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,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?》
第206节

作者: 小树林书舍

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
  夏末的小嘴嘟了起来,怎么感觉自己好象就是个陪睡的呢?
  供他发泄完,就把她扔到一边了呢?
  夏末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了半天,直到天亮了,她才从床上爬起来。
  这个凌亦琛一做起来,就跟疯子似的,弄的她腰酸腿疼,在地上来回走了两圈,才感觉腿好使了。

  她洗了个澡,把自己精心的打扮了一番,才下楼。
  楼下的客厅里没有人,只有两个佣人在厨房里准备做早餐。
  “今天早餐我来做吧。”她跟佣人说道。
  佣人对她都很客气,但是却不敢轻易的答应。
  于是早餐便成了中西合璧,佣人准备的是西餐。
  夏末则拌了两个小菜,做了一锅皮蛋瘦肉粥。

  凌亦琛下楼看着自己面前的西餐,凌元琦和夏末面前的中餐,他的眉头微皱了一下。
  “你要不要也喝点粥?”夏末试探的问道。
  凌亦琛过了一会儿,才道:“不用。”
  夏末就黯然的垂下了眼睑。
  凌亦琛吃完饭就回了书房,夏末抱着凌元琦跟在了他的身后,也走到了书房的门口。

  “干什么?”凌亦琛板着脸回头问道。
  “你说让我见她一面的。”夏末喃喃的低语道。
  凌亦琛冷哼了一声,“下午的。”
  接着他走进了书房,门“嘭”的一声就关上了,吓了夏末和元琦一跳。
  “琦琦乖,别害怕,妈妈在这里呢。”夏末抱着元琦回到了楼上。
  中午吃完饭夏末着急的把元琦给哄睡了,然后就去找凌亦琛。
  可是到了书房门口,她又有点胆怯的不敢去敲门,犹豫了再三,她才抬手敲在了门上。
  “进来!”凌亦琛的声音沉沉的。
  他抬头看了眼进来的是夏末,就跟电脑里说道:“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。”

  夏末拘谨的站在桌边,低眉顺目的看着他。
  “什么事?”凌亦琛问。
  “你说的,让我见她一面。”夏末不得不又重复一次。
  “这么着急?”凌亦琛冷笑着站起来,拉着她走到了窗边,指着院子西边的一座房子,“看见那间红顶的房子没?”

  夏末狐疑的点了点头。
  凌亦琛拿起桌子上的电话,摁了一个号码出去,“让她出来吧!”
  夏末惊讶的看着院子里的红顶小房。
  只见房门被人推开,刘艳姿从房子里走了出来。
  才短短的两日不见,她就变得好象老了不少,就连腰板都弯了下去。
  夏末的眼睛一眨,差点没掉下泪来。
  “看见了吧?”冷亦琛将她的双手抵在了窗台上,从后面抱住了她,双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。
  “你,你干什么?”夏末感觉出来异样,忙拉住了他不老实的大手,“现在……现在是白天呢……”
  “白天也不影响你进义务,也不影响你当牛做马!”凌亦琛说着干脆就开始解起了自己的裤腰带,然后也不管夏末的意愿,就开始扒夏末的裤子。

  “凌亦琛,你要干什么?”夏末双手又想拉裤子,又想去推凌亦琛,但还得留一只手去扶着窗台,弄的她一时不知道该顾着哪样才好,“外面能看见的……”
  “能看见,也没有人敢看!”凌亦琛不管不顾的就在窗台边占有了她,然后又把她放到桌子上趴着……
  一番折腾下来,夏末软成了一滩泥,肋骨和胯骨都被硌的胜疼。
  凌亦琛把自己的裤子提上整理好,看着上半身衣领半敞,光着下半身的女人,香艳的躺在桌子上,象一道大餐,深深的吸引了他的目光。
  他的眸光微眯,转身坐到了椅子上,“不赶紧起来,还准备让我伺候?”
  夏末温热的身子一颤,从桌子上一下子就坐了起来。

