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215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他的猛的回头看向了考夫曼,但眼角却紧紧的锁在他怀里的女人身上。
  她的身子在看到自己转头时,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  “奥托先生,看样子今天陆总是见不了你了,你还不走,是想看戏看全场?”
  “我不远万里来见陆先生,现在他忽然生病了,我当然得见见他才行。”考夫曼不气不恼,温文有礼的看着凌亦琛,“但让我意外的是,凌先生到也是个热心肠的人。”
  “我跟奥托先生可比不了,我可不是什么热心肠的人,”凌亦琛的目光一下子就停留在了考夫曼怀里女人的身上,“但是陆总是我的岳父,我管他,是天经地义,应当应份。”
  夏末猛的一下子抬起了头,目光正好跟凌亦琛凌厉的目光相对……
  考夫曼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,他本来都已经调查的好好的,凌亦琛明明在德国没回来呢,怎么忽然就出现在了这里!
  还有夏末,这点小胆也是真愁人,一看到凌亦琛,就跟猫见老鼠似的,想不引起凌亦琛的注意都困难。
  可现在不知道陆振天是什么情况,就想把她带走,她肯定是不能干。
  “哦?凌总不是跟陆家大小姐离婚了吗?”考夫曼的心里忽然对于这次把夏末带回国的事情,感觉到后悔了。
  “离婚了,陆家不是还是别的女儿吗?”凌亦琛轻松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深沉。
  夏末虽未抬头,但心里已经不是震惊所能形容的了。

  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陆宛秋。
  难道他又娶了陆宛秋?那她的儿子不就落在了陆宛秋的手里?
  可是,不应该呀!
  凌亦琛都已经知道陆宛秋跟陆家没有关系了,而且自己也跟他说过,陆宛秋才是害死凌家人的凶手,他怎么还可能会去娶陆宛秋?
  可是不是陆宛秋,又能是谁呢?
  因为这次中国之行,考夫曼并没有打算跟凌亦琛见面,所以他只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凌亦琛的事情,也搞不太清楚凌亦琛这话说的是真是假。

  “那我就不在这里打扰凌总了。”考夫曼拉着还不想挪步的夏末,走向了电梯。
  “考夫曼!”夏末轻扯了一下他的衣服,眼睛使劲的往后看,却又不敢真的回头。
  “先离开这里吧,凌亦琛好象已经怀疑了。”考夫曼紧贴着夏末的耳朵说道。
  不远处的凌亦琛目光一直紧锁在两人的身上。
  这个女人的身材实在是太象夏末,不论是身高,还是体形,都跟夏末几乎一模一样。
  就连走路的姿势都是一模一样。
  还有她的眼睛,也跟夏末一样的清澈灵动,那种熟悉的感觉是别的女人身上所没有的。

  可是她的脸又明明不是夏末的那张脸。
  虽然也挺漂亮,但是她的颧骨太高,太阳穴太鼓,嘴唇也有过厚,鼻梁也太挺,除了眼睛,没有一处跟夏末一样的,可是他却就觉得她们是一个人!
  凌亦琛灵机一动,打电话让人去查一下,跟考夫曼一起随机来的人中,都有哪些人。
  夏末回到了酒店,也是坐立不安,心里一直担心着陆振天的情况。
  考夫曼只得不停的安慰她,可是夏末的心里就跟揣了两只兔子似的,无论如何,也不能安下心去。

  直到医院那边传来消息,说是陆振天已经抢救过来了,并且想见考夫曼的时候,夏末才算长出了一口气。
  考夫曼先让人打听了凌亦琛已经离开了医院,他们才去的。
  一进病房,夏末的眼泪就再也止不住了,她跟个孩子似的,扑在了陆父的身上“呜呜”的哭了起来。
  陆父红着眼睛摸了摸夏末的头发,看着不远处的考夫曼,点了点头。
  “谢谢你,奥托先生。”
  “陆先生太客气了。”考夫曼指了下门外,“我先在外面等你们。”
  考夫曼出去以后,陆振天才跟女儿说道:“末末,我把公司都转到了你的名下,把可以完全信任的人,和可以用,但不可全信的人,都给你标出来了。你在用人上,可以多听听人事部经理的话,他跟爸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,他会帮你的。”
  “爸爸,您怎么说这些呀?“
  夏末一听他这跟交待遗言似的,她的小脸一下子就变的更白了,脸上的妆也花了不少,整张脸看着好象都变了形。
  陆振天看着女儿那张脸,觉得这心脏又开始狂跳起来,他忙伸手擦掉女儿脸上的泪水,“你可快别哭了,这脸上的妆一会儿都掉下来,可怎么办?”
  “掉就掉了呗。”夏末伸手在脸上一碰,竟然就真的抠下来了一块,“这个东西不怕水,但怕盐。”
  陆振天的手忙捂在了心脏上,“你先去洗洗脸,爸爸这心脏病又要让你给吓犯了。”
  “爸爸,你没事吗?”
  夏末看着陆振天刚有了丝血色的脸,又变的铁青,忙想去叫大夫,却被陆振天给拉住了。
  “你先去把你脸上的那些东西弄掉,我就没事了。”陆振天闭上眼睛,低声道:“你快点去吧!”

  夏末忙进了卫生间,费了半天劲,才把脸上的那些东西给弄的差不多。
  再出来时,陆振天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,看着夏末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只是心疼:“爸爸这心脏不太好,本来约的是眼考夫曼和你见面,可早上凌亦琛却忽然进了我办公室,我还以为他又把你给抓住了呢,我这一惊,才犯的病。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
  “可是凌亦琛在你公司说,你得搭桥呢,不用吗?”夏末在陆父的脑后放了一个枕头,“您要是真有病了,可千万不要瞒着我。”
  “不用。”陆振天指了床边,让夏末坐下,“这次跟考夫曼的合作,就交由你全权负责,就当是练手了。”
  “不行。”夏末忙摇头,“我根本就不懂公司的这些事情,会把事情搞砸的。您还是交给别人去办吧。”
  “因为对方是考夫曼,他不会骗你,我才让你主管,如果换成了别人,我自然不会让你主管,”陆振天低声说道:“而且考夫曼对咱们有恩,就算他真的骗了咱们,咱们也认。”
  “考夫曼不会骗咱们的。”夏末忙道。
  “我知道。”陆振天道:“以他奥托家族的身份,他还真没有骗咱们的必要。我只是打个比方。”
  “哦。”夏末点了下头,“那我现在能露面吗?凌亦琛说您是他岳父,他不会娶了陆宛秋吧?”

  “他娶陆宛秋?”陆振天比夏末还震惊,“怎么可能?陆宛秋早就失踪了,那个马依还来求我,让我帮着找过呢,难道陆宛秋还在凌亦琛的手里?可是我得到消息说,陆宛秋被人救走了呀!”
  “她来求你?”夏末想到夏母曾让自己救陆宛秋的事,“那她有没有说过什么别的?”
  “她能说什么?”陆振天对于夏家的人并没有好感,“不过是说她养了你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让我帮着找陆宛秋,我当时就告诉她了,那我养陆宛秋就白养了不成?”
  夏末不由的神色黯然。
  曾经的母女情深,就这么轻松的被血缘关系给打败了吗?
  “不过,凌亦琛不可能会娶陆宛秋。”陆振天沉吟着道:“那个陆宛秋现在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,娶了她干什么?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