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叔,我掐指一算,嘿嘿,你命中缺我》
第79节

作者: 京京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苏可可跑到离他十几米高的地方,叉着腰从上俯视他,得意地笑,“叔,你是不是跑不动了?”
  秦墨琛眉心抽了一下,身体微微下压,猝不及防地朝猖狂的小丫头追了上去。
  苏可可调头就跑,边跑边扭屁股,“你追不上追不上追不上……”
  事实证明,发威的秦墨琛还是能秒杀苏可可。
  苏可可直接被身后的人拎了起来。
  秦墨琛拎着小丫头来回荡了荡,一副随时都会把她给丢出去的架势,“敢奚落我,嗯?今天就教育教育你,什么叫长幼尊卑。”
  说完,他作势就要抛人。
  苏可可却抱着他的胳膊笑,“再来几下再来几下,叔,在你的胳膊上荡秋千真好玩。”

  秦墨琛听了这话,是真的想将人丢出去。
  等两人抵达目的地,秦墨琛看着眼前的茅草屋,怔住了。
  他见过茅草屋,但这么破旧的茅草屋还是第一次见,如果将茅草屋比作一件粗布麻衣,那这件衣服就是修修补补了好多次的粗布麻衣,穿在乞丐身上的那种。
  苏可可打开门上的锁,非常热情地邀请他,“叔快进来坐!”
  家里的地连水泥地都不是,就是普通的土面。
  秦墨琛伸手在木桌上一抹,抹了一层薄灰。
  苏可可连忙解释道:“是因为家里没人所以才会积灰,平时特别干净,饭掉在桌上都能捡起来吃,真的。”
  “……我知道,不嫌弃。”
  苏可可赶紧用抹布把桌子椅子都擦了一遍,“好了叔,你可以坐了。”
  秦墨琛嗯了声:“你也坐。”

  苏可可眼珠子一转,建议道:“不如我们去屋门口坐?”
  苏可可搬了俩小木板凳出去,两个并排放好,稍微大一些的板凳让给了她叔。
  然后,一大一小俩人就坐在小板凳上,一起看山上的风景。
  “叔,你看那边,那两棵树看到了吗?夏天最热的时候,我和师父就会在上面系一个吊床,我们一人一个。师父可坏了,我都困得不行了,非得让我把各种符咒从头到尾背一遍才让我睡觉。”
  “呵,是么。”
  “还有那边那棵小桃树,那是我小时候跟师父一起种的,没想到现在都这么大了。”
  “嗯,时间过得很快。”

  “叔知道为什么这附近山这么多,只有这一座山上种了桃木?”
  桃花村的桃树都种在平地上,山上一般种别的,苏可可所在的这座山是唯一一座种满桃树的山。
  秦墨琛假意想了想,回道:“大概是因为只有这座山上住了人,住的人喜欢桃树。”
  苏可可哈哈笑了两声,“叔直接说山上住着我和师父呗。”
  苏可可道:“其实是因为这座山上以前有只厉鬼,闹了几桩人命,所以没人敢来这座山,然后……咳咳,师父就低价买下了这座山。”
  虽然听起来有些无耻,但那个时候师父穷得连落脚地都没有,只能无耻一次了。
  “除掉厉鬼后,山上还有残留的戾气,所以师父又从村民那里买了这些桃木种在山上,用来除煞气,后来这座山就被人叫桃花山了。”
  一大一小坐在门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等时间差不多了,苏可可就先去闷了饭,还从自己的百宝箱里取了一个小玩意儿出来。
  秦墨琛看到那东西,十分诧异。
  “弓?丫头会使弓?”
  苏可可拿在手上的东西虽然有些陈旧,弓身还有不少裂口,但那的确是一把弓。
  小丫头眉眼一弯,“对,如果这算是一样武器的话,这是我最喜欢的武器。这把弓,我从小用到大。”
  “只有弓没有箭?”
  “当然有啦!”