  她的身体里立刻就流出了许多液体,弄的她的屁股上桌子上都是。
  夏末的脸分不清是红是白的从桌子上跳下来,拿起旁边的裤子就开始往身上套。
  穿好衣服后才回头看着桌子上的那滩水迹。
  凌亦琛的眼睛也停留在了桌子上的水迹上。
  夏末看了一圈,并没找到纸巾,她牙一咬,干脆扭头就走了。

  凌亦琛听到关门声,又坐了一会儿,才拿起纸巾把桌子上的水迹掉干。
  他一直都知道夏末就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!
  他只要一碰到她,他就控制不住自己。
  凌亦琛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呢,弄的现在最受折磨的成了夏末和自己!

  而刘艳姿不但没有受到什么折磨,还得好吃好喝的养着她。
  这都叫什么事呀?
  可是他也看出来了,如果他真的把刘艳姿怎么样的话,夏末或许就真的会跟他绝裂。
  夏末回到卫生间匆忙的整理了一下自己,就跑向了院子里的红顶小楼,可是还没到跟前,就让人给拦住了。
  “先生吩咐闲杂人等不得靠近。”
  “我就进去跟她说两句话。”夏末红着眼睛求道:“马上就出来,五分钟都用不上。“
  “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。”男子低着头,态度很恭敬,但是却严严实实的挡在了夏末的面前。
  “那我不跟她说话,只看她一眼,行不行?”夏末不甘心的提高了点嗓门,想让里面的刘艳姿能听到她的声音。

  “请您不要让我们为难。”
  夏末听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,只得又快步的回到了房间里,跑回二楼的房间,看着红顶小楼的院子。
  可是里面早就已经没有了刘艳姿的他们身影,夏末难过的坐在飘窗上。
  这样的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呀?
  凌亦琛总不能关着她妈妈一辈子吧?
  夏末在飘窗上坐了一中午,一直到元琦醒了,吵闹着非得要“妈妈”,保姆才来敲她的门。
  夏末抱着元琦,忽然怀念起以前的日子来。
  那时候的凌亦琛对她温柔宠溺,对元琦疼爱怜惜,她们三人在一起的日子,跟现在的比,简直就是天堂和地狱之别。
  夏末忽然从飘窗上跳了下来,她把自己的双手握成了拳头,自己给自己打气道:“夏末,你一定会过回以前的日子的,凌亦琛的心里还是喜欢你的,你一定要加油!”
  到了晚上,夏末早早的就挑出来了一套比较薄透的睡衣。
  把元琦哄睡着以后,在元琦的房间洗了个澡,换上睡衣,悄悄的去看凌亦琛在哪个房间呢。
  当她走了一圈,发生凌亦琛既没在楼下的书房和客房,也没有在二楼她的房间时,她走到了二楼的第一个房间,轻轻的咬了下下唇。
  万一他今天晚上并不想做呢?那是不是很尴尬?
  夏末还犹豫不决的不知是进是退呢,房门就被凌亦琛从里面给打开了。
  他只穿了一条睡裤,光着上身。
  一手拿手巾擦着头发,一手握在门把手上。
  看到门外披散着长卷发,小脸还没巴掌大,楚楚动人的看着他,他的眉头下意识的就皱了起来。
  “你这是想干什么?”他看了眼夏末身上穿着的白色蕾丝睡袍,眉头皱的更厉害了。
  这睡袍又薄又透,她竟然还敢真空上阵!
  “大晚上的不睡觉,穿成这样到处乱走什么?”凌亦琛眼稍忽然一跳,冷声接着问道:“你想去勾引谁?”
  “我……”夏末看着他,憋了下嘴,道:“我想勾引你。”
请按 Ctrl+D 将本页加入书签
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?
上一节目录下一节
【网站提示】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向本站举报。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!举报
© CopyRight 2011 yiduks.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.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.