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471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我……我没说什么呀?凌亦琛尴尬的停了下,低头又想去亲她。
  但是她却用力的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掀了下去,你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?
  夏末从床上坐了起来,生气的看着他,问道:那我想问问你,你这一年多,又跟多少个女人做过?你又想到了什么程度?
  男人看他如此,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过了,这个女人跟那个女人并不是同一种人,那个女人爱听的话,这个女人并不爱听。

  宝贝,我没有别的意思,我只是……只是想和你……男人看着夏末那瞪的又圆又亮的大眼睛,想了好一会儿,才说道:我只是想和你调调情,对,就是调情,增加一点情趣。
  夏末闭了下眼睛,才困难的说道:你能出去吗?
  亲爱的,你这是生我气了吗?男人上前不顾她的挣扎,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,我错了,行不行?咱们别闹了,我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一个晚上有时间,咱们都别闹了,好好的在一起呆会,行不 行?
  行!夏末点了点头,那你松开我,咱们就好好的呆一会儿。
  我不!男人低头开始在女人的脖子上不停的亲吻起来,夏末用尽全力也没有办法挣脱开,她急的红着眼睛,大声叫道:凌亦琛,你是不是疯了?凌亦琛,你给我松手!
  不知道是不是凌亦琛这三个字刺激到了男人,男人忽然就松开了手,用极其陌生的眼神看着她,你让我松手?我是凌亦琛,你竟然要我松手?那你想上让不松手?你想跟谁上床?
  夏末听了他的话,气的胸口好象都要炸裂了似的,你无耻!
  我无耻?男人扯着她的胳膊,把她拉到了自己的面前,你是没看过什么叫无耻吧?

  你是不是神经病?夏末看他铁青的脸色,心里有些慌张的叫道:你放开我!我现在就要走!
  你——男人的手已经扬了起来,但却在夏末还没有看到的时候,就又悄悄的放了下去,而这时外面正好响起了敲门声。
  谁?男人正好借机放开了女人,怒气冲冲的走向了门口。
  少爷,楼下有电话找您,说是姓秋邱。外面的佣人高声回道。
  男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该死的女人,他的脸色更加阴暗。
  回头看着红着眼圈站在床边的女人,他的心里竟然难得的升起了一丝心软。

  而且他也更加清醒的想到,他现在不光要真正的做了这个女人的男人,还要让这个女人喜欢上他,他才能有机会逃离那个女人。
  对不起!他走到夏末的跟前,语气懊恼而温柔的说道:我这几天实在是太累了,语言已经不受大脑的支配了,刚才说的都是胡话,你千万不要生气,我的心里并不是那么想的,末末,对不起,你千万不要那么想,我刚才说的话……你都不要放在心里,我……
  外面咚咚的又响起了敲门声,少爷?少爷?
  夏末本就烦躁的心情,更加的心跳加速。

  她有些不耐烦的一屁股坐到了床上,看也没看男人,说道:你出去吧,也许是有急事找你。
  末末,你听我说,我刚才真的不是用意的,你不跟我生气,好不好?男人在离夏末一步远的距离时,停了下来,苦苦的哀求道:你有什么火,都可以跟我发,但千万不要自己闷在心里,再把自己闷病了。
  夏末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  以前的凌亦琛是决不会这么跟她,他一定会强硬的上前,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,轻拍着后背,不停的跟她说:亲爱的,生气了?
  你这个小傻瓜,竟然敢跟我生气?你不想混了吧?
  末末,你商量我吧?好不好?我以后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,我一定是脑子有病了,才会说出那样的话,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,我……
  男人求了半天,看夏末的目光发直,就蹲在了夏末的面前,跟她平视,让夏末不得不直视着他,听他说话。

  你到底是谁?
  男人伸手捧住了夏末的脸,嘴角高高的挑起,你在说什么呢?你说我还能是谁?
  咚咚咚外面的敲门声一直都不间断的响着,佣人锲而不舍的一声一声的叫唤着。
  我没事。夏末拿开他的双手,凌宅的佣人现在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,你还是快点出去吧!
  外面还是不断的敲着门,男人腾的一下子就站了起来,转身大步的走向了房门,一把将门拉开,对着外面就是一阵大吼:你是不是想死了?

  夏末的身子抖了一下,看着房门被关上,挡住了外面所有的声音。
  男人只喊了这一声,就大步的下了楼,拿起电话,声音就已经恢复如常,喂?
  怎么的?得手没?电话里女人的声音依然那么令人生厌,是不是刚进去,还没来得及做,就出来了?
  你能不能不乱想?我不过是去哄哄她,跟她唠几句嗑,我怎么可能会跟她做?男人坐在沙发上,叹了口气,道:咱能不能不闹?我这白天刚给你交完粮,还怎么可能再跟她做?
  你千万别跟我耍花招,我可告诉你,你刚才在卧室跟她的一举一动,我都看在了眼里,女人阴森森的笑道:你要是老老实实的,那你的老妈,也就平平安安,我呢,也就一直用着你也行,你要是敢不老实,那我能弄出来一个你,也就能弄出来另一个你,而你老妈……哼……
  男人挂掉电话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  他的脸上不敢再有多余的表情,连往周围看一圈的勇气,他都没有。
  他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发了会呆,才跟旁边的佣人,有气无力的说道:上楼去说一声,我有急事,出去了。

  看着佣人上了楼,他干脆去书房猫了一宿。
  而另一边的女人却扭着细腰去了地下室。
  看着在柱子上绑着的男人,她肿的象猪头似的脸上露出一个可怕的笑容。
  你知道不知道,你的夏末此时此刻正在干什么呢?
  陆宛秋!你这个贱女人!你要是敢动夏末和孩子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!
  这个男人,正是之前被她抓来的凌亦琛。
  而这个女人,正是在不停整容的陆宛秋。
  凌亦琛的身上穿着破破糟糟的衣服,浑身是伤,哑着嗓子的对她吼道:陆宛秋,你要是敢动夏末,我早晚有一天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
  你说的可真吓人!陆宛秋好象很害怕似的,双臂抱了下肩膀,才又松开,笑道:只是你有那个机会了吗?
  陆宛秋,只要我不死,我就一定会弄死你!几天不眠不体的折磨,让凌亦琛的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摧残,但只要一想到他的女人和孩子,他就又咬牙的挺了过来。

  我看你这么想死,我就直接成全你一把,看能不能把你给气死。陆宛秋笑着跟后边的一个男人说道:去把凌宅卧室的视频接过来,让我们凌大总裁看看正版的活春宫。
  凌亦琛凤眸死瞪着面前的女人,恨不得能挣脱绳子,直接上前把这个女人给弄死,可是他现在却一点机会都没有。
  陆宛秋让人在凌亦琛的正前方搬了一台电视。
  凌亦琛本不想看,但只扫了一眼,就看到裹着浴巾的夏末出现在了房间里,他不由的错不开眼珠子了,末末?
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