  苏可可不一会儿就抱着一包箭出来了,说是箭,其实也就是前端削尖了的圆木棍儿。那箭囊也只是用硬纸壳子随便做成了一个囊状。
  “我没事的时候就做做箭,你看,这些都是我以前做了没用完的箭。今天我就给叔露一手。”
  这时,天空中刚好有一群野鸭飞过,苏可可直接拉弓搭箭,箭头瞄准了头顶。
  小丫头盯着高空中的某处,手臂一紧再一松,那削尖的细木棍咻一下飞了出去,正中一只野鸭。
  秦墨琛双目微微一瞠。
  估算了一下野鸭落下的方向,苏可可笑眯眯地道:“叔,我去捡野鸭,回来就给叔炖了吃!”
  秦墨琛看着小丫头跑远,视线收回,落在那硬纸壳小“箭囊”里的箭,他不由取出一根打量起来。
  别的小孩哭着闹着要玩具要糖吃的时候,她做的就是这些?
  苏可可回来的时候,左手拎着那只倒霉的野鸭,右手握着一把野菜。

  “路上刚好看到了这些野菜,正是叶子又嫩又好吃的时候。”苏可可笑着晃了晃手,“叔没吃过这个吧?”
  秦墨琛看了一眼,目中带笑,“你怎么知道我没吃过?”
  “唉?叔吃过野菜吗?”
  秦墨琛从她手中接过野菜,动作熟练地去根分叶,“你看我这样子像吃没吃过?”
  苏可可立马竖大拇指,两根一起竖起来,“叔你真厉害!”
  很快苏可可就发现,叔比她想象的还厉害,那种土糊的炉灶他居然会用,还会生火,野鸭子去毛去内脏,他全帮着做了。
  秦墨琛对上小丫头亮晶晶会发光的眼睛,不禁笑了声,“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些?”
  苏可可猛地点头。
  秦墨琛:“原因很简单,你去捡野鸭摘野菜的时候我上网查了一下。”
  苏可可:……
  看到小丫头受挫的小脸,秦墨琛心情格外好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那笑声低低沉沉地在四周荡开,在山间仿佛带了回音。
  收拾收拾野鸭,做做饭菜,偶尔闲聊几句,秦墨琛没想到,自己有一天也会过上这样的生活。
  他有多少年没这么惬意过了?
  晚上,苏可可还非常大方地让出了自己的豪华版木板床,自己则去了师父住的里屋。
  “师父不喜欢陌生人入侵他的私人领地,所以叔只能在我的地方睡了,我的床比师父的还大呢!”
  秦墨琛一眼扫去,哂笑道:“确实是一张很大的木板床。”
  床里侧的墙上有一些陈旧的刻痕,像是有人在上面做了什么标记。

  秦墨琛凑近一看,还看到了几个歪歪扭扭的小人。
  两个大人拉着一个小孩。
  他微微一怔,不由地看向里屋。
  “叔,睡吧,晚安!”里屋传来小丫的声音。
  秦墨琛应了一声,“晚安。”
  躺在硬实的木板床上,闻着屋里的淡淡泥土气息,里屋还传来小丫头压低的说话声,也不知是在跟谁煲电话粥。
  这样的一个晚上,秦墨琛以为自己肯定睡不着,但他闭上眼睛后,不知不觉中就睡了过去。
  苏可可的确在煲电话粥。
  聊天对象:女,姓名:秦星。
  “……可可你太厉害了!蒋月月这两天真的病了,而且她好像跟蒋芳菲闹起来了,不过你说她是不是傻,这种事情不得拿到证据后再闹么?”
  “……可可,我好纠结,我虽然不喜欢蒋月月吧,但我也实在不想看她被家里那一对白莲花母女耍得团团转,啊啊啊,我忘了你不能插手这些事。那可可你听过就算了,我就跟你吐吐槽,不用你给意见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