别哭了,大卫伸手帮着末末去擦眼泪,但自己的眼睛也不由的湿润起来,你现在不能哭。
  出事了,是不是?夏末虚弱的开了口,孩子……怎么样了?
  孩子……大卫看着旁边已经流下眼泪的凌亦琛,只得开口说道:你和亦琛还年轻,你们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孩子……
  孩子没保住?是不是?夏末眼角的泪水瞬间就滚滚而下,她一只手被凌亦琛握着,就用另一只手去拉大卫的手,外公,你告诉我,孩子是不是真的没了?
  末末,是外公不好,是外公大意了。
  大卫的心里无比的痛惜,也无比的后悔。
  当初凌亦琛还真问他了,用不用在医院外面安排点人,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想到,在医院的产房,还会有什么危险?

  夏末哭着摇了摇头,却哽咽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末末,你放心,我一定会抓住那些人的!一定让他们血债血偿!凌亦琛紧咬着后牙,柔声的跟夏末说道。
  亦琛,咱们的小女儿就这么没了……夏末伸手搂住了俯身抱向她的凌亦琛,我天天都在盼着她出生呢,可是她竟然就这么没了……
  末末,快别哭了,你这次失了许多血,也得好好的休养,家里还有元琦和美琪等着你照顾叫。
  大卫看着哭成了泪人的两人,不得不在旁边劝道:这件事情,也不用亦琛去调查,就让他在家好好的陪着你,我会亲自去查,非得抓住这几个人,看看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!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