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278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可是看着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父母,她又不得不硬起心情来,“对,咱们没有什么可怕他的!”
  三人互相看了一眼,不由的一起点了点头。
  “喂?”凌亦琛刚说一个字,就听到话筒里传来了“嘟嘟”声。
  他心里一气,几乎是立刻就拨了过去。
  可是电话,这回响了一阵子,才被接起。
  “喂?您好。”
  他听里面淡定的声音,还是夏末,就忍着怒气,再次问道:“我再问你最后一次,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

  “你总纠结这件事情干什么?”夏末看了眼陆父,冷笑道:“这个孩子是谁的,好象跟你没有关系吧?”
  接着她也不能凌亦琛开口,就又说道:“你不会是怀疑这个孩子是你的吧?”
  “夏末,你应该知道,我想知道的事情,就算你不说,我也能查得出来,我问你,其实就是想亲口听你说!那段时间,你刚离开凌家,不可能跟别人有什么关系,所以,我想听你说实话!”
  夏末越听越心惊,她脑子一转,就快速的说道:“你想听实话,是吗?那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,我当时让你差点没气死,去酒吧买醉,跟别人上了床,有了这个孩子,这个答案你满意吗?要不要我把时间、地点,都提供给你?只是不知道,你还有没有那个本事,把当天的男人给我找出来!”

  “你……”凌亦琛被她一席话气的肝疼。
  “不知道凌先生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疑难问题要问,如果凌先生没有别的事情的话,那我可就要挂电话了!”
  夏末说出这样一番话,觉得心里特解气。
  可凌亦琛却觉得自己受到了蔑视,非常的生气!
  “夏末,你最好别跟我耍什么花招,否则的话,别怪我手下无情!”
  “我还真奇怪了,凌先生何时跟我手下留情过?”
  夏末雄纠纠的挂上电话,就对上了刘艳姿崇拜的目光。
  “真不愧是我的女儿,简直是太帅了!”
  “对!下回就得这么对付他,不用跟他讲情面。”陆振天也很欣慰的说道:“要不然他还以为咱们怕他呢!”

  “对,咱们就算是怕他,也不能让他看出来!”刘艳姿也这样说道。
  夏末深吸了口气,暗自也给自己打了打气。
  虽然她是有点怕凌亦琛,但她这次也一定要毫不畏惧的跟他斗争到底!
  凌亦琛气恼的挂上了电话,坐在椅子上气了半天的闷气。
  但他的心里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,夏末会做出那么大胆的事情。
  他又让人去夏末生产的医院去调查了一下。
  得到的结果却是无比的打脸。

  那里不光查到了夏末生孩子的病历,还查到了一年前的监控录像。
  种种迹向都表明了夏末确实是在那个时候生的孩子。
  如果按照那个日期往前推的话,夏末是在离开他一个多月以后怀的孕……反正这个日期是怎么算,都是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  他忽然之间就心灰意冷了。

  他一直以为自己早就已经试着把夏末忘记了,抛到脑后了呢,可是当他得知那个孩子的存在时,他还是无比充满希望的给她打去了电话。
  可是结果却是如此的让他难堪。
  他现在庆幸的就是自己当时没有太放低姿态,否则的话,还不得让陆家笑掉大牙?
  一个月以后,神出鬼没的凌老爷子又一次出现了。

  这次是被担架给抬回来的。
  久不露面的凌父第一时间得了消息,赶去机场把凌老爷子接回了凌宅。
  从别的地方赶回来的凌亦琛,看着忽然间就躺在床上不能动的凌老爷子,吓了一跳。
  他先把挨着床站着的凌元琦,一把抱在了怀里,然后才问向凌父,“爷爷这是怎么了?”
  “听老刘说,是因为他跟元琦去爬山,结果元琦的小手枪掉了,他伸手想去捡,结果不小心从台阶上滚了下来,虽然被老刘他们及时给拉住了,但还是磕了头部。”

  对于凌老爷子,凌亦琛都说不清楚,自己是生气多些呢,还是可怜更多些呢?
  他皱眉问道:“医生怎么说?”
  “医生说脑子里有块积血,但因为离瘤的位置太近,做不了手术,只能靠它自行吸收,得用多长时间,就得看他的自身了。”
  凌父刚伸手想把凌老爷子额头上的一缕头发拿开,凌元琦就从凌亦琛的怀里出来,扑上去挡在了凌老爷子的身前,瞪着凌父,不让他碰。
  凌父一愣,看着凌元琦的脸色就不由的变了变。
  他又看着眼睛盯在元琦身上的凌亦琛,他把到了嘴边的话,又咽了下去。
  “老爷子这里,你就费点心吧,安吉拉那边也到了预产期,我可能……”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凌亦琛忙打断了凌父的话,他可真害怕凌父说要把安吉拉也接回凌宅来。
  凌父的眼睛又看了眼凌元琦,才转身走出房间。
  凌亦琛总算是看到了凌父的这一眼,他摸了摸元琦的头顶,轻声跟他说了句:“儿子,你乖乖的在这里等爸爸。”
  元琦点了点头,站到了凌老爷子的床边,把凌老爷子脸的那缕头发拿开。
  凌亦琛看着叹了口气,大步的朝着门外走去。
  在凌宅的门口,凌亦琛叫住了正准备上车的凌父。
  “爸,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?”
  凌父看着追出来的儿子,知道他是看到自己看元琦的眼神了。

  所以他毫不隐瞒的说道:“其实,我是有话想要跟你说。”
  “什么话?”凌亦琛总觉自己父亲刚才看元琦的眼神太过复杂。
  “爸爸说了,你也别生气,”凌父看着儿子,欲言又止的犹豫了一番才说道:“其实至从元琦出生以来,咱们家的事情,好象就没断过……”
  “爸——”凌亦琛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,“元琦是我的儿子,您的孙子!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凌父转身打开了车门,但在车门关上的刹那间,还是看着儿子,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  凌亦琛的心里说不出的别扭。
  可是凌父又没有深说什么,让他有火也发不出来。
  而且他也知道凌父本来对元琦就是有心结的,他会这么想,似乎也情有可原。

  可是听到有人这么说他的儿子,他的心里还是说不出来的难受。
  他回到凌老爷子的房间,抱着儿子小小的身子,心里有着难言的悲伤。
  凌家的事情确实是一件接着一件的,让他都有点措手不及,难以接受,更不要提别人了。
  可是现在想那些都没有用,不管凌心里怎么想,怎么说,都改变不了凌元琦是他儿子的事实。
  也改变不了,他爱着元琦的事实。
  现在的首要问题就是要怎么样才能把凌老爷子给弄醒。
  凌亦琛又投入到了新的一轮,为凌老爷子开始寻医问药的阶段,而元琦也被送回了原来的幼儿园,还是在刘以真所教的班级。
  “孩子就有劳你费心了。”凌亦琛把孩子送到了学校,跟刘以真客气的说道。
  “凌先生太客气了,我爸爸的事情,还没有好好的谢谢您呢。”刘以真小脸微红的看着凌亦琛,“我爸爸还说哪天要请您去家里吃顿便饭呢。”
  “你告诉刘师傅,不用那么麻烦的,让他好好的养伤,公司那边不用担心,我会跟人事科打招呼的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