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475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如果我说现在就让人撞进去,你觉得把握有多大?夏末的心里总觉得那个厂房里应该有什么秘密,最好是厂房和锦富花苑一块闯进去,把他们所有的人都抓住!

  如果动手的话,就最好是一起动手,我和阿强早就已经准备好人手了。梅根和对面的保镖阿强都点头,表示同意,可是凌总那里,要怎么说才好?
  想法子找几个跟凌氏有往来的,有后台的老板把他拖住!夏末微眯了下大眼睛,道:我听说不是有个设备,可以让周围多少米范围内的手机,都没有信号吗?让人带着那个东西去。
  好。梅根忙打电话去安排。
  夏末不顾梅根等人的劝阻,非得要跟他们一起去郊外的厂房。
  您先在车里等着吧。到了厂房外,梅根说什么也不让夏末再跟着,等到里面的人都处理完了,我们就接您进去。
  夏末也担心自己跟着,会给他们添乱,就点头道:你们也小心点。
  放心吧,我们都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梅根点了下头,就跟着保镖一起进了厂房。
  凌亦琛都不知道自己呆在厂房里到底有多少时间了。
  在他看到那个跟自己长的一样的男人把夏末压在身下的时候,他就已经绝望了。
  如果连夏末都没有认出那个男人不是自己的话,那别人就更不可能认得出来。
  他的心里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夏末和两个孩子。

  他不敢相信,自己从今以后,会再也见不到她们了。
  他更不敢想,他的女人和孩子,都将跟另一个男人一起生活。
  他的女人将被别人压在身下,他的孩子将叫别人爹……
  凌亦琛的心里跟刀绞似的难受,他的两个手腕子,都磨的一直在往外渗着血,就算是陆宛秋不杀死他,他自己也会慢慢流血而死……
  在他迷迷糊糊的意识都有些涣散的时候,他忽然就听到地库的房门被人给撞开了……

  夏末看着面前被折磨的没有一点人样的男人,失声痛哭。
  梅根把她和凌亦琛一起送到了的另一所宅子里,夏末紧紧的拉着凌亦琛的手不松,头也不回的跟梅根说道:把凌氏的那个男人给我抓起来!还有那个女人都一起带到我这里来!
  已经在来的路上了。
  梅根请来了最好的医生为凌亦琛诊治,但凌亦琛多日的不知不喝,不眠不休,身体的各项机能都进入了半休克状态,无论如何,都得需要很长的时间来调理。
  夏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看着被人绑着进来的两人,慢慢的翘起了二郎腿。
  陆宛秋?她看着面前跟自己能有五分相似的女人,挑眉问道:你想干什么?
  末末,你这是想要干什么呀?男人被人绑住了手脚,看着夏末,满脸意外的说道:让人张着我干什么?

  你又是谁?夏末看着面前这个跟凌亦琛几乎一样模样的男人,就觉得心里一阵阵恶心。
  我是凌亦琛呀?男人满脸温柔的看着夏末,你还不认识我了不成?
  去看看他那脸上都有什么东西?夏末跟保镖阿强摆了下手。
  阿强立刻就带着两个人上前,直奔男人而去。
  男人忙试着躲闪,可是他哪里能动得了分毫?
  你们干什么?男人吓的都破了音,我可是凌亦琛!你们想干什么?夏末,你是不是疯了?快让他们住手……哎哟——
  伴着一声尖叫,男人的鼻梁竟然一下子就歪了。
  他的鼻梁是假的,他的下巴,好象也垫过,脸上还化了妆。阿强跟夏末说道。
  那她呢?夏末指向了一直在旁边恶狠狠看着她的陆宛秋,看看她都有哪些是假的!
  阿强这回自己没上手,而是让旁边的那个男的去。
  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,就象刚才阿强对待那个假凌亦琛似的,上去就用力的揉搓起了陆宛秋的脸。

  你给走开!陆宛秋用力的摇着头,想躲开男人那粗鲁的大手。
  可是几个人将她紧紧的压住,最后连她的脑袋都被人给摁 住了,她一点也别想挣脱不开。
  过了没有半分钟,她就和旁边的男人配合着,一声接一声的叫唤着,夏末不由的皱起了眉,把他们的嘴堵上!
  梅根吃惊的看了夏末一眼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文文弱弱的夏末有这么干脆冷血的一面。
  阿强可不管这些,他只听夏末一个人的。

  听了夏末的话,他几乎是二话不说的,就从旁边拿起两个小垫子,一人嘴塞上一个,又用透明胶在外面给封上了一圈。
  可陆宛秋和男人越是这样吱吱唔唔的发不出来声,越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从心里往外的害怕……
  女的也整容了,还有几处的伤口没有愈合好呢。负责检查陆宛秋的那个保镖,半天以后才给出结论,脸上没化太多的妆。
  夏末很有气势的摆了下手,让阿强他们都退到了一边以后,她自己走到了两人跟前,我现在只给你们一个机会,你们谁想跟我合作,跟我说实话?
  陆宛秋没动,那个男人却用力的往前挣。
  看来还是他比较积极。夏末到了男人跟前,二话不说,抬手就一把将男人脸上的透明胶带给撕 了下来,疼的男人哎哟叫了一声。
  那你现在来说说你是谁,她又是谁?夏末冷冷的看着他。
  我是凌……

  男人刚开口,就被夏末冷笑着给打断了,想好再说,我说了只有一次机会!
  我……男人看了下旁边的女人,一下子就不敢说了。
  平日里,这个女人可是狂妄的很,可是现在也跟个阶下囚似的一身狼狈。
  我既然已经抓住你们了,我还怕你们不说吗?夏末先是温声细语,但接着声音就突的一弯,道:你们是怎么对待凌亦琛的?我就用十倍的手段在你们的身讨回来……其实,你们不说,是再好不过,正好让我可以有个理由来折磨你们……

  我说,我说,男人一听夏末如此说,忙说道:我只是d市化工厂的一名下岗工人,而她,男人指向了陆宛秋,她把我妈和我奶给抓走了,她们都有重病在身,她说只要我听她的话,她就给我钱……我可什么事情也没有做过!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让人做的,我就是她手下的一个小罗罗,连个屁都不是!所有的事情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听别人说过,她的真名,好象是叫陆宛秋……
  夏末吃惊的看向旁边眼珠子都差点没掉出来的陆宛秋,她眼里的恨意更盛。
  我去整容,也是她逼我去的,这些事情,可真的跟我一点关系 都 没有呀,你要是想报仇,你也应该找她,而不是找我!
  你起来吧!夏末一听他那狼嚎似的哭声,就忙头疼的打断他,你赶紧把嘴给我闭上,要不然我就让人给你缝上!
  男人跟演员似的,嘴巴一合,就真的一点声音也没有了。
 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夏末看着陆宛秋,语气复杂的说道:你母亲呢?她现在在哪?
  夏末想到了那个把她抚养了十八年,对她如同亲生女儿的夏母。
  她?陆宛秋眼珠子乱转的翻了半天,忽然又心生一计,她天天想你想的都睡不着觉,正在日盼夜盼的想着你能去看看她呢。

  她在哪?夏末的心里微酸,对于夏母,她自己都说不好,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