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叔,我掐指一算,嘿嘿,你命中缺我》
第96节

作者: 京京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苏可可惊讶地盯了盯秦骏驰。
  秦骏驰冲她抛了个媚眼,似乎在说:小事一桩。
  苏可可答应师父不随意开鬼门,但现在是在自家地盘,周围有师父布下的灵阵和五行八卦阵,只要她开启五行八卦阵,做法期间就没人会打搅她。

  “小石头,你想清楚的话,我现在就打开鬼门送你进去。”
  小石头重重地点了下头,“可可,麻烦你了。”
  苏可可先摆弄了一下茅屋外的几块石头,将五行八卦阵打开,然后从屋中搬出木桌和香炉等物。
  现画符箓数张,取三根香点燃插于香炉之中,然后她口念法诀,将数张符箓置于香柱烟雾之上,来回扇了扇,似乎在以烟熏纸。
  两分钟之后,苏可可猛地掷出手中数张符箓。
  这些符箓竟在半空中飞舞,自动环绕成一个长方形,漂浮在了半空中!

  苏可可对着符箓正中,两指掐诀。
  空中漂浮的符箓瞬间从尾部燃烧了起来,只是那火却与正常火的颜色不同,为幽绿色,远远看着,恍若鬼火在空中闪动,诡异至极。
  秦骏驰在旁边屏气凝神地看着,大气不敢喘一下,生怕打搅到她。
  鬼火圈外漆黑一片,但借着这鬼火的光还能照出些树影,然而,在符箓鬼火圈的中间,那里是完全黑漆漆的一片,就像是……另一个未知空间。

  就在这时,苏可可突然低喝一声,“鬼门,开!”
  女孩儿合拢的双掌陡然间往两边拉开,那吃力的模样似乎是真的拽住了什么东西在往两边拉扯一般。
  下一秒,在那鬼火圈之中,似乎响起了吱呀的一道开门声。
  秦骏驰目不转睛地盯着,看到那黑得有些诡异的圈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幽绿色的亮光,一股阴寒之气随之从那亮光中溢出。

  细看,那像是一道门缝儿。
  “小石头,快!”苏可可朝小鬼叫道。
  小石头深深看她一眼,“可可,谢谢这些年你和苏老头的照顾,我走了。”
  苏可可点头,“嗯,你保重。”
  小石头飞入了鬼火圈里,但却没有马上进鬼门。
  他回头看苏可可,有些别扭地问:“在我走之前,你能再叫我一声石头哥哥吗?”

  苏可可愣了一下。
  其实她算是小石头看着长大的,她还小的时候,总是称呼他一声石头哥哥,只是后来越长越大,这一声石头哥哥就叫不出来了,她便随师父一起叫他小石头。
  苏可可怔愣过后,嘴角一咧,“石头哥哥,一路走好。”
  小石头顿时笑了,笑得很灿烂,他朝苏可可挥挥手,“我决定在鬼界先混个百年,等你死后我们一块去投胎,这样我就有机会跟你……”
 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,他便转身钻进了鬼门。
  小石头刚一进去,苏可可张开的双掌陡然间合拢,那冒着阴寒之气的门缝儿也在吱呀一声众重新关死。
  与之同时,符箓燃烧的鬼火圈燃尽。
  符箓灰烬被风一吹,散落在地上。

  秦骏驰惊疑不定地盯着那鬼门消失的地方,咽了咽口水,“可可妹纸,刚才,那是……”
  苏可可呼了一口气,回道:“是鬼门,但也不算真的鬼门。你可以理解为一道后门,我借力开的一个后门。开鬼门不难,就是这过程不得被打断,尤其是后面做法强开鬼门的时候,不然很容易被反噬。”
  顿了顿,她嘿嘿一笑,“其实我开鬼门的速度很快,基本没人能打断我,只不过师父为人谨慎,所以让我不得随意开鬼门。”
  秦骏驰今晚见了太多玄幻离奇的事情,哪怕苏可可现在就在他面前,正跟他说着话,他都还有种自己是在做梦的感觉。

  苏可可好奇地问他,“对了,你是怎么做到的?十多年了,我和师父都没能让小石头改变主意,你才短短十来分钟就……秦骏驰你真厉害。”
  秦骏驰嘚瑟地吹了一记口哨,“这有什么难的,虽然他当鬼当了这么久,但他本质上还是个小孩儿,你就用诱惑小孩的那套骗骗他,用这些糖衣炮弹攻击完之后,再使个激将法。”
  “那你用了什么激将法?”苏可可好奇地问。激将法她和师父也试过,都没用。
  秦骏驰神秘一笑,朝苏可可招了招手,“你过来些,我告诉你我的激将法是什么。”

  苏可可凑了过去。
  “我跟他说,你毛都没长齐,女人滋味儿都没尝到,不算个男人,除非重活一世,不然就一辈子是小鬼,哈哈哈……”
  苏可可:……
  秦骏驰扶着一旁的树,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。
  其实是因为,他发现那小鬼对苏可可有意思,从这里突破,让小鬼动摇很容易。
  在秦骏驰的强烈要求下,苏可可在他吊床两侧的树干上贴了两张辟邪符。
  两人一觉睡到天亮。
  顶着两个熊猫眼的秦骏驰打了个哈欠,打开手机照了照,他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邋遢过,实在太毁形象了。
  等他的人和车抵达,秦骏驰终于松了口气,顺带着把苏可可也一并接走。

  苏可可没跟他客气,抱着自己的砂轮上了车。
  “你回来一趟就为了拿这东西?”秦骏驰完全不能理解,“再买一个新的不就好了?”
  苏可可摸了摸手里的砂轮,笑道:“因为这个用着顺手啊,毕竟用了好多年了。”
  喜新厌旧的秦骏驰秦大少顿时无话可说。
  “对了,说说你的事情吧,你最近是不是捡了不该捡的东西,比如地上的红包?”苏可可正色问道。
  秦骏驰顿觉自己被侮辱了,“可可妹子,你觉得我这样的土豪会缺钱到捡地上的钱?”
  苏可可微微皱眉,“那种放了钱和生辰八字的红包,你确定没捡过?”
  “真没,小爷我不屑捡地上的东西。你为什么问这个?”
  苏可可绷着脸道:“你最近运势低就是因为有人换走了你的好运势,把自己的倒霉气运换给你了。”
  秦骏驰一听这话怒了,“卧槽!谁?谁特么敢算计小爷,要是让小爷知道了非弄死他不可!”

  “你应该庆幸,对方要的只是你的运势,而不是你的命。”
  秦骏驰一愣,“什么意思?”
  苏可可表情严肃,“这是我们行内的一种歪门邪法,我早年跟师父遇到过一次。有人在地上丢下一个红包,里面塞有钱和一张写有生辰八字并画有符文的黄表纸。
  一旦有人捡了这红包并拆开取出里面的钱,就表示你接受了对方的钱,并愿意交换他想要的东西。
  有的人想要你的财气,有的想要你的运势,有的却想要你的……命。

  我和师父遇到的那人便是这最后一种,那人捡到红包没多久就死了。对方知道自己命不久矣,用这种邪法换走了他的命。”
  秦骏驰听到这儿,气得浑身发抖,“那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确定自己没有捡这种玩意儿!”
  苏可可想了想,道:“既然是一种交易,要么他跟你交换,要么你跟他交换。”
  秦骏驰听得糊涂,“这两者有区别?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