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302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“不能,陆家不是那样的人。”但话才一说完,水父又没有什么把握的接着说道:“如果他们真不同意的话,那只能怪咱们看错了人,那样也好,也省得咱们以后真跟他们结了亲,反到害了咱们。”
  水母点了点头,两人一路无语的去了陆家。
  陆振天心神不宁的也是一宿没睡好,早上看到女儿回来了,忙问水冬至怎么样了?

  “还好,水叔叔说是今天还要给他做几个检查,我等到晚饭前再去。”夏末打了个呵欠,跟父母说道:“我先上楼去睡一会儿了。”
  “快去吧!”刘艳姿把女儿一直送到了楼梯口,“中午的时候,妈还叫你下来吃饭不?”
  “不用了,等我醒了再说吧。”夏末道:“下午我还行带着美琪出去玩呢。”
  “宛如早早的就带着她去游乐场了,还哪能轮得到你?”刘艳姿笑道:“等你睡醒了再说吧,要是早的话,咱们就去找她们。”
  “好啊。”夏末就自己上了楼。
  刘艳姿回头看着还坐在沙发上陆父,就奇怪的问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不去公司了?”
  “我再等会。”陆振天拿着手机,反复的看了一会儿,“今天我晚点去公司,你先让厨房给末末做点好吃的吧,给她好好的补补。”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刘艳姿不疑有他的去了厨房。

 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,水父水母就到了陆家门口。
  陆振天打开房门,首先看到的就是水母那红肿的眼睛。
  他的心里就不由的往下沉了沉。
  “陆大哥,您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冬至呀。”水母看丈夫一言不发,她就伸手拉住了陆振天的衣服袖子哭了起来。

  “有什么话进屋再说吧。”水父搂着妻子,看向了陆振天。
  陆振天反应过来,忙把两人迎进了房间。
  刘艳姿在客厅里就看到了院门的水氏夫妻,她忙也迎了出来。
  “哎哟,云初和丽丽来了呀!”

  “大嫂——”水母快走几步,握住了刘艳姿的手,“哇”的一声,就跟个孩子似的,哭了起来。
  “这是怎么了?怎么还哭上了?”刘艳姿吓了一跳,忙搂着才丽,安慰道:“冬至不是没有什么事了吗?还是出了什么别的事?”
  刘艳姿拉着才丽在前,陆振天和水云初在后,一起走进了客厅。
  大家都坐好以后,陆振天才开口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“冬至昨天出车祸,脊椎受损……”

  水父把大夫的话,跟陆振天夫妻说了一遍,陆振天和刘艳姿一下子就傻了。
  “那大夫说治愈的可能性有多少?”陆振天问道。
  “得治治看。”水云初道:“我和才丽今天来,是来求你们和末末的。”
  陆振天和刘艳姿一下子就都不敢吱声了。

  他们夫妻二人互相望了一眼,都抿了下唇角。
  “有什么事情,是我们能帮得上忙的?”最后还是陆振天先开了口。
  “这件事情,我们想先不让冬至知道了,希望末末能到医院配合着照顾他一阵子……”
  水云初微停了一下,忙又说道:“其实我们夫妻是非常喜欢末末的,但也知道现在冬至出了这样的事情,就算末末不跟冬至如何,我们也是一点不能怪她的,可是现在末末就相当于是冬至的精神支柱,如果末末在这个时候,离开冬至的话,那简直就相当于要了冬至的命。”
  水父说着就红了眼眶,水母更是低泣出声。
  陆振天和刘艳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“水叔叔,你们就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冬至的。”夏末的声音,忽然就响了起来。
  众人都回头,看向了从楼梯上走下来的夏末。
  “我相信冬至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夏末走到他们跟前,充满信心的说道。
  “谢谢你,末末。”水母哭的眼睛都快肿成了一条缝,她拉住了末末的手,“谢谢你,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
  “快别哭了。”刘艳姿红着眼睛,拿纸巾帮才丽擦着眼泪,“我们陆家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家。”
  “我也相信冬至不会有事的,”陆振天说道:“下午把冬至的病历给我一份,我再联系一下国外的医院。”

  水父水母千恩万谢的走了。
  陆家三口却心事重重的坐在了一起。
  “等到水冬至的病历到手以后,我会多找几个专家给看看的。”陆父道:“刚才水家也说了,如果冬至真的有什么测的话,他们也不会逼咱们,咱们就当是帮助他们一把了。”
  “看着他们家也挺可怜的。”刘艳姿不放心的跟女儿说道:“但是你也千万不能一时心软的答应他们什么要求。咱们心疼他一时行,但一世却是不能的。”
  “你妈说的对,如果水冬至的腿真的治不好的话……那咱们也就相当于仁至义尽了。”陆父也开口道。
  “其实,水冬至之所以会出车祸,都是因为我。”夏末担心父母会当着水父水母说什么,就道:“凌亦琛约了冬至见面,说我和他之前的事情,水冬至是受了刺激,才出的车祸……”
  陆振天和刘艳姿都是一惊。
  “你说什么?”陆振天心里暗恨,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心慈手软。

  “凌亦琛是不是疯了?他想干什么?”刘艳姿又是生气,又是无奈,“咱们都已经不去招惹他了,他怎么还敢来招惹咱们?”
  “他敢干的事情,多了去了!”夏末想到了那个恐怖的下午。
  “早知道他这么不识好歹,当初我就不劝你爸——”
  “艳姿!”陆振天叫了她一声,打断了她的话,“别说那些没用的了。”
  刘艳姿看了眼陆振天,住了口。
  夏末的心里虽奇怪刘艳姿话里的意思,但也并没有多想。

  “那水冬至昨天醒了以后,是什么反应?”陆振天问夏末。
  “他到是跟往常一样,没什么特殊的反应。”
  这也是夏末感觉到奇怪的地方,凌亦琛跟水冬至真说了两人前几天的事情,或者是给他看了两人前几天的视频,水冬至不应该这么平静呀?
  可是凌亦琛找他,不说这个事,又能说哪个事?
  水冬至又怎么会受刺激出了车祸?

  “那就看看再说吧。”陆振天的心里却有了别的想法。
  “如果水冬至知道了你和凌亦琛的关系,还能这么平静的话,那他心里所想,就要好好推敲一番了。”
  他看着一起看向他的妻子女儿,郑重的点了点头,“咱们本来是好心,但却不能让人给算计了去。”
  “应该不能吧。”刘艳姿和夏末都难以置信的看着陆振天,“水家会吗?”
  “我和水云初也是多年没有联系,我也一直觉得他们家人挺好,可是有些事情,还是防患于未然的好。”
  刘艳姿点了点头,夏末过了一会儿也点了点头,但是她的心里却并不愿意这样去想水家。
  三人坐在沙发上发了会呆,刘艳姿就撵夏末回了房间。
  然后她又去找陆振天,“你说凌亦琛是不是疯了?他到底还想干什么?”

  “谁知道他想干什么?”陆振天坐在沙发上,也是头痛欲裂。
  “那咱们现在再对凌氏下手,还来得及不?”刘艳姿牙一咬,道。
  “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”陆振天叹了口气,“咱们一共也就那么两次机会,可以置凌氏于死地,现在都已经错过了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