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叔,我掐指一算,嘿嘿,你命中缺我》
第90节

作者: 京京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苏可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指了指卧室里的小电视,“客厅不是有电视么,为什么这里还有一个?”
  想她小茅屋里一个电视都没有,这人也太奢侈了。
  “因为我喜欢躺在床上看电视,这样比较舒服,所以我就又买了个小电视。”

  苏可可道:“如果可以的话,把这个小电视撤了,或者在睡觉前以一块布将它罩起来。”
  温浩纳闷:“为什么?”
  苏可可站在电视机面前,看了看自己倒映在里面的影子,“你不觉得这电视机就像一面镜子吗?”
  镜子照床,此为风水大忌。
  温浩心道:怎么又是镜子?镜子跟他有仇啊。
  不过,经苏可可这么一说,他的确觉得有些像,有时候半夜醒来,迷迷糊糊的时候,乍然看到倒映在电视机里面的影子,会被小小地吓一跳。他自诩胆大,觉得这不是什么事儿。
  苏可可继续解释道:“人在睡觉的时候是最放松最没有戒心的时候,这个时候,自身气场也比较弱,如果半夜起来被镜子里的影子吓到,很容易伤到元神。
  另外,镜子有挡煞作用,如果与床垂直相对,会将煞气传给睡床上的人,影响健康和财运。”

  温浩嘴角微微一抽。听着怎么就这么玄乎呢。
  苏可可最近看殷大师的书,收获不小,于是她又换了一种比较容易被接受的说法,“从能量学上来说,镜子有放大能量、再造能量、转化能量、引入能量、虚拟能量、展现能量、补给能量、反射能量、毁坏能量等九大风水作用,此处的电视机屏幕便有虚拟能量的作用。
  卧室乃我们最为隐秘的场所,床更是隐私之处,你睡觉的时候肯定不喜欢外人突然闯入吧?”
  温浩点头。他可是一个很注重私生活的人。

  “如果镜子照床,我们动,镜子里的影子也动,相当于镜子虚拟出了一个人影的能量,形成了‘外人闯入’之象。
  再从心理学上来讲,床尾之镜,如同摄魂镜,很容易自己吓到自己,使情绪不安。”
  温浩沉默了片刻,问:“小大师,你难道要跟我说,我这这段时间做梦和听到奇怪的声音都是因为这小电视?”
  苏可可嘴角一咧,笑了笑,“当然不是。”

  她伸手指了指他脖子上的红绳,“我可以看看你带的这块玉吗?”
  温浩低头一看,“嘿,你怎么知道我戴的四块玉,万一是别的呢?”
  苏可可弯了弯眼,“因为我感觉到玉的灵气了。”
  温浩将脖子上的玉取了下来,忍不住摸了摸上面的纹路,看样子很喜欢。
  苏可可看到后,诧异,“残玉?还是带有血沁的残玉?”
  这块玉只有小小的一角,玉面上的纹路也只剩一点儿,看着像是苍鹰一类飞禽的羽毛,玉里的血纹路斑驳在那羽毛之上,很漂亮。
  温浩将玉递给她,“前段时间我随老师的考古队去遥远的北方考察,在一处石穴里发现了这块残玉。

  这枚血沁古玉起码有八百年的历史,可惜残缺得太厉害了,完全没了保存价值,所以这枚残玉我自己留了下来。”
  苏可可拿在手中看了很久,目光落在那血纹路上,看着看着就出了神。
  钱筠泽在她肩上轻轻一拍,她才回过神来。
  “这么好看?看得这么出神?”钱筠泽问。
  苏可可却是脸色严肃,立马对两人道:“应该是这块玉的问题,这块玉不能再戴了。”
  温浩皱眉,“玉的问题?可是我戴着这玉已经有两个月了,做那些奇怪的梦却是从上个月开始。”
  他很喜欢这枚残玉,不然就不会随身带着了。

  “佩戴玉有很多讲究,不是你的玉,你也敢随便戴在身上?更何况这还是古玉里的血沁古玉。”
  温浩干笑一声,“这玉的主人想必早就不在了,我这不算偷抢吧?”
  苏可可却是一脸认真地解释道:“玉是有记忆的,尤其是浸染了主人鲜血的血沁玉,上面可能记载着主人生前的恩怨情仇。
  有的人戴上古玉后开始生病,有的会有梦魇,这都是玉中的记忆在作祟。
  所以古玉只能用于观赏和收藏,不能用于佩戴,这是风水常识。”
  温浩乐了,“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职业?我比你更明白血沁玉是怎么形成的,无知的人都以为血沁玉的形成是死者的血浸入玉器形成的,但这是错误的观点。
  玉器埋在土壤里,时间久了,玉受到腐蚀,质地会渐渐疏松,土里的矿物质也会浸入,导致玉质发生改变,这才形成了各种各样的血沁色。”

  “不。”苏可可看他,表情严肃,语气肯定,“浸入这古玉里的不是你说的什么矿物质,它就是血。因为——”
  她顿了顿,“我闻到了里面的血腥味儿。”
  温浩先是一愣,然后哈哈地笑,“血腥味儿?你能闻到?如果这血沁古玉真是因人血浸入玉中而形成,经过近一千年,血早已不是血,你怎么可能闻到血腥味儿?”
  旁边的钱筠泽在他胳膊上敲了一记,“你认真些。”

  苏可可鼓了鼓腮帮子,“我真的闻到了。总之,你有梦魇就是因为这块血沁古玉,如果你不想继续下去,这块玉就不要佩戴了。”
  温浩渐渐收了笑,问:“你确定是因为这块玉?”
  他这段时间严重缺觉,再这样下次,迟早出事。如果真是因为这块玉,他的确不能留着这玉了。
  苏可可郑重地点了下头,“玉通常只会忠于一人,别人佩戴过的玉不能带,尤其是古玉,陪葬过的玉。”
  钱筠泽想了想,给出自己的建议,“温浩,如果你不信,可以先把这块玉交给她保存,如果之后的几天你都没有再被梦魇困扰,那就说明她是对的。”
  温浩摸着手中的残玉,一脸纠结。
  钱筠提醒道:“我说,是你的小命重要,还是一枚没有任何研究价值的残玉重要?”
  温浩白他一眼,将残玉给了苏可可,“如果真是这玉的问题,这玉你就别还我了,送给你好了。”
  “这、这不太好吧?”苏可可没有马上接,“虽然是一块残玉,但我感觉得到,这玉里锁有灵气,灵气充沛,是一块极佳的好玉。”
  温浩叹气:“筠泽说得对,我要是命都没了,我还要这玩意儿干嘛?”
  苏可可见他不似开玩笑,这才接过玉,取一张黄表纸,画符文后将玉小心翼翼地包在了里面。
  事后,苏可可没问温浩要酬劳,这枚血沁古残玉已经够珍贵了,虽然她也不知道拿回去能干什么。

  “今天的事情谢了,我请你吃个饭,赏脸吗?”钱筠泽看向苏可可,淡笑问道。
  请饭本应该温浩请,但这小子摘掉血沁古玉后,立马就滚回床上睡觉了,誓要将这些天的觉全都补回来。
  所以,钱筠泽觉得自己应该代劳。而且,他很有兴趣跟苏可可再聊一聊风水上的事情。
  苏可可突然想起叔说的那些话,有些歉意地一笑,“其实应该我请你吃饭,因为这单子是你介绍给我的,不过我答应了我叔,不能随便跟别人,尤其是男性在外面待太久。况且,我一会儿还有事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