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296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说喜欢,却又对她过份的彬彬有礼。
  虽然她很喜欢他的这种态度,但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。
  两人去了水家,水母热情的拉着夏末说着一些亲热的话,还把给夏末买的首饰,给美琪买的裙子,给刘艳姿买的丝巾,都一一的拿了出来。
  “这是我前几天出门,在外地给你们买的,本来我想明天去你家,但明天我有个老姐妹的孩子要结婚,让我去帮几天忙。”水母解释道:“等我忙完了这几天,就去你们家看看小美琪去。”
  “好啊,美琪也想着您呢。”夏末笑着道了谢。

  “美琪是不是又长高了?”水母道:“我明天晚上看看,要是回来的早的话,我就去你家。到时我给你妈妈打电话。”
  夏末已经习惯了水母这种说风就是雨的性格,就笑着点头说:“好。”
  吃完饭,水父水母,还有水冬至和夏末都坐在了客厅里,水母忽然就说道:“末末,你和冬至这都交往好几个月了,有没有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呀?”
  夏末和水冬至都是一愣。
  “妈,这事,我们自己会商量的。”水冬至看到夏末的小脸通红,就坐到了夏末的旁边,伸手把她搂在了怀里。
  水母看着儿子的动作,笑的更加开心了几分,道:“你们是不知道我有多喜欢美琪呢,这要是你们结了婚,那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天天陪着她了。”
  “您现在也差不多要天天陪着她了。”水冬至笑道。
  “那不是不一样吗。”水父说道。
  水母也白了儿子一眼,看着夏末,笑着说道:“如果你们结婚了,那我可就是美琪的亲奶奶了。”
  夏末的双手紧紧的扣在一起,也不知道,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。
  “行了,妈,”水冬至拉着夏末站了起来,“这件事情,我和夏末会好好考虑一下的。”

  水母也跟着站了起来,“你这是想干什么呀?我还没跟末末说够呢。”
  “行了,您和我爸能说的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,跟我说也就说了,跟末末说,要是吓到她了,可怎么办?”水冬至笑着拉着末末跑了出去。
  夏末忙回头跟水父水母说“再见”。
  “东西还没拿呢!”水母又急忙的把送给陆家的东西拎着追上儿子,“你开车慢点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  水冬至一手接过水母手里的东西,一手拉着夏末,直到车旁,才松开夏末的手。
  夏末尴尬的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,说道:“下雪了。”
  “嗯,下雪了。”水冬至伸手把夏末的衣领系好,温声道:“我妈说的事情,你觉得怎么样?”
  夏末水润的大眼睛看向了水冬至,眼睛里亮闪闪的,似乎比远处的路灯还要晃眼。
  “我觉得我妈的主意不错,你觉得呢?”水冬至温柔的看着她,把掉在她流海上的雪风弹掉。
  “冬至,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,”夏末舔了下嘴唇,说道:“你……你喜欢我吗?”
  水冬至看着面前清纯可人的女子,眼神微闪了两下,才道:“我不喜欢你,那天天缠着你做什么?”
  夏末的眼睛一弯,就挑起了唇角,“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呢。”

  “你这么可爱,我怎么可能会不喜欢?”水冬至扶在她肩膀上的大手,慢慢的摸上了她光滑的小脸,轻抬起了她尖尖的下巴,慢慢的低下了头……
  夏末看着水冬至慢慢靠近的脸,她顿时就慌成了一团。
  她知道自己不能躲,但她的心里却害怕的要命。
  在她的人生里,除了凌亦琛,还没有哪个男人这样的亲近过她呢。
  可是这个男人,是她打算真心交往的男人,自己如果躲了的话,那他会怎么想?
  夏末心里一横,就带着英勇就义的气势,狠狠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水冬至温热的双唇就在这时,落在了她颤抖的双唇上。
  但水冬至只是轻轻的吻了一口,就停住了,然后又不轻不重的吸了一下,就离开了。
  夏末等了一会儿,见水冬至没有了动作,就睫毛轻颤的睁开了眼睛,正好看见了对着她露出灿烂笑容的水冬至的脸。
  “你怎么那么紧张?弄的我都不好意思再亲你了。”水冬至笑的露牙不露齿,就象一个淘气的孩子偷到了什么好东西似的。

  “你烦不烦人?”夏末又羞又恼的瞪了他一眼,就转身打开车门,上了车。
  水冬至也忙从另一边上了车。
  “我是看你跟董存瑞似的,觉得好笑。”水冬至边系着安全带,边说道。
  “我要是象的话,也是象刘胡兰。”夏末想自己刚才的心情,可不就真的跟要刑场似的。
  她不由的就乐了。
  “没事,今天就当是试验了,下回咱们就不能这么紧张了。”水冬至把车启动了。
  夏末侧头看着水冬至那翘起嘴角,她的心里不知为何就想起了凌亦琛。
  如果凌亦琛知道自己真的要嫁给了别人,他会有什么反应吗?
  还是他真的已经把她当成了过去式,对她已经真的做到漠不关心了?
  元琦受伤的这些天,刘以真每天下班以后,都去凌家陪着元琦,美其名约是给元琦补课。
  可是明眼人都知道,才上幼儿班的孩子,有什么课可补的?
  凌老爷子对刘以真很满意,就开始三不五时的在凌亦琛跟前念叨。
  “我看那个刘以真就很好,对元琦跟亲生母亲似的,你要是再娶,就得娶这样的良家女子。”
  凌亦琛基本上都是无视凌老爷子的话,可凌老爷子就是个越挫越勇的性子。
  “你现在又多了一个小弟弟,虽然我现在活着,我可以拦着那个孩子,不让他进凌家的门,可是有一天我咽气了呢?到那时怎么办?那元琦可就多了一个分家产的!”
  “您老真咽气了,不是还有我吗?”凌亦琛有时也会接两句。
  但他不接话还好,如果一旦接了话,那绝对就能换来凌老爷子更为凶残的轰炸。
  “有你有个屁用?你到时再娶个不着调的媳妇回来,再生个恶毒的小儿子,那元琦还不得被生吞活剥了?”

  “爷爷,你能不能不总在元琦面前说这些?”凌亦琛想到夏末跟他说过,元琦不认她的事,“您别总以为元琦年龄小,好象不记事,但实际上,元琦已经什么都懂了。”
  “我又当元琦面前说什么了?”凌老爷子的眉毛立着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用拐杖不停的敲着地面,“我在元琦面前可是只说真话,从不说假话!只说对的,从不说错的!”
  “行,行,您老说的全是对的。”凌亦琛忙抱着儿子,准备回房间,留下凌老爷子一个人在客厅里耍威风。
  凌元琦趴在凌亦琛的肩膀上,对着一直在看着他的凌老爷子做了个鬼脸,就成功的让凌老爷子闭上了嘴。
  最后所有的话,都化成了一句:“臭小子!”
  但凌老爷子却在第二天,找了刘以真的父亲长谈了一次话。
  刘以真的父亲回去又跟女儿促膝长谈了一宿。
  元琦在家呆了三天,就又回了学校。

  刘以真再见到元琦的时候,态度更加亲切了几分。
  夏末并不知道元琦受伤的事情,当她抽时间又去幼儿园的时候,又被刘以真发现了。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